博客网 >




9.薛西斯回到亚洲∕希腊方面的追击
薛西斯向亚洲撤退  关于薛西斯王撤退和希腊人追击的过程,大家可以看本卷第1项札记中对L25的总结,我也画了一张附图16,大家可以参考。这里只是把几个重要的地方提一下。
  波斯陆军全部撤回帖撒利之后,一位波斯将领阿塔巴佐斯护送薛西斯撤往赫勒斯滂海峡。这一路上发生了饥荒和瘟疫。对此埃斯库罗斯的《波斯人》480-510行有一大段描写,这里引用如下:
  波斯使者的汇报:“(萨拉米海战后)那些脱险的船只顺着西风纷纷地逃避。那些残余的陆军又损失在波奥提亚,有的渴死在甘泉之畔,有的疲惫不堪,经过许多地方逃到了斯特利蒙河,那晚上,天神提前唤起了严冬,让那圣洁的河流结成了冰。那些先前不敬神的人都祈祷起来,礼拜天地。我们的兵士求完了神,便涉冰过去。那些趁着阳光还没有射出时便动了身的人安全地达到了对岸。不久太阳的光环发出烈火来把冰河从中融解,我们的兵士便一个一个坠入了水中,那断气最快的人倒算是有福。那其余的得救的人辛辛苦苦地穿过了色雷斯;能够逃回家的并没有几人。……
  看来波斯军在撤退路上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损失很大,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上一项札记提到的他们失去了稳定的粮食供应。
  埃斯库罗斯说波斯海军“顺着西风”逃走,说明海军这时候没有再像薛西斯进军时那样陪伴陆军。八103也提到薛西斯让那位女将阿尔忒密西亚把他的几个孩子送回了以弗所。看来阿尔忒密西亚接替了在萨拉米阵亡的阿里亚比格涅,成为波斯海军的新统帅,而以弗所是海军向西撤退的目的地。波斯海军最后是在库麦过冬的(八130)。
  另一边,波斯陆军的30万精锐是在帖撒利过冬的,主要是因为帖撒利有比较充足的粮食供应。而护送薛西斯的阿塔巴佐斯在回到帖撒利和玛多尼奥斯汇合之前,绕道去卡尔启底斯镇压欧林索斯和波提达亚的反波斯起义。他虽然攻克了欧林索斯,但没有攻克波提达亚(八126至八129)。(这座波提达亚城后来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初期的重要战场之一[1]。)
  不过从整体上看,色雷斯一带依然是在波斯人的控制之下的。薛西斯大军在撤回赫勒斯滂的一路上虽然遭受了很大损失,但八115也提到很多掉了队的士兵都留在了沿路的城市里。他们也可起到占领军的作用,对当地加以控制。出生在阿布德拉的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大约生于460 BC,而小时候他就是从一些住在阿布德拉的波斯人那里受的教育[2]。可见萨拉米之役20年后,波斯人还在那一带活动。希腊人把波斯人全部赶出欧洲,是很晚以后的事。
  八117提到赫勒斯滂上的浮桥在薛西斯到达前就已经被风暴摧毁,波斯王是乘船到达阿比多斯的。在等待渡船的时候,很多波斯人因为一路上又饥又渴,所以在赛斯托斯吃了很多,结果居然有被撑死的。看来波斯陆军在失去海军支持后,粮食问题确实是非常严重的。

  希腊人方面,他们本来是想追击波斯海军的,一直追到安德罗斯岛也没有发现对方的行踪(八108)。于是他们开始进攻安德罗斯岛,主要原因是这个岛是和波斯人站在一边的(八112)。当他们未能攻克安德罗斯岛时(可能是因为海军中没有适合陆战的重装步兵),于是转而攻占了优庇亚岛南端的卡利斯托,然后返回了萨拉米(八121)。
  据希罗多德说希腊海军进攻这些地方,是受了地米斯托克利的影响,因为他想从这些地方的人身上榨出些钱。地米斯托克利本人的性格中唯一的,当然也就是最大的缺点现在暴露出来了:贪财。这一点在萨拉米之役的β版解读里我已经提到了。而这个缺点和他最后的命运是有关系的。
苏尼姆的波赛冬神庙遗迹  希腊联合海军回到萨拉米岛之后,从和波斯海军作战的缴获品里挑出了3条腓尼基三列桨舰,把它们献给神(八121)。1条放在萨拉米岛当地,献给这里的守护神埃阿斯。1条放在阿提卡南端的苏尼姆岬,可能是献给海神波赛冬的。因为苏尼姆那里有一座波赛冬的神庙(该神庙的遗迹至今尚存,是希腊最著名的风景之一)。1艘放在地峡,可能是献给“地峡的波赛冬”的。希罗多德还亲眼见过这最后1艘。由于是海军的胜利,所以海神波赛冬在这里受到了特别的待遇。别的祭品还包括一尊12配巨斯(约6米)高的青铜像,这是献给德尔菲的阿波罗,为的是感谢德尔菲的神谕。
  后来他们去求神谕,问神是否满意这些祭品。神谕说别的都满意,但少了厄基那人的那一份。厄基那人于是又献上了1根青铜桅杆,上面装饰着3个黄金星(八122)。其实在联军共同奉献的祭品中,自然是有厄基那人那一份的。神谕说少了他们的祭品,实际意思是说他们的战功比别的城邦要多,所以祭品也应该更多。这其实是在夸奖厄基那人的首功。
  等到海军回到地峡之后,便在“地峡的波赛冬”神庙附近投票来选谁是萨拉米之役的功臣。结果每个人都投票说自己第一,而大部分人都投票赞成地米斯托克利第二,这样一来,地米斯托克利的票数反而最多(八123)。虽然谁是第一没有选出来,但地米斯托克利的名气无疑是在全希腊传播开了。后来他去斯巴达,斯巴达人授予他一顶橄榄冠,表彰他的智慧;也授予联合海军的总司令优利比亚德一顶橄榄冠,表彰他的英勇。等地米斯托克利回雅典的时候,斯巴达人送了他一辆最好的战车,还派了300名斯巴达重装步兵精锐[3]去护送他。这在希罗多德看来是绝无仅有的荣誉了(八124)。地米斯托克利的名望和地位在这时达到了他人生的顶峰。
──────────
[1]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卷5章,41页。
[2] 可以参考第奥根尼•拉尔修的《名哲言行录》九卷34节以下。
[3] 这300人很可能就是那著名的300“武士”,即斯巴达王的卫队。和列奥尼达一起在温泉关作战的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可以参考第七卷第15项札记。


10.古代奥运会
  在《历史》第七、八卷,我们时常看到有关古希腊的奥林匹亚赛会的记载,比如七206、八26、八72。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了解这个著名的古代运动会。

  奥林匹亚赛会(Olympic Games,又译为奥林匹亚祭、奥林匹亚竞技会、奥林匹亚运动会),得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的一个叫奥林匹亚(Olympia)的小城。请注意不要将这个小城和希腊北部的奥林匹斯(Olympus)山弄混。那座奥林匹斯山是希腊神话中的圣山,那里据说是以宙斯为首的12大神,以及大力神赫拉克勒斯、青春女神赫珀等神祉的居所。而这里的奥林匹亚小城是一个专门崇拜宙斯的宗教中心。
奥林匹亚遗址  说它是一座小城,其实奥林匹亚几乎算不上是一座城市。在古代,这里没有常住人口(除了一些祭司之外),也没有市政府和居民区。说得绝对一点,奥林匹亚就是以宙斯神庙为中心的一座大祭坛。
后人想像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像  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里,有一尊巨大的宙斯神像,作者是伟大的古希腊前三大雕塑家之一菲迪亚斯(Pheidias,490?-430? BC)。此人是雅典卫城上的帕提侬神庙的总设计师,同时也是那尊雅典娜巨像的作者。他的这尊宙斯神像曾经入选“古代世界七大奇迹”。鲍桑尼阿斯在《希腊游记》五卷11章9节曾经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菲迪亚斯完成了宙斯神像之后,问神是否满意这件作品。结果天上马上打了一个雷。这被视为神认可的证据,因为宙斯的武器就是雷锤。在古人心中,这尊雕像本身就是有神性的。

  奥林匹亚除了宙斯神庙里的神像之外,最著名的就是奥林匹亚赛会了。鲍桑尼阿斯的《希腊游记》是我们有关这项活动的主要资料来源,下面的讲述就主要依据了这本书(引用时简称为《希》)。
  关于奥林匹亚赛会的起源,比较得到公认版本说是克里特的赫拉克勒斯(不是后来的那位大力神)从“极北人”那里学来的。赫拉克勒斯在奥林匹亚和他的4个弟弟一起比赛跑步,结果他得了冠军。于是他规定下这种比赛要每5年举行一次,以纪念他们5兄弟。不过这个规定并没有得到遵守(《希》五卷8章5节)。
  按现代人的算法,其实应该叫做“每4年举行一次”。出现这个问题是和古希腊人的计数方法有关的。比如2004年雅典举办了奥运会,2008年北京将举办下一届奥运会。按古希腊人的计数方法,他们会说:雅典奥运会之后“第5年”是北京奥运会,现代人则会说是“第4年”。我们说“第4年”的时候,其实是把04年本身不算在里面的。从05年开始算,05、06、07、08,这样才有了“第4年”的说法。04年在我们的意识里其实相当于数学上的“0”,是一个计算的起点。而古希腊人的数学里没有“0”这个概念,他们要算的话会把04年也算在里面,所以就有了“第5年”的说法。
  后来,一位叫配洛普斯(Pelops)[1]的神话英雄一度恢复了这项赛事。传说奥林匹亚附近有一座叫比萨(Pisa)的城市,这里有一个国王叫奥诺茂斯(Oenomaus),他有一个女儿叫希珀达密亚(Hippodamia)。奥诺茂斯本人非常善于驾马车,于是他规定:凡是来向他女儿求婚的人,必须在马车比赛中赢过自己才能得到她女儿,输了的都要被处死(《希》五卷14章6节、六卷21章9节)。前后有12位求婚者就这样丧了命。最后,远道而来的配洛普斯赢得了比赛。原因是希珀达密亚爱上了他,于是在比赛前给父亲的马车做了手脚,结果父亲不仅输了比赛,也丢了性命(《希》五卷13章7节)。赛后配洛普斯娶了希珀达密亚。婚宴当中,他在奥林匹亚举办了一次赛会,以感谢宙斯(《希》五卷8章2节)。
  再后来,据说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完成了他的“十二大功绩”的第五项——清除埃利斯王的牛圈之后,由于埃利斯国王不愿意给他应得的报酬,于是他率军攻陷了埃利斯。战后赫拉克勒斯也在奥林匹亚举行了一次赛会,来感谢他的父亲宙斯[2]
  这些传说的真实性当然是很可疑的。但以赛会的方式来纪念一个英雄人物、来向神献祭,在古希腊倒是有着非常悠久的传统(《希》五卷8章3节)。上面三则传说里提到的赛会,都可以被看作古代奥运会的雏形。它们和后来真正的奥林匹亚赛会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们都是为了纪念某一件特殊的事而举办的,并没有形成制度,也就是说没有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连续举办。
  奥林匹亚赛会正式成形,和另一个传说中的人物伊菲图斯(Iphitus)有关。据说他从德尔菲的皮提亚那里得到一个神谕,要他恢复奥林匹亚赛会。于是他和斯巴达的著名立法者吕库古一起“复兴”了奥林匹亚赛会,也就是说他们俩重申了这项赛事必须每4年举行一次的规定。更重要的,他们俩规定举行奥林匹亚赛会时,所有城邦要停止彼此之间的武装冲突,为的是让所有的选手可以安全来到奥林匹亚参赛。这就是所谓的“神圣休战∕ekecheiria”[3]。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古代奥运会,要从伊菲图斯和吕库古的“复兴”开始算——看来,现代奥运会算是这项赛事的第二次“复兴”。

  自从伊菲图斯和吕库古“复兴”奥林匹亚赛会以来,有记载的第一个奥运冠军是来自埃利斯的科洛布斯(Coreobus of Elis),他的这次夺冠据推算是在776 BC。以后每届的奥林匹亚赛会的冠军就有连续的记载了——不过绝大部分没有保留到今天。人们于是便以776 BC的这一届奥林匹亚赛会作为第1届古代奥运会。要注意,我们不能肯定776 BC以前就一定没有正式的古代奥运会,只是776 BC的这一届是记载中最早的罢了。
  大概到了264 BC的时候,一位学者提迈欧斯(Timaeus of Sicily,345?-250? BC)开始用奥林匹亚赛会的举办时间来纪年。他把每两届奥运会之间的4年周期称为一个“奥林匹亚纪∕Olympiad”,并用奥林匹亚纪的数目来确定一些历史事件的具体发生年代。比如苏格拉底被判死刑的年份,用他的写法就是“第95次奥林匹亚纪之第1年”(=400∕399 BC)。在提迈欧斯提出这种方法之前,希腊诸城邦各有各的纪年方式,比如雅典是用名年执政官的名字,斯巴达是用首席监察官的名字,阿尔戈斯是用赫拉女祭司的名字等等[4]。他的这种做法后来被很多学者继承,成了一种通行的古希腊历史纪年方法。在提迈欧斯之前,比如修昔底德、色诺芬等人也曾偶尔用过这种方法,但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不过,用奥林匹亚纪来纪年,始终只在学术界比较流行,当时各地的官方纪年方式一直还是各管各的。我们在古希腊各城邦发行的货币上,从来没有见过奥林匹亚纪来纪年的。
  另外,我们之所以知道第1届古代奥运会是何时举办的,是因为普鲁塔克在《平行列传•罗幕洛传》12节提到:罗马建城的那一年相当于“第6次奥林匹亚纪之第3年”。而罗马的建城在753 BC,于是我们就得到了第1届奥林匹亚赛会举办于776 BC。

  776 BC的那位科洛布斯,他是一位赛跑冠军。实际上,最初几届古代奥运会只有“赛跑∕dromos”这一个项目。这种赛跑的距离叫做1“斯塔迪昂∕stadion”(英文“stadium∕体育馆”的词源),约合今天的185米。据说这就是奥林匹亚赛会的创办者,那位克里特的赫拉克勒斯一口气能跑完的距离。
  古代奥运会后来增设了不少运动项目。表十七列出了一些主要项目加入奥运会的时间,以及这些项目的简介(参考《希》五卷8章)。
表十七

加入时间项目名称项目简介
第1届(776 BC)赛跑/dromos赛跑距离为1斯塔迪昂(约185米)。
第14届(724 BC)双程跑/diaulos赛跑距离为2斯塔迪昂(约370米),大概是在原来的终点处折返,然后跑回起点。
第15届(720 BC)长跑/dolichos这种“长跑”是从比赛场出发,围着整个奥林匹亚跑一圈,然后回到比赛场。总长度大概是20-24斯塔迪昂(约4000米)。
第18届(708 BC)五项全能/pentathlon5种运动项目的综合比试:1斯塔迪昂赛跑、摔跤、跳远、标枪、铁饼,其中后3项都没有单独的比赛。
第18届(708 BC)摔跤/palê规则和现代奥运会的“古典式摔跤”差不多,但没有比赛时间限制,也不按体重分级别。
第23届(688 BC)拳击/pygme规则和今天的职业拳击差不多,但没有比赛时间限制,不按体重分级别,也没有今天的拳击手套。当时的做法是在拳头上缠一些皮带。后期的拳击比赛变得比较残酷,因为选手们在皮带里还加上了铁片。
第25届(680 BC)驷车赛/harma由四匹马拉的马车比赛。
第33届(648 BC)混击/pankration摔跤和拳击的一种混合,非常残酷。
第33届(648 BC)骑马/kelêta选手直接骑在马背上比赛。
第65届(520 BC)重装步兵赛跑/hoplitodromos重装步兵全副武装地跑8斯塔迪昂(约1500米),这算是非常艰苦的比赛了[5]
第93届(408 BC)骈车赛/synoris由两匹马拉的马车比赛。

掷铁饼者雕像  考虑到古代奥运会没有专门的铁饼比赛,于是我们可以肯定米隆(Myron,510?-440? BC)的名作“掷铁饼者∕discobolos”雕像是在塑造一位“五项全能”的选手。
  除了这些主要项目外,后来陆续加入的项目还有:“信使赛跑”(即越野长跑比赛)、“马驹驷车赛”(拉车的马都是1岁以下的马驹)、“骑马驹赛”等等,这里就不介绍了。
奥林匹亚平面图  另外,各种马车和骑马比赛都是在赛跑比赛场地旁边的专用赛马场地里进行的。马车和赛马比赛大概都是绕着赛马场跑12圈,距离大概是8公里左右[6]
  在成人的比赛之外,还有专门为男孩子举行的“少年奥运会”(《希》五卷8章9节),项目主要是赛跑、赛车、拳击等等,和正式的奥运会差不多。不过当时人似乎认为少年奥运会只不过是一种娱乐游戏,重要性远远不及正式的成人奥运会。
描绘长跑选手的瓶画,约作于333 BC  古代奥运会的项目也不是只增不减的。比如第70届奥运会(500 BC)曾经设立了一种“骡车赛”,即由骡子拉的赛车比赛,但到了第84届(444 BC)这个项目就被取消了。再比如少年奥运会中的五项全能比赛,于第36届(636 BC)设立,但随即就被取消了。大概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强度太大,组织者担心孩子们受不了(以上均见《希》五卷9章1节)。
描绘短跑选手的瓶画,约作于530 BC。注意他们双臂的摆动幅度,远远大于前面的瓶画中长跑选手。古希腊艺术家就是用这个细节来区分短跑和长跑  在所有的比赛项目中,最古老的1斯塔迪昂赛跑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古代作家在提到某届奥运会时,往往会附带提到“当时的(1斯塔迪昂)赛跑冠军是某某”。这个项目的冠军是最容易名载史册的。另外,富人们最热衷的是各种马车比赛,特别是驷车赛。因为保养马车和赛马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是只有富人才“玩得起”的项目[7]。而且马车比赛冠军的荣誉并不是由驭手获得,而是由马主获得。我在第六卷第9项札记中提到,米泰亚德的父亲客蒙,靠了同一组赛马连续三次获得奥运会驷车赛的冠军,这在当时是非常高的荣誉。而客蒙自然是不会去亲自驾车的。当然,不排除有些想出风头的人亲自驾马车参赛,下面就有一例。

  各种项目的冠军,所得的奖品是一顶橄榄冠——由埃利斯的一座爱神庙附近的一株野生橄榄树上的树枝编成(《希》五卷15章3节)——此外别无其它。这个习惯据说得自于奥林匹亚赛会的创办者——那位克里特的赫拉克勒斯。当年他赢得1斯塔迪昂赛跑后就给自己戴上了一顶橄榄冠。《历史》八26提到当一个波斯人听说奥运会的奖品只不过是橄榄冠的时候,感叹到:“他们相互竞赛是为了荣誉,而不是为了金钱。”确实,荣誉是选手们最看重的东西,但金钱他们也不是不看重。由于奥运会在古希腊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当时甚至有这样的说法:“希腊各地确实有很多奇观,也有很多奇闻,但众神最关注的只有两项:埃琉西斯密仪和奥林匹亚赛会”(《希》五卷10章1节),所以各个城邦为了鼓励自己的选手,往往也有物质的奖励。比如雅典官方的奖励是500德拉克玛。差不多可以让一个普通人什么都不干过4年的了,正好够他去参加下一届奥运会。还有的城邦让奥运冠军享受终身免税的生活,还可以终身免费进剧场看戏。
描绘驷车赛场面的瓶画,约作于500 BC  除了物质奖励之外,还有很多其它形式的荣誉。比如他们可以在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外树立自己的雕像(《希》六卷1章),因为他们在比赛中的胜利被认为是“神的荣耀”,他们是“神所喜爱”的人。而为他们雕像的很可能就是当时最著名的雕塑家,比如前面“掷铁饼者”像的作者米隆。再比如当时最著名的诗人会为这些冠军写一些称赞他们的颂歌。品达的《奥林匹亚赛会冠军颂》里收录了大量这类作品,而这些冠军也因此留名青史。基本上,奥运会冠军在当时人们的心中是一个神话似的人物,就是一个“半神”。当时甚至有某些城邦为了扩大知名度,专门出重金吸引著名选手移民到本城来,好让他代表本城参赛。一般地,著名运动员在城邦中的地位比政治家还要高。比如在雅典发动未遂政变的库隆,就曾是一位奥运冠军。而像亚西比亚德这样的蛊惑家也利用自己曾在奥运会上获得驷车赛冠军来博取公众的支持[8]。唯一一个影响力超过奥运选手的政治家是萨拉米的功臣地米斯托克利。他去看奥运会的时候,观众都在看他而不去看选手比赛了[9]
  奥林匹亚赛会给冠军的奖品是橄榄冠,而亚军、季军等等则没有任何奖品,历史记载上也极少出现亚军、季军的名字。古代奥运会不是讲“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地方。来这里的选手们只有一个目的——赢。当时也有运动员宣誓的仪式(地点是奥林匹亚的一座宙斯小神庙,专门为宣誓而建)。和今天的宣誓仪式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除了宣誓公平竞赛、不作弊之外,选手们还要宣誓自己“已经严格按照规定训练了10个月”(《希》五卷24章9节)。也就是说,他们宣誓要向神展示出人体体能的极限。竞技的目的,在这里是用人体的极限表现来取悦神,同时也是取悦人。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比赛会以非常激烈的方式进行。描绘两位混击选手比赛场景的瓶画,约作于500 BC,右下方的选手正在向裁判举起手指,表示他认输了比如混击比赛,由于除了不能咬、不能抠对方的眼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限制,而且只有对方认输才算你赢,所以这项比赛经常有很血腥的场面出现。经常有双方都被打得不成人形还在继续的。再比如有一位克里奥美迪(Cleomedes of Astypalaea,生活在公元前5世纪),他在拳击比赛中竟然把对方当场打死,结果被取消了比赛资格。他对这个判罚非常愤怒,回家后为了泄愤,他把一所学校的墙给推倒了,结果压死了很多孩子(《希》六卷9章6节)。这种对取胜的强烈渴望、这种超人的力量,以及由此引发的疯狂的行为,可以让我们对于古希腊人的体育观有一个比较极端的了解。
  为了赢得比赛,现代运动员有时会采取一些“非体育道德”的方法,古代运动员也一样。对于在比赛中作弊的选手,当时的惩罚是他要在宙斯神庙外自己出钱树立一尊宙斯的青铜像。最早的作弊事件发生在第98届奥运会(388 BC)——看来古人的道德观还是比今人要好些,想想看现代奥运会才举办了28届就出了这么多事情。当时有一位帖撒利的拳击选手贿赂了他的几位对手,要他们在比赛中放水,结果他本人和收他钱的选手都被罚树立雕像。鲍桑尼阿斯还在雕像上看到了这样的铭文:奥林匹亚赛会的冠军,要通过“敏捷的双腿和强健的身体”来赢得,而不是通过金钱。后来,第112届奥运会(332 BC)的五项全能比赛也出现了类似的选手行贿事件,而这次的主角是一位雅典选手。骄傲的雅典官方拒绝树立雕像,并扬言要抵制奥运会。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最后德尔菲的皮提亚出来说:除非雅典人接受处罚树立雕像,否则她将拒绝对任何一个雅典人说神谕,雅典官方才最终让步(以上见《希》五卷21章2节以下)。鲍桑尼阿斯描述了很多这样的“作弊雕像”,而考古者在奥林匹亚也发现了很多残像,证实了他的说法。看来古希腊人,和我们一样,也是有道德瑕疵的普通人。
描绘选手们正在准备标枪比赛的场景的瓶画,约作于490 BC  古希腊人对于体育比赛近乎疯狂的热衷,当然和他们对自然力的崇拜、和他们的“人神同形同性”信仰有关。在他们心目中,完美的人体是神的杰作,而体育比赛是展示人体力量、速度、技巧的最佳方式。正如把竖琴弹得出神入化可以让文艺之神阿波罗高兴一样,在体育比赛中发挥出人体的最大潜力,当然也是取悦众神的最佳途径。一种类似于宗教献身般的虔诚,促使着他们想尽各种方法去赢得比赛。而获得了冠军的那些选手,当然会被认为是和赫拉克勒斯、阿基琉斯同样伟大的英雄人物。当然,不是所有古希腊人都对此表示赞同。比如西方医学的始祖、古希腊著名医生伽伦(Galen of Pergamum,129-200? AD)就曾认为过分地重视体育锻炼会让人体超出自然许可的限度,从而变得不健康。

  历届古代奥运会的主办国都是埃利斯(不像现代奥运会那样会有很多国家来申办),裁判都是埃利斯人。裁判的数目最初大约只有1-2人,因为当时的项目少,后来逐渐增加到10人左右,人数最多时有12人。裁判们都是从埃利斯的公民里抽签选定的(以上见《希》五卷9章4节以下)。和选手需要宣誓一样,裁判也要在宙斯神庙里宣誓不收受贿赂、不对外泄漏选手的个人隐私(《希》五卷24章10节)。
  最初的时候,奥林匹亚赛会似乎只限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人才参加(证据是早期的冠军总是伯罗奔尼撒人)。不过随着这项赛事的名气越来越响,很多其它地方的希腊人也来参加了。在整个古典时代,参加奥运会是有身份限制的:必须是男性,必须是希腊人(即“希伦人”,也可以认为是“说希腊语的人”),必须是自由人,必须没有犯过宗教方面的罪行。不过随着后来希腊文明的影响逐渐扩大,很多周边地区的人慢慢被允许参赛了,比如以前不被认为是希腊人的马其顿人(《历史》五22)。到最后,连罗马皇帝尼禄也参加过66 AD的那一届专门为他推迟举办的奥林匹亚赛会[10]
  古代奥运会似乎没有人数的限制,符合条件又经过刻苦训练的人都可以来参加,所以可以想见选手是非常多的。我们不太能肯定选手人数到底有多少,几百到几千人都有可能。现场的观众肯定更多,估计达到数万。第五卷第12项札记提到息西昂的僭主克莱斯提尼在奥运会上当着所有选手和观众的面,邀请他们来息西昂参加“招婿比赛”,就是因为这里确实集中了希腊的精华。
  和现代奥运会一样,古代奥运会历史上也出现了很多体育明星。最著名的有以下几位:
  斯巴达人奇奥尼斯(Chionis of Sparta,生活在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他曾经获得4次1斯塔迪昂赛跑的冠军、3次双程跑的冠军(《希》三卷14章3节)——在200米和400米项目上还没有一位现代运动员达到这样的统治地位。他后来还参与了巴托斯在北非的移民。
  罗德岛人列奥尼达(Leonidas of Rhodes,生活年代不详),他比奇奥尼斯还要厉害,曾经在4次奥运会上包揽了短距离赛跑(指1斯塔迪昂赛跑、双程跑、重装步兵赛跑)的全部12项冠军(《希》六卷13章4节)。简直是超人哦!
  克罗同人米洛(Milo of Croton,生活在公元前6世纪下半叶),此人是一个传奇。他在连续6届奥运会上(也就是20多年的时间内)都获得了摔跤冠军(其中第1次是少年奥运会该项目冠军)。关于此人有很多传奇故事(参考《希》六卷14章5节以下),比如他站在一块铁饼上,叫别人来推他,结果没有人能把他从铁饼上推下来;比如他获得冠军后,别人给他雕了一尊真人大小的青铜像,然后他自己把这尊雕像搬到了宙斯神庙前面;再比如他用手握住一个石榴,别人休想把他的手掰开,而石榴仍然不会裂。据说他经常进行这种表演来显示自己的力量。

  一般说来,古代奥运会的赛程安排是比较紧凑的。按《希》五卷9章3节的介绍,最早的时候全部比赛都是在1天之中结束的,后来由于项目的增加,赛期也慢慢变长。现代学者大多认为古典时代的一次奥林匹亚赛会的全部赛期是5天。描绘两名少年奥运冠军(注意他们戴着橄榄冠)正在烤肉的场景的瓶画,约作于500-475 BC,在冠军前方飞过的是胜利女神这5天大致是这样安排的:第1天是献祭、选手宣誓、裁判宣誓,以及少年奥运会的一部分项目;第2天是少年奥运会的其余项目;第3天是最重要的一天,这天的项目是1斯塔迪昂赛跑、双程跑、长跑、摔跤、拳击、混击,以及重装步兵赛跑;第4天是五项全能、各种赛车比赛、骑马比赛;第5天是信使赛跑(越野长跑)。最后一天的比赛结束后,主办者埃利斯人还会请所有选手到埃利斯城的市政大厅,参加一次“百牛大宴”(《希》五卷15章12节),即杀100头牛作为主菜的大宴会,这在古希腊是最高等级的宴会了[11]
  在奥林匹亚赛会举行的前几天,埃利斯人会派出信使,到希腊各地宣布奥运会开幕的具体时间,并宣布即日起开始“神圣休战”。对于奥林匹亚赛会举行期间的这个“神圣休战”,古希腊人是非常看重的。对于违反“神圣休战”的城邦,奥运会的主办者有权对他们予以惩罚。比如在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五卷4章,中译本391、392页,记载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的420 BC,第90届奥林匹亚赛会开始时,斯巴达曾经出动了1000重装步兵去攻打埃利斯的一个城堡。不要忘了埃利斯就是奥运会的主办国,所以他们对斯巴达人这次违反“神圣休战”是非常愤怒的。于是埃利斯对斯巴达开出了每个重装步兵2米那、总共2000米那(即20万德拉克玛)的超级罚单(我很怀疑斯巴达国库里有没有这么多钱)。斯巴达人争辩说他们出兵时宣布“神圣休战”的使者还没有到达斯巴达,而且他们一得知“神圣休战”已经开始就停止了攻城。关于罚款的问题,埃利斯人和斯巴达人争执了很久。虽然双方最后达成了妥协,但这一届奥运会是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中进行的。埃利斯人甚至叫来了2000重装步兵在赛场外戒备,唯恐斯巴达人会发兵,特别是比赛中还发生了一位斯巴达选手抗议裁判不公的事件。
  确实,政治因素时常会干扰奥林匹亚赛会的正常进行。比如埃利斯和临近的一个城市比萨之间经常爆发冲突,这种冲突有时就会影响古代奥运会。比萨是前面配洛普斯和希珀达密亚传说的发生地,似乎早先的那些雏形奥运会是由比萨人主办的。而埃利斯居住的是埃托利亚人,这个民族是公元前12世纪和多利斯人一起入侵伯罗奔尼撒的。“多利斯人入侵”可能导致埃利斯人从比萨人手里夺取了奥林匹亚,也夺取了奥林匹亚赛会的控制权。到了有正式记载的第1届古代奥运会的时候,埃利斯已经牢牢地控制了这项赛事。当然,比萨对此是不甘心的。据说阿尔戈斯的国王菲顿(Pheidon)曾经应比萨人之邀进攻埃利斯。他攻下了奥林匹亚之后,把这里交给了比萨人,然后比萨人自己组织了第8届奥运会(748 BC)。1年后埃利斯人重新夺回了奥林匹亚,并宣布比萨人举办的那一届为“非法”。这种现象在历史上一共出现了3次,分别是第8届(748 BC)、第34届(644 BC),第104届(364 BC),都是比萨人组织的(《希》六卷22章2、3节)。埃利斯人也故意选择在第104届奥运会进行到第4天的时候向奥林匹亚发兵,趁比萨人不备,把军队开到了赛场(当时正在进行五项全能的决赛),企图夺回对奥林匹亚的控制权[12]
  埃利斯人利用“神圣休战”的例子还不止这一个。前面利用“神圣休战”罚斯巴达人巨款也算一个例子。另外,本来“神圣休战”只在奥运会举行期间才有效,但后来埃利斯人居然声称本城市处于“永远神圣休战”状态,即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进攻埃利斯[13]。这就太过分了。
  另外,在66 AD为尼禄专门举办的第211届奥运会上,尼禄亲自参加了十匹马拉的马车比赛。结果他中途翻下了马车。其他选手见此情形马上拉住缰绳,等他重新爬上马车后才继续比赛。不用说,冠军是尼禄。毕竟皇帝在亲自驾车哦!政治在这里以最讽刺的面目出现了。当然,对于希腊人的好意,皇帝很感激。这顶橄榄冠给希腊人换来了整个行省的免税[14]
  政治牵扯到奥运会当中,确实是由来已久的。《平行列传•地米斯托克利传》25节记载,地米斯托克利有一次去看奥运会,看到赛场旁边有一个装饰豪华的小棚子,那是西西里的一位僭主希罗为他的驷车搭建的临时马房。地米斯托克利于是鼓动他周围的雅典人,大家一起把棚子拆了,不让这个僭主参加比赛。民主派人士反对独裁者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像这样似乎也过分了一点。

  有一点要提醒一下,古代奥运会是没有火炬接力活动的,比赛现场也没有一直燃烧的奥运圣火。这些都是1936年纳粹德国主办柏林奥运会时想出来的主意,以强调他们日耳曼人(即所谓“雅利安人”)是古希腊文明的正宗继承者。这种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固然是可鄙的。但传递圣火、点燃圣火这些活动本身,确实能够扩大奥运会的影响、激发人们参加奥运的热情,所以今天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另外,和我们今天的理解不同,在最早的时候,参加奥林匹亚赛会的选手们并不是裸体比赛的。有记录的第一位裸体比赛的选手是麦加拉人奥西普斯(Orsippus of Megara,生活在公元前8、7世纪之交)。在第15届奥运会(720 BC)的1斯塔迪昂赛跑之前,他故意把自己衣服上的绳结都松开。这样一跑起来衣服都掉到了地上,于是他就比那些穿衣服、束腰带的选手更容易迈步,因此赢得了冠军(《希》一卷44章1节)。在他之后,裸体比赛才变成了一种惯例。不过在摔跤、混击等比赛中,选手有时会穿上一点护具,以保护“关键部位”。
  正是因为选手们都是裸体比赛,所以古代奥运会绝对禁止成年女性观看(唯一的例外是奥林匹亚附近的一座德墨忒尔神庙的女祭司,她是可以来看比赛的,而且赛场边有为她专门保留的座位)。埃利斯法律甚至规定:在奥运会举行期间,任何成年女性都不能越过比赛场地附近的一条河,违者将被从附近的山崖上扔下去(《希》五卷6章7节)。不过,有史以来据说只有一位女性违反了这项法律。这是位叫卡丽帕忒拉(Callipateira)的妇女。她的儿子参加了奥运会,她就化装成教练员混进了赛场。后来她儿子在拳击比赛中获得冠军,她过于兴奋,喊出了声,以至暴露了自己的性别。然而卡丽帕忒拉并没有被扔下山崖,因为她的父亲、兄弟,现在又加上她的儿子,都是奥运会冠军,所以组织者放她走了。看来这位母亲的家庭熏陶是她一定要冒险来看儿子比赛的原因。为了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发生,埃利斯人从此加了一条规定:所有的教练员也要裸体进赛场(《希》五卷6章8、9节)。
  所以,古代奥运会不允许女性观看,我认为更多地是考虑了道德方面的原因,而不是重男轻女的表现。女性其实是可以以间接的方式参加奥运会的。比如伯罗奔尼撒战争后期,斯巴达的主战派国王阿基斯(Agis),他有一个妹妹叫希妮斯卡(Cynisca)。这位斯巴达公主就非常喜欢运动,她自己养的马后来在奥运会的驷车赛中获得了冠军,所以她也就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奥运橄榄冠的女子(《希》三卷8章1节)。别忘了,马车比赛冠军的荣誉是由马主获得的。所以即使希妮斯卡没有现场参赛,她的名字也留在了奥运会的官方记录之中。在她之后,还有一些斯巴达女子通过这种方式参加了奥运会,并获得了冠军(这些都和斯巴达对女性的特殊培养方式有关)。
  古希腊女性还能以更直接的方式参加运动。这就是今天已经不太有人知道的“赫拉伊亚赛会∕Heraea Games”。这是一项专门给女孩子举办的比赛,地点也在奥林匹亚。奥林匹亚赛会是奉献给宙斯的,相应地,这项“女子奥运会”是奉献给宙斯的妻子赫拉∕Hera的,所以有了“Heraea”这样的名字(以下见《希》五卷26章)。
  赫拉伊亚赛会的起源,据说是当年配洛普斯靠马车赛赢得了希珀达密亚之后,希珀达密亚在婚宴上举办了一次有16位女孩参加的比赛,以感谢赫拉。也就是说,这项赛会的起源差不多和奥林匹亚赛会一样古老。
  和最初的奥运会一样,赫拉伊亚赛会只有一个项目:赛跑。但距离不是1斯塔迪昂,而是5/6斯塔迪昂(约合154米)。因为古希腊人认为女性和男性在身高、腿长、步幅上的比例就是5:6。另外,赫拉伊亚赛会始终就只有这一个项目,没有加入五项全能、拳击、赛马等等其它项目。
一个正在跑步的少女的青铜雕像,约作于520-500 BC,很可能来自斯巴达  只有未婚的少女才能参加这项赛会。少女们按年龄分成3组(大概是14岁以下、14-20岁、20岁以上这样3组)分别比赛。奥林匹亚赛会禁止女性观看,而赫拉伊亚赛会却允许男性观看。因为我们知道鲍桑尼阿斯就去看过女孩子们赛跑。他为我们记录下了比赛时的情形:“她们把头发放了下来,叠裳[15]的长度还不够遮住她们的膝盖,她们裸露着右肩以及胸脯”(可以参考右图,注意她双臂摆动的幅度说明她是在进行短跑比赛)。这似乎很像传说中的女战士阿玛松人[16]的装束。其实露出右边身体是当时的底层劳动者比较常见的着装方式,因为这样更方便运动。考虑到她们是这样的装束,我们可以比较放心地说在下面看比赛的,可能大多数是未婚的男孩子,他们的目的一目了然。
  和奥林匹亚赛会中的冠军一样,在赫拉伊亚赛会中获胜的女孩也能获得一顶橄榄冠,以及一份献祭给赫拉的牛肉。负责组织赫拉伊亚赛会的是16位已婚妇女,以纪念创立这项赛会的那16位女子。
  和奥林匹亚赛会一样,赫拉伊亚赛会也是每4年举行一次。举行的时间大概比奥林匹亚赛会稍早。因为这样可以让那些陪着父亲、兄弟来奥林匹亚朝圣的女孩们,更方便地参加赫拉伊亚赛会。

  最后要强调一点,奥林匹亚赛会固然是古希腊最重要的体育竞技比赛,但并不是唯一的。当时和奥林匹亚赛会同样在全希腊有着广泛影响的还有三项赛事:皮同赛会(Pythian Games)、地峡赛会(Isthmian Games)、内米亚赛会(Nemean Games)。它们和奥林匹亚赛会的比较见表十八。
表十八
名称地点主办国向谁献祭时间冠军奖品
奥林匹亚赛会奥林匹亚埃利斯宙斯每次奥林匹亚纪之第1年来自埃利斯的橄榄叶冠
地峡赛会科林斯科林斯波赛冬每次奥林匹亚纪之第2、4年来自科林斯的松枝冠
皮同赛会德尔斐德尔斐阿波罗每次奥林匹亚纪之第3年来自腾配的月桂冠
内米亚赛会内米亚阿尔戈斯宙斯每次奥林匹亚纪之第2、4年来自阿尔戈斯的芹叶冠

  由于这四项赛事是对所有古希腊人公开的,所以它们被并称为四大“泛希腊赛会∕Panhellenic Games”。另外,皮同赛会和奥林匹亚赛会一样,是4年举办一届的;地峡赛会和内米亚赛会都是2年举办一届的。而且它们在时间上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比如400 BC是举行奥林匹亚赛会的年份;399 BC则有地峡、内米亚两项泛希腊赛会;398 BC是举行皮同赛会的年份;397 BC又是地峡、内米亚赛会;396 BC是下一届奥林匹亚赛会。这样一来,那些著名的选手每年都有重大的比赛可以参加,也就更容易出名。比如前面那位6次奥运摔跤冠军米洛,他同时也是7次皮同赛会的摔跤冠军(第1次也是少年组该项目的冠军)。另外,有一位罗德岛人迪亚哥拉斯(Diagoras of Rhodes,生活在公元前5世纪)曾经赢得过全部四大泛希腊赛会的拳击冠军,而他的女儿就是那位化装混入奥运会赛场的卡丽帕忒拉(《希》六卷7章2节)。
  泛希腊赛会的比赛项目都差不多。比较特别的是皮同赛会,由于它是在向阿波罗献祭,而阿波罗又是主管文学、艺术的神,所以皮同赛会上还有朗诵诗歌比赛和音乐比赛,这些都是皮同赛会特有的项目。
  另外,正是在196 BC的地峡赛会上,罗马将领弗拉明努斯(Titus Quinctius Flamininus,230?-174? BC)宣布希腊获得了“自由”,即从马其顿人的占领中被罗马“解放”了出来。他在这个场合宣布这一消息,无疑是因为希腊各地都有人来看比赛,所以这个消息可以更快地传到希腊世界每个角落。
  这四大泛希腊赛会,最重要的当然是奥林匹亚赛会。而所有这些赛会,都在崇信基督教的罗马皇帝迪奥多修一世(Theodosius I)对所谓“异教”的大镇压中,被勒令停止(约393 AD)。我们所知的最后一位古代奥运会的冠军是一位亚美尼亚的王子Varastades,他在第291届古代奥运会(385 AD)上获得了拳击冠军。
  对于我们今天的时代,现代奥运会的意义自然不用说了。它代表了人类不断超越自身的努力,同时也是各个地方的人们放下彼此的争端,在一个和平、公正的环境里,为人类自身的完美而不断奋斗的一种象征。如果人类始终无法摆脱战争,那么我希望这世界上只有一种战争——体育场上的“战争”。毕竟赛跑是用不着大炮的,踢足球也用不上战斗机。
皮同赛会的赛场遗迹  其它三项泛希腊赛会也有一些和今天有联系的地方。比如今天我们能确切地知道1斯塔迪昂到底有多长,是因为皮同赛会的跑道保留到了今天。(奥林匹亚赛会的跑道没有完整保留下来。)再比如,有一些热爱古希腊文化的学者,由于看不惯过于商业化的现代奥运会,正在发起复兴内米亚赛会[17]。这个新的内米亚赛会完全是业余选手之间的比赛,而且除了和以前一样的芹叶冠之外,别无其它奖品。
──────────
[1] 这位配洛普斯后来征服了全部伯罗奔尼撒半岛,于是这个半岛也因他的名字“Pelops”而得名“伯罗奔尼撒∕Peloponnesos”。
[2] 可以参考品达《奥林匹亚赛会冠军颂》第10首24行以下。
[3] 可以参考《平行列传•吕库古传》23节。
[4] 现存最有名的实例在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二卷1章(106页脚注)。他对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那一天,为了表示其重大的历史意义,就是用了上述3种纪年方法来记载的。
[5] 可见雅典重装步兵在马拉松主动跑8斯塔迪昂去进攻波斯人,确实是很罕见的情形。可以参考第六卷第7项札记。
[6] 可以参考品达的《奥林匹亚赛会冠军颂》第3首33行。
[7] 可以参考第七卷第14项札记。
[8] 可以参考《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六卷2章,435页。
[9] 《平行列传•地米斯托克利传》17节。
[10] 即本来应该于65 AD举行的第211届古代奥运会被推迟到了66 AD,见苏维托尼乌斯的《罗马十二帝王传•尼禄传》23节。
[11] 这个时间表引自《A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Antiquities》(William Smith编,1848年版),830页。
[12] 色诺芬的《希腊史》三卷2节、23节。
[13] 斯特拉波的《地理学》八卷3章33节。
[14] 苏维托尼乌斯的《罗马十二帝王传•尼禄传》24节。
[15] 关于“叠裳”,可以参考第五卷第13项札记。
[16] 关于“阿玛松人”,可以参考第四卷第5项札记。
[17] 关于这个新内米亚赛会,可以参考这里


11.一个可能的时间表
  在上一项札记里,我介绍了奥林匹亚赛会。里面有一个问题我没有提,就是每届古代奥运会是何时举行的。
  品达的《奥林匹亚赛会冠军颂》第3首19行明确提到:当初那位克里特的赫拉克勒斯创办这项赛会的那天晚上,是个满月。真实情况是否如此,我们不知道。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至少在品达的时代,奥运会是在一个接近满月的时间举行的。品达依据了这个现象,才说最初的创立者就是这么安排的。另外,该诗的24行明确说比赛时天气很热,所以学者们一致断定古代奥运会是在夏天举行的。(现代奥运会延续了这个习惯,也在夏天举行。)至于具体时间,学者们一般认为古代奥运会在夏至后第一个月举行。参考以前讨论古希腊历法时给出的希腊各地月历表,则古代奥运会应该是在雅典历法的Hecatombaeon月(即公历7-8月)的11日开幕,15日闭幕。因为古希腊历法的每月15日是满月。这天应该是奥运会的5天赛程的最后一天,即大家参加“百牛大宴”的日子。
  奥林匹亚赛会当然是根据奥林匹亚当地的历法来决定举行时间的。但奥林匹亚的历法情况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资料,所以我们在这里只能借用雅典的月份名称来说明之。
  然而考虑到古希腊城邦的历法中,加闰月是比较随意的,所以也不排除奥运会是月圆后第二个满月,甚至是第三个满月时举行。也就是说,如果当年的历法里加入了闰月,而闰月又加在奥运会举行之前,那么奥运会自然要顺延一个月,甚至好几个月。
  之所以要把“奥运会在何时举行”这个问题单独拿出来说,是因为我们下面要参考奥运会的举行,来尝试确定480 BC的几场希波战争中的重要战役的具体时间。

  《历史》里能够有助于我们确定480 BC各场战役具体时间的地方,分别是以下几处:波斯联军从吕底亚的萨尔迪斯出发,1个月之后渡过了赫勒斯滂海峡,然后用了3个月到达雅典(八51);波斯陆军离开铁尔玛之后11天,波斯海军主力也离开铁尔玛(七183);海军主力1天之后到达马格尼西亚(七188);当天夜里起了风暴,一直持续了3天(七192);经过风暴的波斯海军1天后到达了阿菲泰(七193);此前3天,波斯陆军已经进入了玛里斯(七196);去防守温泉关的希腊联军在出发时,卡尔涅亚节和奥林匹亚赛会即将举行,即“神圣休战”马上就要开始(七206);波斯海军在月神岬之战后第8天来到了雅典城外(八25、八66);当伯罗奔尼撒人在地峡上筑墙防守的时候,卡尔涅亚节和奥林匹亚赛会已经过去了(八72);斯巴达王克里奥布洛图在地峡上击退波斯人之后,他在献祭时出现了日食(九10);薛西斯在萨拉米海战后,等待了几天,然后撤往帖撒利(八113);薛西斯率领的大部分波斯军,从帖撒利撤回到赫勒斯滂海峡,用了45天(八115)。
  另外,从对温泉关之役的讨论和对月神岬之役的讨论中,我们知道:温泉关战役之前的4天,波斯王一直按兵不动,战役本身持续了3天;月神岬战役前后进行了一共5天。而克里奥布洛图献祭时遇到的那次日食,我们已经进行了讨论,已经说明它发生于480 BC的10月2日。
  480 BC是举行第75届奥林匹亚赛会的年份。依照前面的介绍,似乎这届奥运会应该是在480 BC的7-8月举行。然而,希罗多德明确提到这一年的奥林匹亚赛会和卡尔涅亚节是同时进行的。而卡尔涅亚节是斯巴达人的一个节日,从斯巴达历法的Carneius月7日开始,15日(即满月的那一天)结束[1]。斯巴达人的这个Carneius月,对应于雅典的Metageitnion月(即公历的8-9月),这个月是前面提到的Hecatombaeon月的下一月。正常的情况下,奥运会和卡尔涅亚节是不会同时进行的。这就提示我们:第75届奥运会并没有准时开始;这一届奥运会是延期举行的,即当年有闰月。
  然而,能不能就此说这届奥运会就是在480 BC的8-9月举行的呢?也不行。天文学计算告诉我们480 BC的8月19日是满月,如果第75届奥运会只延期了1个月,在8-9月举行,那么这届奥运会就应该是在8月19日结束。因为这一天是夏至后第二个满月。可是,我们从上面归纳的《历史》的记载中可以看出:1.希腊人到达温泉关时,奥运会即将开始;2.从温泉关开始战斗到萨拉米海战结束,中间不超过15天;3.萨拉米之后几天,薛西斯就撤退了。这样看来,从温泉关开战到薛西斯从萨拉米撤退,中间的时间跨度不会超过1个月。那么,薛西斯的撤退应该发生于奥运会结束后的1个月之内,最迟不会晚于9月19日。可是地峡上的战斗怎么要到10月2日才结束呢?
  所以我认为第75届奥运会推迟了2个月才举行。如果我的这个想法能够成立,那么薛西斯就应该是在10月撤退的,这样正好可以跟日食的记载对应起来。
  也就是说,我认为斯巴达人的卡尔涅亚节也是延期举行的。卡尔涅亚节延期了1个月,奥林匹亚赛会则延期了2个月。天文学计算告诉我们:夏至后第三个满月发生在480 BC的9月18日凌晨。这一年的奥林匹亚赛会和卡尔涅亚节应该是在这一天结束的。
  我的这个猜想有一个很模糊的证据。在萨拉米之役的β版解读中,我提到当时波斯军中有两个希腊人,他们在萨拉米海战的当天听到埃琉西斯方向有喊杀声,他们把这个声音当作了埃琉西斯密仪中教徒发出的喊声,于是认为天神会让波斯人失败。而埃琉西斯密仪是在雅典历法的Boedromion月(即公历9-10月)举行的。所以,这两人有这样的误解,从侧面证明了萨拉米海战确实是在9-10月间进行的,也从侧面证明了第75届奥运会延期了2个月。
  另外,在《平行列传•卡米卢斯传》19节,普鲁塔克明确指出:萨拉米海战胜利的那一天是Boedromion月20号。这条记载是对我的这个猜想最有利的证据。

  下面就是我按照这个猜想归纳出的480 BC的几次战役的时间表。这个时间表参考了Kenneth Sacks在《Classical Quarterly》杂志1976年26期232-248页上的文章《Herodotus and the Dating of the Battle of Thermopylae》里的表[2],一些地方我做了修改。这里提到的各个事件,可以参考第七、八卷的各项札记。需要说明一下:我的这个归纳只代表我个人的意见。学术界现在的主流意见仍然认为第75届奥运会只延期了1个月。
  波斯陆军到达马其顿的铁尔玛之后,希波双方的行动应该是这样的(灰字表示夜晚)。
表十九
日期波斯陆军希腊陆军波斯海军希腊海军
7月24日-8月8日到达铁尔玛 到达铁尔玛 
8月9日-8月23日在马其顿的山区开路到达温泉关薛西斯坐船去参观腾配关到达月神岬
8月24日离开铁尔玛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25日穿越马其顿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26日穿越马其顿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27日穿越皮埃里亚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28日穿越皮埃里亚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29日穿越皮埃里亚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30日穿越帖撒利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8月31日穿越帖撒利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9月1日穿越帖撒利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9月2日穿越弗提奥提驻守停留在铁尔玛驻守
9月3日穿越弗提奥提驻守派出10艘船去“蚂蚁湾”立标记3艘了望船被追击,其中只有1艘勉强逃脱
9月4日穿越弗提奥提驻守离开铁尔玛撤退到“激流湾”
9月5日穿越玛里斯驻守到达马格尼西亚在“激流湾”驻守
9月6日到达温泉关驻守配里昂风暴开始在“激流湾”驻守
9月7日按兵不动驻守配里昂风暴继续返回月神岬
9月8日按兵不动驻守配里昂风暴继续在月神岬驻守
   风暴停止 
9月9日按兵不动驻守残余的波斯海军到达阿菲泰俘获掉队的15艘波斯船
9月10日(卡尔涅亚节开始)按兵不动驻守200艘风暴后勉强能行驶的船从马格尼西亚出发,准备绕行优庇亚、切断希腊海军退路在月神岬驻守
9月11日(卡尔涅亚节)开始进攻温泉关防御温泉关遭到希腊海军进攻俘获30艘波斯船
   包抄舰队的200艘船在优庇亚东面再次遭遇风暴,全部沉没53条雅典船前来增援
9月12日(卡尔涅亚节)继续进攻温泉关防御温泉关遭到希腊海军进攻消灭部分西里西亚舰队
 “不死队”沿小路包抄   
9月13日(卡尔涅亚节)占领温泉关列奥尼达等牺牲进攻希腊海军遭到波斯海军进攻
    得知温泉关失守,离开月神岬
9月14日(奥林匹亚赛会开始、卡尔涅亚节)掩埋阵亡者 到达优庇亚岛北端的希斯提亚伊驶向萨拉米
9月15日(奥林匹亚赛会、卡尔涅亚节)在温泉关休整开始在地峡上筑墙去温泉关参观陆军的“战绩”,然后返回到达萨拉米
9月16日(奥林匹亚赛会、卡尔涅亚节)离开温泉关在地峡上筑墙在希斯提亚伊休整在萨拉米休整
9月17日(奥林匹亚赛会、卡尔涅亚节)穿越福西斯在地峡上筑墙在希斯提亚伊休整在萨拉米休整
凌晨时满月    
9月18日(奥林匹亚赛会、卡尔涅亚节同时结束)穿越波奥提亚在地峡上筑墙在希斯提亚伊休整在萨拉米休整
9月19日穿越波奥提亚在地峡上筑墙离开希斯提亚伊在萨拉米休整
9月20日穿越波奥提亚在地峡上筑墙驶过“激流湾”和特洛伊真来的分舰队会合
9月21日到达雅典在地峡上筑墙到达雅典城外的法列隆港海军将领第一次会议
    海军将领第二次会议
9月22日攻陷雅典卫城在地峡上筑墙参加海、陆军联席会议在萨拉米驻守
   
埃及舰队去包抄萨拉米岛西面
海军将领第三次会议;第一次西琴诺斯事件;阿里斯提德告知将领们波斯人已经完成合围
9月23日攻陷埃琉西斯在地峡上筑墙萨拉米海战失败萨拉米海战胜利
9月24日攻陷麦加拉在地峡上筑墙开始建造海堤,准备下一次进攻在萨拉米驻守
9月25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9月26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9月27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9月28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9月29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9月30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建造海堤在萨拉米驻守
    第二次西琴诺斯事件
10月1日在地峡上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停止建造海堤,准备撤退在萨拉米驻守
10月2日(下午有日偏食)在地峡上进攻,后得知全军即将撤退,放弃进攻在地峡上防御,克里奥布洛图献祭准备撤退在萨拉米驻守
10月3日撤回到雅典联军解散参加海、陆军联席会议,决定撤回帖撒利在萨拉米驻守
   离开法列隆港 
10月4日开始撤回帖撒利 驶往伊奥尼亚开始追击波斯海军

  以上就是我对480 BC几场战役的具体时间的看法。我尽量兼顾了《历史》的记载和实际的天象(满月、日食)。当然,这只是一个可能的时间表,仅供大家参考。
──────────
[1] 第六卷第7项札记讨论马拉松战役的具体发生日期时提到了这个节日。
[2] 转引自这里

<<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二十...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