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8.薛西斯的兵力
  薛西斯入侵希腊时总共率领了多少军队?这个问题自从希罗多德写出《历史》之后就一直被学者们争论不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在七186给出的波斯帝国联军以及辅助部队的总数:5283220,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还是让我们先看看这个5百万的数目是怎么得出来的吧。
  首先,当薛西斯渡过了赫勒斯滂海峡,在色雷斯的多利斯科检阅自己的全军时,希罗多德告诉我们:这时的波斯帝国联军的步兵总数是170万。这个数目是这样统计出来的:“先让一万人集合在一个地点,而当他们尽可能地密集起来的时候,就在他们的四周划一个圆圈;圆圈画好之后,这一万人便退出去,然后在这个圆圈上建造一道到人的脐部那样高的石墙。石墙造好之后,便使另外的人们也到石墙里面去,直到所有的人都用这样的方法计算完毕”(七60)。
  在没有时间一个一个点名的情况下,用这样的方法估算,也是可以接受的。
  到了薛西斯大军结束在铁尔玛的休整,开始第二阶段向希腊的进军时,希罗多德又一次统计了全军的总兵力(七184以下)。这一次他把骑兵、海军、辅助部队,以及在薛西斯进军欧洲一路上新加入的部队(比如色雷斯、马其顿、帖撒利等地的士兵,他们肯定没有参加多利斯科的检阅)也算上了。
  波斯的骑兵,希罗多德估计有8万。从阿拉伯来的骆驼兵和从非洲来的战车兵,他估计有2万。海军方面,他说主力舰,即三列桨舰有1207艘(七89),其它的辅助舰只大概有3000艘(七97)。每艘三列桨舰上有230人(桨手170人,战士60人——普通三列桨舰上只有30名战士,波斯人看来是加倍了),每艘辅助舰只上希罗多德估计是80人。这样海军的总兵力就是517610人。
  关于新加入的部队,希罗多德说色雷斯附近的岛屿提供了120艘船,每条船200人的话就是24000人。而从赫勒斯滂到温泉关战役之前,他把薛西斯沿途征入的部队(即色雷斯、马其顿、帖撒利等地的步兵)一共估计为30万。这样,加上骑兵、海军和原来的170万,总共就是2641610人(七185)。
  但是,希罗多德在七186说随军的辅助部队,以及随从、杂役等等,人数甚至超过了正规部队。所以,作为估算,他把2641610这个数字翻番,这样就得到了5283220。

  这里需要提一下希罗多德的资料来源问题。薛西斯入侵时,他本人可能还没有诞生,这些数字不会是他亲眼所见得来的。就算他当时在场,以他即非波斯统帅又非波斯高官的身份,估计也很难确切知道波斯军总兵力到底是多少。由于波斯方面对薛西斯这次入侵的记载至今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只能通过希腊方面的记载——主要是希罗多德的《历史》——来推测波斯的总兵力。而希罗多德的数据,最有可能是来自于对沿途各地那些亲历过薛西斯入侵的老人们的询问。比如多利斯科附近的“一万人石墙”,可能到了他的时代依然有遗迹可寻。用“石墙”统计出的170万的数目,可能就得之于当地的老人。另外,他的资料中关于8万骑兵、2万车兵等数据,可能是来自希腊方面的间谍。前面讲薛西斯进军希腊的第一阶段时,我提到“科林斯同盟”曾经派出间谍去打探波斯军的实力(当时波斯全军还在吕底亚的萨尔迪斯)。这些间谍后来被波斯人发现了。波斯人本来要处死他们,但薛西斯王听说后却叫人带着间谍到全军去参观,等看完了之后就把间谍们放回去了(七146)。薛西斯这么做的目的是他认为希腊人一旦得知波斯军是如此庞大,会不战而降的(七147)。那么这些间谍带回来的信息,有些可能还保留到了希罗多德的时代。

  从今天的标准看,希罗多德前面所用的估算方法,确实是太粗略了。且不说528万里面是否真有那么多辅助部队,即使是用石墙“统计”出的170万里面,怎么就一定不包括辅助部队或者骑兵呢?世界上所有的古代战争,从来没有见过528万这种天文数字的兵力。总之,这个数字历来被认为是过于夸大了。
  19世纪的“疑古派”历史学者对希罗多德的批评,我在评论第四卷时已经提到了。而他们对希罗多德攻击得最猛烈的另一个地方,就是528万这个数字。从19世纪初德国的尼布尔(Barthold Georg Niebuhr,1776-1831)开始,一系列质疑、否定、嘲笑希罗多德记载的思潮,逐渐在西方古典学术界占据上风。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希罗多德当时的科学水平还很低下,古希腊人没有我们现代人的科学精神,他们使用数字时没有我们现代人的精确性。所以他们提供的数字,自然是不可信的。
  “疑古派”派学者们对古代记录的轻视,可以用法国学者戈宾诺(Joseph Arthur de Gobineau,1816-1882)的两句话来代表:“至于希腊人,他们(在数学精确性上)都是一丘之貉,毕达戈拉斯算是个例外”。至于希波战争的古代记录,他认为“其真实性并不比土匪米泰亚德的爱国心或恶棍地米斯托克利的诚实更高”。对于希罗多德,英国学者伯里(John Bagnell Bury,1861-1927)说得更直接:“他异想天开地表述了薛西斯军队的不切实际的数目,这表现出难以置信的无能,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们给他打上史诗诗人,而不是历史学家的印记”(The Ancient Greek Historians)。
  直到今天,“疑古派”对希罗多德的批评仍然有着持续的影响力。翻开任何一本研究希波战争的现代西方学术著作,里面无一例外地包含了对528万这个数字的驳斥。现代学者驳斥的依据,除了古人缺乏科学精神之外,还包括:古代不可能召集这么庞大的军队;希腊本土根本不可能负担起这么庞大的军队,粮食不用说,光饮用水就是大问题。希罗多德自己在第七卷中也屡次说到大军行进时,有好几次都把一些小河给喝干了(比如七43、七108)。
  “疑古派”学者们认为,薛西斯率领的波斯联军实际上的人数要远小于希罗多德的“异想天开”。对于波斯军真正的兵力,有人(Eduard Meyer)估计“最多10万,外加差不多相同数量的辅助部队”,有人(Ernst Obst)说“战斗部队最多9万”,还有人(W. W. Tarn)说“最多6万”,甚至有说“最多2万5千,实际上可能只有1万5千到2万人”的(Hans Delbrueck)。
  后来的学者们不敢把希罗多德贬得那么低,他们估计的数目要比“疑古派”学者们高一些。比如Giulio Giannelli说“全部陆军,加上辅助部队,最高不超过30万人”。也有人(Ulrich Wilcken)说“战斗部队约有10万人”。一般来说,现代的西方历史教科书都把薛西斯的总兵力放在20万左右。

  应该说,“疑古派”学者用科学的、精确的方法来研究古代史,对于建立现代真正的历史学、对于破除宗教迷信等因素对史料的歪曲、对于理性原则在人文学科中的确立,都是有很大贡献的。但是他们限于自身历史条件的束缚,对于古人的记录采取一概怀疑甚至故意低估的态度,确实也有做得过火的地方。在评论大流士率领70万人攻打斯基泰人时,我已经提出了一些对他们的批评。这里仅对薛西斯率领下的波斯军兵力到底是多少,发表一下我自己的意见。
  首先,如果波斯陆军的总兵力仅仅是20万人,主力的战斗部队只有10万甚至10万不到的话,那么薛西斯入侵希腊的整个过程中有很多地方将不合逻辑。
  比如薛西斯在亚洲忙了4年,在整个波斯帝国内征召士兵、聚集力量,居然最后只拿出20万人。这像波斯帝国的实力吗?要知道,当亚历山大在150年后攻入波斯帝国的时候,已经衰落下去的波斯帝国还先后拼凑了60万(伊索斯关战役)和104万(高伽米拉战役)进行抵抗[1]
  再比如,希罗多德提到大军经过阿比多斯附近的两座浮桥时,用了7天7夜才全部通过(七56)。而20万人应该1天1夜就可以过去了[2]。而且那两座浮桥本身就是个问题,因为仅仅是20万人要渡过海峡,完全可以用船运过去。讨论马拉松之役时,我提到攻打马拉松的波斯军大约是9万人,当时就是用600条船从亚洲运过来的。现在既然波斯海军光主力三列桨舰就有1207艘,为什么不用船运过去而非要费力地架浮桥呢?这不是说明了陆军远远多于20万人吗?
  再比如,薛西斯运河的长度大约是2.5公里,现代考古发现其深度大约是20米,宽度大约30米。那么整个工程需要挖掘的土方大约是150万立方米。而整个工程用了3年的时间完成。这大概需要1万人每天不停地挖才能办到——作为对比,新中国的红旗渠的总工程量大约是2200万立方米,花了10万人10年的时间,而且使用了现代工具和炸药。如果波斯陆军包括辅助部队(工兵即是其中一部分)的全部兵力才20万,那么在建造运河上就用了1万人3年的精力,这划算吗?
  再比如,如果薛西斯入侵欧洲时,陆军的真正战斗部队仅10万左右,那为什么希腊人方面一直避免和他们在陆地上正面交锋,一直到了第二年的普拉提亚战役时才和对方的陆军拼死一搏?490 BC,在马拉松,雅典人1万不到的陆军敢于面对9万入侵者,怎么10年后胆子变得这么小,竟然主动撤离雅典,让对方把雅典全城占领了?而且是两年里两次撤离,两次占领?要知道,479 BC的普拉提亚战役时,“科林斯同盟”的总兵力是11万(九30)。即使有这11万,希腊人还是不敢首先发动进攻,而这时波斯军的大部分已经和薛西斯王一起离开欧洲回到亚洲了。
  再比如,如果波斯陆军的总兵力只有20万,那么薛西斯王怎么会觉得放间谍回去就能吓得希腊人“不战而降”呢?
  再比如,如果波斯陆军的总兵力只有20万,那么为什么他们从渡海进入欧洲到抵达马其顿的铁尔玛,这段500公里不到的距离居然走了1个月,也就是说每天才前进15公里?一支人数不大的部队为什么走得这么慢?
  以上这些都表明,薛西斯率领的军队,即使没有希罗多德说的528万那么多,也一定比现代西方学者们估计的20万要多。
  那么,波斯军的总兵力到底是多少呢?以下是我的一些意见,正确与否由读者您来判断。

  先让我们看看除了希罗多德,还有哪些古希腊人提到了薛西斯军队的数目。
  首先是西摩尼德斯(Simonides,556?-468 BC)。他是一位当时非常著名的抒情诗人,出生于爱琴海上的凯欧斯岛(Ceos),一生游历颇丰。希波战争的前期,即从伊奥尼亚起义到希腊人反攻的阶段,他都是历史的见证人。而且由于他的诗名,当时希腊各地的上流社会都以和他结识为荣。他也就成了很多著名人士的好友,比如雅典的地米斯托克利,斯巴达的波桑尼阿斯等等。这两位都是希腊抵抗联军的统帅,所以西摩尼德斯掌握的有关战争的信息,应该是有很高的准确性的。希罗多德在七228引用了他为在温泉关牺牲的斯巴达士兵所写的一段铭文:“四千伯罗奔尼撒人曾在这里对三百万敌军奋战”。
  古希腊三大悲剧家之首的埃斯库罗斯(Aeschylus,524-455 BC),年轻时曾经亲身参加过马拉松战役和后面的萨拉米战役、普拉提亚战役。他后来曾经专门为萨拉米海战写了一部悲剧《波斯人》。这是现存古希腊悲剧中唯一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在《波斯人》第一幕中,他提到波斯海军有“1000只战舰和207条快船”。这里的“战舰”,指的就是当时海军的主力——三列桨舰。而“快船”应该指重量比三列桨舰轻、装甲比较薄、速度比较快的舰只,它们在战场上主要担负指挥、调度、传令、修理受伤舰只、随时补充兵员的作用。因为埃斯库罗斯和希罗多德不同,他是战斗的亲历者,他给出的这个1207,又被希罗多德所采用,所以“疑古派”学者对于波斯海军的兵力基本上都承认了《历史》的讲法。至多只是有人怀疑波斯海军全部只有这1207艘,没有其它的辅助舰只。
  希罗多德之后希腊最伟大的历史学者,以严谨著称的修昔底德,在其《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卷1章回顾希腊的历史时,对于薛西斯的兵力用了“巨大∕megalôi”(中译本15页)来形容,后来又用“最伟大∕megiston”(中译本18页)来形容希波战争。可见他认为波斯侵略军的实力是超乎一般人想像的庞大。
  公元前4世纪早期的克特西亚,评论第一卷时提到他写了一本不怎么样的《波斯史》。不过他毕竟在波斯宫廷生活过,我们还是不能低估他的记载。《波斯史》残篇23节说在多利斯科阅兵时,陆军有80万。

  综合以上这些记载,我认为可以这样来分析波斯全军的兵力。
  1.海军方面1207艘主力舰的数目是肯定没有问题的。这已经意味着光波斯海军就有20万人以上了。
  2.1207艘主力舰应该不包括辅助船只。辅助船只应该主要是运粮食的船。这些运粮船一般是所谓“五十桨船”,这在当时的希腊是标准的商船,没有什么作战能力。埃斯库罗斯应该不会在讲述海战场面时把它们也算成“战舰”。希罗多德说辅助船只一共有3000艘,可能有所夸大,但实际数量至少不会比主力舰的1207还少。
  3.考虑到大流士在远征斯基泰人的时候,陆军有70万,海军有600艘主力舰。而这次波斯海军扩充了一倍,那么按同样的比例,波斯陆军(包括辅助部队)也有140万之多。
  4.克特西亚说在多利斯科,陆军是80万,希罗多德说是170万,我认为这是因为希罗多德把辅助部队(包括轻装步兵,以及架浮桥、挖运河的工兵、运输粮食的陆军后勤人员等等,甚至还包括骑兵、车兵)也算在170万之内了,而克特西亚没有算这些人。
  5.至于希腊本土的粮食是否足以支持几百万的军队,我们应该看到在薛西斯向希腊进军第一阶段中,波斯人对于粮食问题是作了精心准备的,包括那5个屯粮处,以及等帖撒利的粮食成熟了之后才开始南下等等。再加上有上千条运粮船把粮食从西亚、埃及等地源源不断地运来,所以粮食不应该成为限制波斯军数量的因素。
  6.至于希腊本土的饮用水是否足以支持几百万的军队,正是因为希罗多德几次提到大军把小河喝干,所以这确证了大军的数目确实让人难以想像。而在现代人的生活用水、工业用水等已经远远超过古代人均水平的情况下,希腊今天的人口已经超过一千万了,依然没有听说饮用水不足。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假定:波斯陆军的主力是80万,有大约80万的辅助部队,还有8万骑兵[3],2万车兵。这样,所有这些人加在一起正好就是170万。这170万中,作战的步兵和骑、车兵共有90万,辅助部队有80万。这也很符合希罗多德的记载。因为他在七55说,架在赫勒斯滂海峡上的那两座浮桥,一座专门用来走步兵和骑兵,另一座专门用来走后勤辅助部队。考虑到淮海战役中黄百韬兵团12万人用了1天1夜,经一座桥过了运河,那么这170万人经两座桥过海峡,大致正好需要用7天7夜。
  波斯海军方面,1207艘三列桨舰上有大约28万人(以希罗多德的每艘三列桨舰230人为准)。运粮船我们可以假设有2000艘,这样海军的辅助部队有16万人(以希罗多德的每艘辅助船只上80人为准)。最后算上从多利斯科到温泉关,一路上新加入的24000海军和30万步兵,这样,薛西斯率领的整个波斯帝国加欧洲臣服地区的陆海军总兵力就大约有246万。取其约数的话,正好符合西摩尼德斯“三百万敌军”的说法。
  这246万人中,战斗部队有150万,其余的96万是辅助部队。这是怎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呢?为了给大家一个比较直接的观念,我这么说吧:这个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系列写到此处,大约是24万字的样子,所以大家可以把已经读到的每一个字,都想像成10个人,那么就会对246万这个数目有一个直观的印象。可见修昔底德的“最伟大”并不是乱用的。

  最后强调一下,西摩尼德斯是诗人,埃斯库罗斯是剧作家,他们的话都有可能夸张,但考虑到他们笔下所写的都是当时发生的事件。而古希腊各城邦之间的人们,互相的敌意是根深蒂固的,如果这两位笔下的数目有所夸张的话,肯定会被其他地方(比如没有参加“科林斯同盟”的阿尔戈斯、忒拜)的人们指责或者嘲笑。而我们今天看不到有古希腊人指责或者嘲笑他们的这些说法,正好说明他们给出的数目是真实的。
  关于波斯军的总兵力以及“疑古派”学者的怀疑,还可以参考这里
  以上仅仅是我个人对波斯及其同盟国的总兵力的一点看法,不敢说能推翻前人的结果,只是我个人的意见而已。
──────────
[1] 这两个数据分别见阿里安的《亚历山大远征记》二卷8节、三卷8节。
[2] 可以参考淮海战役中黄百韬兵团12万人经一条铁路桥过运河用了一整天。
[3] 10:1的步兵∕骑兵比例符合大流士出征斯基泰人的记载,也符合当时罗马人的陆军组成。


9.波斯帝国联军的民族组成
古希腊人所知的西亚和中亚古希腊人的主要活动区域  在七61至七98,即薛西斯在色雷斯的多利斯科检阅自己的陆、海军时,希罗多德对波斯帝国联军的各民族做了详细的介绍。如导言二所说,希罗多德在这里仿效了荷马的《伊里昂纪》卷二的“船名表”。这里的民族一共有58个之多,几乎包括了波斯帝国疆域内的所有民族。由于篇幅所限,这里无法将这些民族一一详述,只是简单地把他们当时的居住地归纳为表十(以希罗多德的介绍先后为序)。表十主要依据了www.perseus.tufts.edu上对本书各章节的注释,这些地名可以参考附图1和附图2。
表十

陆军波斯人(七61)今伊朗南部。
美地亚人(七62)今伊朗西北部。
奇西亚人(七62)波斯以西、苏撒一带,奇西亚即苏撒/Susa的埃兰文叫法Kissia。
叙卡尼亚人(七62)美地亚和帕提亚之间,见三117。
亚述人(七63)美索不达米亚以北,今土耳其、伊拉克、伊朗三国交界一带。
迦勒底人(七63)Chaldea是巴比伦的旧称,今伊拉克南部。
巴克妥利亚人(七64)Bactra/Bactria即中文史籍中的“大夏”,位于奥克苏/阿姆河南岸。
撒迦/斯基泰人(七64)咸海东北,可参考第四卷第3项札记。
印度人(七65)印度河上游,今巴基斯坦北部。
阿里亚人(七66)见下一项札记。
帕提亚人(七66)Parthia即后来的安息帝国的前身,位于卡斯比亚/里海东南岸。
花拉子模人(七66)位于咸海以南。
索格底安那人(七66)Sogdi/Sogdiana即中文史籍中的“粟特”,位于奥克苏/阿姆河、雅克萨提/锡尔河之间。
健达里欧人(七66)Gandarioi即中文史籍中的“犍陀罗”,位于奥克苏/阿姆河上游与印度河之间一带,今克什米尔。
达迪卡伊人(七66)原文作Dadikai,王以铸译本误译为“迪达卡伊”。这个民族在希罗多德的时代大概位于巴克妥利亚以南。他们可能就是今天的塔吉克/Tadjek/Tajik的祖先。要知道,中亚五国里有四个属于以突厥语、蒙古语为代表的阿尔泰语系,唯独塔吉克斯坦属于印欧语系,塔吉克语来自古波斯语。
卡斯比亚人(七67)位于里海南岸,卡斯比亚/里海即得名于这个民族。他们和前面的叙卡尼亚人的居住地很接近,实际上,卡斯比亚/里海也曾被叫做叙卡尼亚海。
萨朗迦伊人(七67)Sarangai,在阿里安的《亚历山大远征记》三卷28节被叫做德兰吉亚/Drangai,或作扎兰伽亚/Zarangaea。今伊朗东部与阿富汗交界的地带有一个萨比里/Sâberi湖,古名是扎兰伽/Zaranga湖,湖边一座城市现在还叫扎兰季/Zaranj。这里可能就是萨朗迦伊人的居住地。
帕克杜耶人(七67)位于印度河上游,伊茂斯/喜马拉雅山一带,三102所说的会挖金子的“大蚂蚁”就出自他们居住的地域。
奥提欧伊人(七68)Outioi,在阿里安的《亚历山大远征记》八卷40节被叫做攸克西亚/Ouxioi,在波斯以东、红海/波斯湾北岸。
米科伊人(七68)Mykoi,可能是指波斯帝国的莫克兰/Makran省,红海/波斯湾的出口到印度河入海口之间的一带海岸,这一带至今仍有莫克兰山脉、莫克兰海岸的名称。
帕利卡尼欧人(七68)波斯东南部。Parikanioi这个名称可能来自这个民族所崇拜的一个沙漠之神Pairikâ。他们居住的地域在亚历山大的时代已被称为伽德罗西亚/Gedrosia。今天伊朗和巴基斯坦交界处两边各有一个俾路支/Baluch省,它们合起来可能就是原来帕利卡尼欧人的居住地。
阿拉伯人(七69)位于今阿拉伯半岛。
埃塞俄比亚人(七69)位于今苏丹南部、埃塞俄比亚一带。
东方的埃塞俄比亚人(七70)位于印度河下游入海口附近。他们叫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肤色较黑。有可能他们就是印度的原始居民达罗毗图人,即今天泰米尔人的祖先。
利比亚人(七71)位于今北非的利比亚。
帕弗拉哥尼亚人(七72)位于攸克星/黑海南岸,哈吕斯/克孜勒河下游的西岸,可参考色诺芬的《长征记》六卷开始的部分。
里巨埃斯人(七72)可能在高加索山南麓。
玛提耶涅人(七72)位于美地亚以西,可参考第一卷第13项札记。
玛利安东尼亚人(七72)位于哈吕斯/克孜勒河以西,帕弗拉哥尼亚人之西南。
弗里吉亚人(七73)位于今土耳其亚洲部分的中西部。
亚美尼亚人(七73)位于今亚美尼亚、阿赛拜疆一带。
吕底亚人(七74)位于爱琴海东岸、弗里吉亚以西。
美西亚人(七74)位于吕底亚以北、弗里吉亚西北。
色雷斯人(七75)位于今土耳其欧洲部分、保加利亚南部、希腊西北部。
皮西达伊人(七76)Pisidai,在阿里安的《亚历山大远征记》一卷27、28节写做皮西底亚/Pisidia,在托罗斯山以西。
卡贝列斯人(七77)和吕底亚人同源,居住地可能在吕底亚人与弗里吉亚人之间。
米吕阿伊人(七77)可能在弗里吉亚以南。
莫司科伊人(七78)位于亚美尼亚和高加索山之间,今格鲁吉亚南部。
提巴壬尼亚人(七78)在攸克星/黑海东南岸,哈吕斯/克孜勒河下游的东岸,可参考色诺芬的《长征记》五卷二章2节。
马克罗尼亚人(七78)在提巴壬尼亚人以东,可参考色诺芬的《长征记》四卷八章。
麦叙诺基亚人(七78)在提巴壬尼亚人和马克罗尼亚人之间,可参考色诺芬的《长征记》五卷四章。
玛列斯人(七79)可能在马克罗尼亚人以东。
科尔启斯人(七79)位于今格鲁吉亚一带,“阿尔戈”号英雄们寻找金羊毛的神话就发生在这里。
阿拉罗狄欧人(七79)位于阿拉克塞/阿拉斯河注入里海的地方。
撒司配列斯人(七79)Saspeires,后来的古代作家大多写做撒皮列斯/Sapires,居住地大概在阿拉罗狄欧人以北。
撒伽尔提欧伊人(七85)可能是波斯人的一部分,见一125。
海军腓尼基人(七89)位于今黎巴嫩一带。
巴勒斯坦的叙利亚人(七89)位于今巴勒斯坦、以色列一带。
埃及人(七89)位于今埃及。
塞浦路斯人(七90)位于今塞浦路斯岛。
西里西亚人(七91)位于卡帕多启亚以南、叙利亚以北的海岸地带。
潘弗里亚人(七91)位于西里西亚以西的海岸地带。
吕奇亚人(七92)位于潘弗里亚以西的海岸地带,靠近开利阿。
亚细亚的多立斯人(七93)位于罗德岛附近的地域,这里是希腊本土的多立斯族的殖民地。
开里阿人(七93)位于多立斯东北的内陆一带。
伊奥尼亚人(七94)位于萨摩斯岛附近的地域,这里是希腊本土的伊奥尼亚族的殖民地。
爱奥里斯人(七95)位于伊奥尼亚以北,这里是希腊本土的爱奥里斯族的殖民地。
赫勒斯滂人(七95)位于赫勒斯滂/达达尼尔海峡一带。


  可以看出,希罗多德大致是沿一定的顺序来介绍的。在陆军方面,从波斯、美地亚、亚述开始,然后转到波斯帝国的东方:从东北方的巴克妥利亚,到正东方的印度,再到东南方的帕利卡尼欧人,接下来是阿拉伯、埃塞俄比亚、利比亚,然后再转到波斯帝国的西方:弗里吉亚和攸克星∕黑海南岸的各地。在海军方面,从最东边的腓尼基一直到最西边的赫勒斯滂。这个大体上先东后西、先北后南的顺序,基本上和今天发现的波斯帝国各时期“疆域铭文”上的顺序是一致的。可以说希罗多德的这个民族列表,可能是直接得之于波斯官方的资料。
  另外,58个民族组成的联军,兵力有几百万难道很奇怪吗?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二十...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十八...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