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7.马拉松之役详解
  因为雅典人和埃雷特里亚人在伊奥尼亚起义开始时帮助过起义者,他们还烧毁了萨尔迪斯的库伯勒神庙,于是波斯王大流士想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希腊人一点教训。既然他派玛多尼奥斯从北边的陆路进军没有结果。所以他接下来就派海军从南路进攻希腊本土了(490 BC)。旷日持久的希腊-波斯战争至此正式拉开了大幕。好戏一出接一出。与此相呼应,希罗多德从L18一直到全书结尾的讲述几乎是一气呵成的。

马拉松战役进程图  统率波斯海军来犯的是美地亚人达提斯(此人参加过平定伊奥尼亚起义)、原波斯驻吕底亚太守阿塔弗列涅的儿子小阿塔弗列涅。600艘战舰组成的这支远征军不可谓不强大(六95)。回想一下20多年前大流士远征斯基泰人和不久前的拉德湾海战,我们就知道波斯海军的全部主力这次都出动了。另外,他们的舰队中专门运马的船只(六95)。可见波斯人的准备是很充分的。因为我们知道骑兵是波斯陆军的一部分,平常的海战根本用不上马。所以这600艘船的主要职责除了消灭可能会出现的海上抵抗之外,就是把波斯陆军(包括骑兵)运到希腊,让陆军去击败、围困、征服敌人。要知道,这是有记载的第一次骑兵两栖登陆作战[1]
  波斯海军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去完成10年前阿里斯塔戈拉和美伽巴佐斯没有完成的任务:征服纳克索斯。他们从萨摩斯出发,然后进行“跨岛蛙跳”:越过伊卡里亚岛[2],直接进攻纳克索斯(六95)。10年前纳克索斯人面对的是200条船,现在对手膨胀了3倍,他们当然抵挡不住。大多数人逃到岛内部的山里去了。波斯人毫无困难地拿下了这个基克拉戴斯群岛中最大也是位置最关键的一个。随后他们一边把周围的小岛纳入波斯的版图,以便巩固纳克索斯这个跳板兼前进基地,一边向西北方向航行,直指优庇亚岛。因为埃雷特里亚是他们第一个要惩罚的对象。
  在进军途中,波斯将领特别绕开了提洛岛,还给为这个岛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六97)。其原因就是提洛岛是传说中太阳神阿波罗和月亮女神阿尔忒密斯的诞生地。这里是所有伊奥尼亚族的圣地。看来大流士在出征前一定特别交待过不要做出让希腊当地人反感的事。对于即使是被自己征服的民族,波斯人也尊重他们的习俗。这是自从居鲁士时代波斯帝国一贯的作法。和雅典人、埃雷特里亚人烧库伯勒神庙的行为一对比,他们此刻对于提洛岛的特别尊重就更有一点“心理战”的味道。
  但征服和惩罚是不同的。被波斯征服的民族需要交税,会有波斯长官来管理,不过生活方式不会发生大的改变,自己仍然可以保有自己的信仰、习俗,你不搞地下抵抗活动的话,人身自由也没有限制。但惩罚就是要给这个城邦一个他们永难忘怀的教训,要让这个民族彻底丧失自由,正如伊奥尼亚起义结束时米利都的遭遇一样。所以波斯人在消灭了优庇亚岛南端的卡利斯托的抵抗之后,就开始猛烈地围攻埃雷特里亚(六99)。
  埃雷特里亚人向雅典人求救,雅典也派出了援军。但埃雷特里亚人内部的不和导致雅典的援军并没有参战(六100)。不过也可能是雅典人担心自己的安全,所以没有全力去支援。所以埃雷特里亚在孤独地、英勇地抵抗了6天之后,在叛徒的出卖下,城市还是陷落了。他们的神庙被烧毁,全体人民变成了奴隶,被带回波斯(六101、六115、六119)。
  这里可以稍微提一下埃雷特里亚的历史。这个城市应该是很早就出名了的。荷马在《伊里昂纪》二卷的“船名表”中就提到了它。由于埃雷特里亚所在的优庇亚岛位于从希腊本土东去伊奥尼亚的商路上,所以“黑暗时代”一结束,埃雷特里亚就开始了商业上的快速发展。这时,同在优庇亚岛上的卡尔启斯成为了埃雷特里亚的竞争对手。双方的关系逐渐恶化,最终爆发了战争。这场发生在公元前8、7世纪之交(具体时间不可考)的战争,交战地点位于卡尔启斯城附近的利兰丁平原,因而得名“利兰丁战争∕Lelantine War”。这是第一次影响波及到整个希腊世界的大规模战争。按修昔底德的说法:“在这场战争中,希腊世界其他国家,有些帮助这一边,有些帮助那一边[3]。战争的结果似乎是双方两败俱伤。不过由于米利都在利兰丁战争中是站在埃雷特里亚一边的(五99),所以埃雷特里亚人在伊奥尼亚起义时便前来帮助米利都人,从而惹祸上身。

  现在波斯军开始转向雅典,这个他们第二个要惩罚的对象。海军把陆军从优庇亚岛运到了雅典东北的马拉松镇——一个即将青史留名的地方(六102)。
  希罗多德说他们在马拉松登陆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这里“在阿提卡的土地里是最适于骑兵活动的场所”(六102)。这句话历来被很多研究者批评。因为马拉松一带其实并不利于骑兵的运动。除了马拉松镇东边靠近海岸的一小块平地之外,这里附近都是山区。诸位如果看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马拉松赛跑转播,可能对那里的地形有更直观的印象。马拉松以南的东部平原(也就是庇西特拉图的“山外党”势力最集中的地方)其实更适合骑兵,那里离雅典也更近。从后来真正打起来以后希罗多德根本没有提到骑兵来看,似乎波斯人在这里登陆完全就是一个错误。
  为什么波斯人会在马拉松登陆,希庇亚斯可能是原因之一。这位20年前被民主派赶走的僭主,自从投靠了波斯人之后,没有一天不梦想着回到雅典,夺回自己的统治权。现在就是他引导波斯人来到马拉松的(六107)。他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想模仿自己的父亲。因为庇西特拉图第二次被驱逐之后,在国外养精蓄锐10年,最后就是率领自己招募的雇佣军在马拉松登陆并最后战胜雅典公民军,夺回政权的[4]。这个地方对于他们家族来说是福地,所以他也想借一下父亲的余威。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我们误读了希罗多德的记载。上面引文中的“场所”是翻译原文中χωρίον这个词的。这个词作动词用有“提供场所”、“腾出空间”的意思。也就是说,希罗多德的意思可能应该是:马拉松是最适合“提供让马活动的空间”的地方。而我们知道波斯人的马是用船运来的,所以“提供让马活动的空间”就是“把马从船上卸下来”的意思。由于希腊人自己从来没有进行过骑兵两栖登陆,所以希罗多德在写这件事的时候用词才这么不顺手。
  一旦理解了这一点,波斯人在马拉松登陆就很有道理了。这里只有一个小平原,附近都是山,所以只要先把一部分步兵卸下船,让他们先占据各个山头,把登陆场保护起来,然后就可以慢慢地把马卸下来,等有了骑兵的掩护之后,步兵主力再下船就更安全了。如果他们选择在东部平原登陆,那里四面都是开阔地,根本无险可守,非常容易受到攻击,而把大量人马卸下船又不可能很快,所以在那个更大的平原登陆反而是更危险的。马拉松的小平原确实是最符合波斯人两栖登陆需要的地方。
  但波斯人和希庇亚斯的如意算盘被一个因素破坏了,那就是他们没有想到雅典的陆军主力几乎是在他们到达马拉松海岸的同时也赶到了这里(六103)。这下子,先派步兵守住附近山头的第一步就没有办法开展,后续的登陆行动只好暂停。波斯人只占领了海岸线附近的一小块地方,可能只有少量骑兵下了船。大部分骑兵和步兵主力只能呆在船上,因为登陆场没有足够的空间。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双方在马拉松战役的开始阶段相持了好几天,谁都没有先动手。波斯方面是因为他们的主力没有来得及登陆、展开。这个原本要作为登陆场的小平原,一下子把他们自己的手脚束缚住了。
  雅典方面没有先动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还在等待斯巴达方面的回音。将领们在出征前就派了一位使者去斯巴达,请求斯巴达那闻名于世的陆军前来支援。虽然雅典在波奥提亚集团中的“钉子”普拉提亚人派出了自己的陆军来帮助雅典人,他们还是担心光靠这些无法抵挡波斯人的进攻。
  来到马拉松的波斯陆军有多少兵力,希罗多德没有说。其他人的记载则不尽相同。年代比希罗多德更早的古希腊著名诗人西摩尼德斯(Simonides),是位马拉松战役的同时代人,他说波斯军有20万人(可能包括了海军)。生活在1世纪的普鲁塔克和生活在2世纪的鲍桑尼阿斯都说是30万。1世纪的罗马历史学家涅波斯(Cornelius Nepos)的《外族名将传•米泰亚德传》4节说是20万步兵,1万骑兵。柏拉图在《美涅克塞努篇》里(Menexenus,240A)说有50万。真实的数目应该没有这么多。但是,考虑到远征军的舰队毕竟有600条船。而当时的战船(主要是三列桨舰)上的士兵是一部分负责划桨,一部分负责海面上的战斗,等靠了岸就所有的士兵下船陆战。当时1条波斯战船的标准配置是总员200人(七184)。所以即使我们假设600条船组成的海军中只有一半的成员参加陆战(其它的船有的因为要运马,运人的空间就会少许多,有的船要运粮),那么波斯陆军全部登陆的话就有6万之众了。另外,1933年在雅典发现了一块纪念马拉松战役的铭文,可能是雅典官方在战后的树立纪念碑。上面写到:“雅典人在马拉松为了保卫希腊与9万米底人(即美地亚人,这里代指波斯人)对战”。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接受这个9万的数目。
  雅典方面的兵力希罗多德也没有说,但是考虑到即使在后来决定性的普拉提亚之战中,雅典陆军的全部主力是8千重装步兵(九28)。即使再后来雅典建立了提洛同盟,实力大大成长起来之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前他们的主力也只有1万3千名重装步兵[5],所以即使加上普拉提亚人的支援,此刻在马拉松战斗的希腊人总数最高不会超过1万人。在兵力上他们处于下风。另据2世纪的地理学者鲍桑尼阿斯的《希腊游记》七卷15章7节记载,当时雅典人解放了自己城邦里的奴隶,让他们参加战斗。即使是这样,由于当时是公民军,士兵的甲胄和武器都是自己配备、保养的[6],所以解放了的奴隶不可能有很强的战斗力。一般来说,考察一个古希腊城邦的军力都是看装备最精良的“重装步兵”的数目。
  但是去斯巴达要求援兵的使者带回了令人失望的消息。斯巴达人说因为他们此时正在举行一种宗教祭祀。现在“正是那一个月的第9天”,而由于宗教上的禁忌,“在第9天月亮还没有圆的时候,他们是不能出征的”(六106)。希罗多德这里的记载有点含混,这里正确的写法应该是“从第9天到月亮圆的期间,他们是不能出征的”。
  这给了后人考察马拉松之战具体时间一个重要线索。介绍古希腊历法时,我提到希腊人的立法虽然各地都不同,但大致都是阴历(即以月亮的一个满亏循环作为一个月),所以“月亮圆”就应该指当月的15号。而这里的宗教祭祀,应该指斯巴达人的“卡尔涅亚祭∕Carneia”[7]。这是一个纪念阿波罗的赛会,每年举行一次,从Carneius月(大致相当于公历8-9月)的7号一直进行到15号月圆时结束。所有多利斯族城邦都参加这个赛会。和奥林匹亚赛会一样,比赛举行期间各城邦要保证不参与战争。
  天文学的计算告诉我们490 BC的8月10号是满月,这一天就应该是当年Carneius月的15号。所以斯巴达人回答雅典使者的Carneius月9号,就应该相当于公历的490 BC的8月4号。而使者是前一天从雅典出发的,所以波斯人登陆马拉松、雅典和普拉提亚联军将他们堵在海滩上,应该发生在公历的8月3号。使者又花了一天从斯巴达回到雅典,所以雅典将领们得知斯巴达人月圆之前不能出兵是在公历的8月5号[8]
  雅典将领们现在面临的选择是留下等待还是撤回城里。有的将领认为现在兵力太少,不足以作战。这时马拉松的英雄米泰亚德出场了。他现在的职务是“十将军”之一。米泰亚德说服了主管军事的“波勒马克”(传统的“九执政官”之一[9]),要大家坚持守在这里,一边等到月圆后斯巴达人出兵,一边准备作战(六109)。

  从公历8月3号开始,双方的对峙持续了10天,然后战斗突然以一种完全没有先兆的方式爆发了。按希罗多德的说法,这是因为当时是十将军轮流掌握一天指挥权的,而米泰亚德一直在等待自己掌权的那天,即第10天的到来,好让全军都彻底服从他的命令(六110)。希罗多德在六103介绍米泰亚德时说他是“第十位将军”,就是在说他的掌权次序。不过10世纪的词典《苏达辞书》提到:当时是因为雅典人得到了情报,知道波斯人已经登陆的部分骑兵已经撤回到船上去了,所以才放心大胆地开始进攻[10]
马拉松战场态势图  这就能解释8月12号战斗开始时的奇怪场面。本来是来进犯的波斯人反而是在防御,本来是来防守的雅典人却是在进攻。希罗多德说两军原来相距不下8斯塔迪昂(约合2公里),现在雅典人却冲过了这段开阔地向波斯人发动攻击。要知道,希腊人的陆军主要兵种是重装步兵(hoplites),古希腊重装步兵战斗场景他们都装备有沉重的金属胸甲、胫甲和盾牌。在这样沉重的负担下,他们一般只会缓慢地行军,进攻时也仅能进行短距离的冲锋。像这样全副武装主动跑2公里去和对手交锋,难怪波斯人会认为他们发疯了(六112)。而我们现在理解他们这么做,理由之一就是他们知道波斯人的骑兵已经上船,自己在快速通过2公里的开阔地时不必担心骑兵的威胁。至于他们这么做的另一个理由见后文。
  现在两军正式开始了交锋。希罗多德说“战斗了很长一个时候”(六113)。雅典人知道自己兵力不够,就采用了减少中间、加强两翼的兵力配置,力求两翼突破对方的防守后进行包抄、合围。要知道在古代战争中,部队一旦被合围,士气将一落千丈。这种冒险(因为有被对方中路突破,将本方斩为两截的可能)取得了成功。雅典和普拉提亚联军取得了大胜,波斯人被赶回了船上。不过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雅典的“波勒马克”、“十将军”之一都阵亡了,另外还有三大悲剧家之首埃斯库罗斯的一个兄弟。我们知道埃斯库罗斯本人也参加了马拉松之战。因为他给自己写的墓志铭中有这样的句子:“马拉松平原称赞他作战英勇无比,长发飘扬的波斯人心里最明白”。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波斯人会把他们的骑兵撤回到船上?原因可以从他们在马拉松战败后的行动看出来。逃回到船上的波斯人起锚后没有向东撤退,而是向南航行,准备绕过苏尼姆岬之后去直接进攻雅典。其实这是他们原定的计划。因为波斯人在这个小登陆场没有办法展开部队,其兵力上的优势无法完全显现,希腊人又不准备撤回城去,所以他们决定趁雅典人守在马拉松的时候,让已经登陆的部队重新上船,好通过海路去攻击没有重兵防守的雅典本城。他们头天晚上撤回骑兵就是为了准备转换战场。就这个意义上说,雅典人击败的可能只是波斯人的后卫部队。这么说好像有点贬低雅典人的功绩,其实看到下面就知道不管雅典人击败的是不是波斯陆军主力,在马拉松的战斗仍然是有决定性意义的。
  如果波斯人准备转换战场,那么最好的上船、开拔的时间是在清晨。首先因为他们对阿提卡一带的海岸线不熟悉,不可能在夜里航行,而大白天撤退的话又容易暴露己方的意图,所以最好是在夜里把上船速度慢的骑兵撤回来,清晨再撤回步兵,天一亮就开拔。其次,在海边生活过的人都有经验,即当接近满月的时候,大海是在清晨退潮、在中午涨潮的。所以波斯人在清晨开船,就正好能赶上退潮,可以更快地使向苏尼姆岬。等他们绕过苏尼姆岬之后,时间应该是接近中午,这样又正好能赶上涨潮,可以更快地驶向雅典。而希腊人都是重装步兵,即使他们在早上看穿了波斯人的企图,如前所述也不可能迅速地走完那著名的42.195公里路程,去防守雅典。一切顺利的话,波斯人进攻雅典的时候,雅典陆军的主力还在回城的路上。
  所以雅典人在8月12号早上的主动冲锋就是非常关键的了。在得知波斯人的骑兵已经撤回船上去之后,将领们准确地判断出波斯人是准备去直接攻击雅典城。因为在马拉松双方一直在僵持,波斯人没有遭到什么损失,他们没有理由就这样退兵。这样看来,雅典人之所以要进行重装步兵最不擅长的长距离冲锋,一方面是因为对方已经没有骑兵了,另一方面,即更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尽量久地把波斯人拖在原地,不让他们迅速撤退。战斗持续的时间越长越好。所以当雅典人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战斗中消灭了波斯后卫部队之后,波斯人再去绕行苏尼姆岬时已经错过了潮汐。他们航行的速度慢下来的同时,雅典的重装步兵也为自己赢得了足够的时间回城。等到波斯人终于到达雅典城外的海面时(应该是在12号的傍晚),雅典陆军已经回到城里了(六116)。波斯人只好撤退。
  雅典人事先料到波斯人准备绕行苏尼姆岬,从而决定拖住波斯人,还可以从传世的一件疑案得到佐证。即当时传言阿克门尼德族中有人用举起盾牌的方式,来给波斯人发信号,准备卖城(六115、六121)。人人都知道阿克门尼德族是反抗僭主最积极的一族人。对于雅典民主制的建立,他们一族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所以希罗多德就在六122、六123大力辟谣。不过他也承认“诚然是有一个人举起了盾牌,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然而我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件事”。现在我们可以这样推测:这个信号确实是阿克门尼德族的人发的,但不是发给波斯人,是发给在返城途中的雅典陆军的。其目的就是告诉将领们:波斯人已经绕过苏尼姆岬了,你们要赶快。而将领们为了催促士兵们加快脚步,当然会说这个信号意味着雅典有了巨大的危险。所以到后来传言就变成阿克门尼德族的人发信号通敌了。

  斯巴达人在8月10号卡尔涅亚祭一结束就派出了他们的2000重装步兵来支援雅典人。他们只用了3天的时间就急行军到达了雅典(六120)。由于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陆路大约有250公里的距离,3天赶250公里,对于重装步兵而言是非常快的速度了,所以希罗多德用惊讶的语气记载了这件事。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一天,没有赶上前一天的战斗。就这个意义上来说,波斯人决定在12号去偷袭雅典,可能也是得知斯巴达人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所以只有转换战场。斯巴达人称赞了雅典人的胜利之后,就回去了。他们还要等11年才会等到自己的胜利。
  从斯巴达人急行军的速度可以看出,他们是真心想帮助雅典人的。月圆之前不能出兵确实是受制于习俗,不得已而为之。要知道,他们出兵时,马拉松战役还没有开打。所以后世很多人都说斯巴达人是故意不来参战[11],这确实是冤枉了他们。

  总地来看,波斯军几乎没有犯什么错误,包括他们在马拉松登陆的考虑,都是很有见地的。波斯人之所以失败,只是因为雅典人比他们表现得更出色。雅典人依靠他们的智慧、勇气和决心,弥补了兵力上的劣势,完成了这次“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马拉松附近的雅典阵亡将士墓  马拉松之役的成果是巨大的。据希罗多德说,雅典人杀死了对方6400多人,自己只损失了192人(六117)。这恐怕有些夸大,但考虑到直接和雅典军交战的不是波斯远征军的全部主力,而只是在上船过程中的后卫部队,所以也不算太离谱。另外,波斯人损失惨重肯定是事实。1884年,一位德国军官在马拉松游览的时候,就看见当地农民在地下挖出了大量尸骨。这些应该就是当时掩埋的战死的波斯人的遗骸——雅典和普拉提亚的阵亡者都有正式的坟墓。从这些波斯士兵被草草掩埋的情况看,当时的雅典人确实正急于回去守城。按现代人的想法,似乎不清理战场就回去也没有什么。但掩埋包括敌方人员在内的战死者是希腊人的习惯,暴尸荒野对希腊人来说是渎神的[12]。而波斯人因为信仰祆教的关系,反倒是主张不要马上掩埋死者的[13]
  比军事上的胜负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原来似乎战无不胜的波斯军一下子被似乎弱小的雅典人(包括普拉提亚人)击败了。据说大流士在伊奥尼亚起义前根本就不知道雅典这座城市的存在(五105)。现在这个小地方居然让庞大的波斯帝国颜面尽失,这就为日后双方更大规模的战争埋下了伏笔。而在民主制度下生活的雅典人,用这场战役证明了:通过智慧、勇气和爱国心,一个自由的人民,照样可以战胜绝对权威管理下的战争机器。雅典正是从马拉松战役起步,开始了日后的无比辉煌。
  我在这里对马拉松战役的分析,就我的观察,国内尚没有人作这样的理解。比如上面的链接里,就只强调了雅典人在马拉松的战斗,对于波斯人为什么要在马拉松登陆、波斯人转换战场的企图就只字未提。我的理解正确与否,只有让读者您来判断了。
──────────
[1] 《荷马史诗》中希腊联军进攻特洛伊时,希腊方面只有少量的车兵,没有骑兵。而且史诗不能算完全的史实。
[2] 伊卡里亚岛附近的海面被称为“伊卡罗斯海∕Ικάριος”。希腊神话中著名的工匠戴达罗斯曾被监禁在克里特岛,他把鸟的羽毛用蜡粘在自己和儿子伊卡罗斯的身上,飞出了克里特。后来伊卡罗斯因为飞得太高,离太阳太近,蜡融化之后跌入海中身死。他坠落的海域便因此得名伊卡罗斯海。
[3]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卷1章,中译本14页。
[4] 可以参考第五卷第6项札记。
[5] 可以参考第一卷第21项札记、《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二卷2章,117页。
[6] 可以参考第七卷第14项札记。
[7] 可以参考《历史》七206和《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五卷5章,395页。
[8] 传统的推算把马拉松战役发生的时间放在490 BC的9月,现代更仔细的推算把它放在了8月,可以参考这里
[9] 可以参考第五卷第6项札记。
[10] 《苏达辞书》“Χωρίς ίππϊς”条。
[11] 比如这里
[12] 可以参考索福克勒斯的名著《安提戈涅》。
[13] 可以参考第一卷第19项札记。


8.长跑者
  现代人对于马拉松战役的第一印象当然是马拉松长跑。关于马拉松长跑的来历,中华体育总会网站上的这个介绍可能是最权威的了:一位传令兵跑步将雅典陆军在马拉松胜利的消息带回雅典,他向广场上等待消息的民众只说了一句:“我们胜利了”,就精疲力竭而死了。民间流行最广的也是这个传说。
  但很可惜,这个传说和史料对不上号。按中华体育总会的介绍,这位传令兵叫菲迪皮德斯(Phidippides),这个名字在希罗多德的《历史》中确实出现过,这人也确实是一位传令兵,但他没有从马拉松跑回雅典去宣告胜利。其实他在我们上面对马拉松战役的介绍中出现过。他就是那位从雅典出发去斯巴达请援兵,然后又把斯巴达人月圆之前不能出兵的消息带回给在马拉松等待消息的雅典将领们的那位使者(六105、六106)。希罗多德是知道并熟悉此人的事迹的(六106甚至引用了他对斯巴达人的讲话),但他却从来没有记载说战后有一位传令兵跑回雅典去宣告胜利。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现在流行的马拉松长跑起源传说不是历史的真实。
  应该说,历史中的这位长跑者在现实中的成就,比他在传说中的业绩还要伟大。斯巴达的重装步兵用3天走完250公里的路程,已经让希罗多德很惊讶了。而菲迪皮德斯用1天就从雅典跑到了斯巴达,这更值得希罗多德和我们后代人赞叹。
  后人为了弥合传说和历史的不同,就说同样是这个菲迪皮德斯,从斯巴达把暂时没有援兵的消息带回给在马拉松的雅典军之后,参加了马拉松战役,并在战后把胜利的消息带回城里,然后力竭而死[1]。不过这有一个问题:既然菲迪皮德斯能用3天的时间、在雅典和斯巴达之间跑一个来回(路程不下500公里),那么他的耐力应该是非常强的。怎么会在跑完40多公里之后就“力竭而死”呢?而且雅典军在得知斯巴达人不能马上来增援的消息之后,仍然僵持了至少1周才和波斯人交战,菲迪皮德斯的体力有充分的时间恢复。即使是刚参加完战斗就往雅典跑,他也不至于被42.195公里的距离累死。
  现在我们能找到的、最早讲到有一位战士将马拉松胜利的消息带回雅典的记载,见于普鲁塔克的《道德论丛•论雅典的盛名是得自他们的武功还是文化》一文。那里面确实讲到了一位士兵跑回城里,在说完了“我们胜利了”之后就死去了。不过这位士兵的名字,普鲁塔克说可能是叫特西普斯(Thersippus),也可能叫优克勒斯(Eucles)。而他累死的主要原因不是路程的遥远,而是因为他是“全副武装并带着伤跑的”。从我们前面提到的重装步兵的行军习惯来看,这几乎不可能。另外,如果真地需要一个人去报信,当时的希腊人陆军中还有很多担负侦查、送信、扎营等辅助任务的轻装步兵(使者菲迪皮德斯可能就是一位轻装步兵),他们完全不必派一名受了伤的重装步兵去完成这个任务。即使他们确实派了这样一名重装步兵,他本人也蛮可以在路上把甲胄脱掉,没有理由一路“全副武装”地跑下去。普鲁塔克生活在1世纪,他的这个传说引自一位公元前4世纪的学者——本都的赫拉克利德[2](Heraclides of Pontus,387-312 BC)。赫拉克利德生活的年代离马拉松战役已经150多年了。而希罗多德比他早100年,所以我们不能太相信普鲁塔克记录的这个传说。
  不过就当时的形势来说,雅典陆军倒确实需要一个信使迅速回城报信。因为波斯人正在绕行苏尼姆岬,他们自己正在赶回城里的路上。他们需要让城里的人做好战斗准备。这样即使他们赶到之前波斯人已经到了城外的海面,城里的人也可以先抵挡一阵子。所以如果真有一位士兵跑回雅典报信,他要说的话应该是:“我们胜利了。波斯人正在朝这里航行。你们要准备战斗。”
  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不能肯定地说这样一位英雄的长跑者一定存在或者一定不存在,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另外,这种职业的长跑信使在当时的希腊并不罕见。比如普鲁塔克在《平行列传•阿里斯提德传》20节也提到了一位使者,在希波战争的另一著名战役普拉提亚之战结束后,用1天的时间从普拉提亚跑到了德尔菲传递喜讯。这段距离也超过了100公里。这些信使都是训练有素的长跑专家,其耐力丝毫不亚于现代的长跑运动员。至于希腊人为什么要用跑步的人而不用骑马的信使来传递消息,是因为希腊多山的地形,有很多险峻、陡峭的捷径和小道,骑马很难翻越,徒步的人反而可以更快地通过。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菲迪皮德斯,这位传说中的马拉松信使,他的名字有时也被写作“菲利皮德斯”(Philippides)[3]。这就更是以讹传讹的结果了。
  不管这位信使的存在有多么不确定,我们现代人通过长跑的方式来纪念他,其实就是纪念反抗侵略、保卫自由的一种爱国主义精神。而这种精神,正是马拉松战役的实质。这一点是绝对确定无疑的。当然,现在有人也在重复真正的、有据可查的菲迪皮德斯长跑路线,来纪念这位历史上的传奇使者和这场伟大的战役。1982年10月8号,5位热爱希腊文化的勇敢的英国人开始了从雅典跑到斯巴达的超远距离长跑。他们之中最快的用了不到36个小时完成了这次壮举。然后从1983年开始,每年9月都有一些世界各地的勇于挑战自我极限的长跑者,来希腊进行这种25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赛跑活动。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叫“斯巴达松∕Spartathlon”[4]
──────────
[1] 比如前面已经提到的这里
[2] 这位赫拉克利德是柏拉图的著名学生,曾经参加学园第三任领袖的竞选。有人认为可能是他最先提出了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也有人反驳这种说法。可以参考这里
[3] 比如这里
[4] “斯巴达松”的简介见这里


9.米泰亚德其人
  现在简要介绍一下马拉松战役的英雄、带领雅典取得胜利的主要功臣:米泰亚德(Miltiades)。关于他的身世,见于六34至六41,以及六103。现归纳如下:
  米泰亚德的家族,据希罗多德说是“拥有驷车”的家族。驷车即四匹马拉的战车,这在当时是非常富裕家庭才能拥有的。而且这个家族的始祖可以追溯到神话中的大英雄埃阿斯(Ajax,又译为“阿贾克斯”,特洛伊战争中阿基琉斯的战友,六35)。所以米泰亚德的家族即使不是原来的“好父亲”小集团的一员,也肯定是一个贵族家庭。这就决定了他们一族后来的政治立场。
  米泰亚德的伯父也叫米泰亚德,他们一家的事迹得从这位老米泰亚德讲起。老米泰亚德生活的时代,正是庇西特拉图在雅典当僭主的时候。自己是出身贵族的老米泰亚德,因为不愿意生活在别人的统治之下,于是号召起一些人到赫勒斯滂北岸的切尔松内索(即今天的加里波利半岛)去殖民,并在那里自立为僭主(六36)。这种“宁为鸡首,不为凤尾”的性格,很容易让人想起罗马的凯撒。由于老米泰亚德曾经靠家传的驷车赢得过奥林匹亚赛会驷车赛的冠军,这种荣誉在当时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所以老米泰亚德离开雅典,庇西特拉图对此恐怕是很高兴的,至少城邦里一个可能威胁到他的统治的人走了。
  老米泰亚德所占据的切尔松内索,在赫勒斯滂海峡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理位置,控制着来往黑海与爱琴海之间的交通。老米泰亚德也以此为根据地,开始扩张自己的势力。希罗多德给我们讲了他和赫勒斯滂南岸的兰萨库斯作战的情况(六37),这明显是他想垄断赫勒斯滂的一种尝试。老米泰亚德还和当时统治吕底亚的克洛伊索王交情深厚。当他在兰萨库斯遇到危险的时候,克洛伊索王解救了他(六37)。可以说老米泰亚德和后来萨摩斯的波吕克拉底都算得上当时东爱琴海的实力派人物。
  老米泰亚德死后,由于没有儿子,于是老米泰亚德同母异父的兄弟客蒙的儿子斯特萨戈拉(Stesagoras)即位为切尔松内索的僭主(六38)。不过斯特萨戈拉不久也死了,这次来即位的就是客蒙的另一个儿子——我们的这位米泰亚德了(六39)。
  这位米泰亚德的父亲是客蒙。客蒙没有随兄弟老米泰亚德去殖民,而是继续生活在雅典。不过由于他那位兄弟影响力实在太大,庇西特拉图还是把客蒙赶出了雅典。客蒙后来用同一组赛马,连续三次获得奥林匹亚赛会驷车赛的冠军,这种成绩据希罗多德说历史上只有另一个人创造过。所以客蒙的影响力便超过了老米泰亚德。不过他把其中一次胜利的荣誉让给了庇西特拉图,于是和僭主达成了和解,回到了雅典(六103)。据说客蒙由于心地太善良,别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傻瓜”[1]。他的心地善良果然给他招来了噩运。雅典僭主庇西特拉图死后,僭主的儿子希庇亚斯掌权。由于城里有这样一个虽然自己没有野心但别人未必不会借他的名声来捣乱的名人,担心权力不稳固的希庇亚斯他们便暗杀了客蒙(六103)。对于客蒙的儿子米泰亚德,希庇亚斯倒不准备斩草除根。在出土的雅典“名年执政官”年表中,我们发现希庇亚斯执政的头几年里,名年执政官分别是希庇亚斯、克莱斯提尼、米泰亚德[2]。这时的名年执政官的选举,如前所说是一种荣誉称号,所以新掌权的僭主便用这种方式笼络住城邦内几大家族的势力,让他们支持自己。米泰亚德这时虽然不一定知道父亲是被谁暗杀的,但一定不愿意在雅典呆得太久,以免遭到和父亲一样的结局。所以哥哥斯特萨戈拉一死,他就到切尔松内索继任僭主去了(约523 BC)。希庇亚斯肯定和当年庇西特拉图送走老米泰亚德一样,高兴地看到他离去。
  正是在他担任切尔松内索僭主期间,他参加了大流士远征斯基泰人的战斗(见第四卷),而且担负了守卫伊斯特河上的桥的任务。大流士失败之后,斯基泰人曾经进攻切尔松内索,他被赶了出来,但后来又回去重掌政权(六40)。
  米泰亚德的贵族出身和他担任僭主的经历都表明他在政治上是寡头派,这和也是大家族的后裔、也被希庇亚斯笼络过的克莱斯提尼的民主派立场有显著的差异。不过当雅典爆发僭主被推翻的民主派革命之后,他还是很高兴父仇得报。大概就在这时他征服了列姆诺斯岛,并把岛的控制权交给雅典人(六136)。这是他向新政府示好的一种姿态。然而由于政见不同,他自己不准备回来。
  伊奥尼亚起义爆发之后,我们没有读到他参加起义的记载。但波斯人在起义的最后一场战役,即波斯海军占领赫勒斯滂和普罗滂提北岸的行动中,切尔松内索由于地理位置太关键,波斯人不能容许一个雅典人(即使他没有参与起义)占据它,于是将之攻占。米泰亚德只好逃回雅典。他的长子被波斯人俘虏了,大流士王给他的长子娶了一个波斯妻子(六41)。
  回到雅典之后,他因为曾经担任切尔松内索的僭主,被民主派告上法庭。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编出了“一根绳子和60个结”的故事[3],赢得了同胞的信任,从而被开释,并被选为“十将军”之一(六104)。从此之后他就成了坚决的反波斯派。鲍桑尼阿斯的《希腊游记》三卷12章7节告诉我们:当大流士王派使者来要求雅典献出“土和水”的时候,正是在米泰亚德的建议下,雅典人把使者投入了地坑中,说那里就有土和水,你想要多少就拿多少吧[4](参考七133)!
米泰亚德像  当波斯人的侵略打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米泰亚德不仅说服了“波勒马克”在马拉松坚守下去,还亲自率军战胜了波斯人。这是他为雅典做出的最大的贡献。即使他不赞成雅典的民主制度,但政治上的分歧没有成为他不爱国的借口。
米泰亚德本人使用过的头盔  马拉松战役之后,他率军去征服帕罗斯岛,因为帕罗斯人在帮助波斯人侵略上是最积极的(六133)。可惜他在一次攻城战中受伤,没有完成任务就被迫撤兵(六134、六135)。回城之后,民主派由于对他的寡头派立场抱有疑虑,于是开始对他进行攻击。他被指控欺骗了雅典人民。法庭虽然没有像民主派希望的那样判他死刑,但仍要求他付出50塔兰同的罚金。还没有来得及交付罚金,米泰亚德就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在监狱里了(六136)。
  为他付清了罚金的是他的儿子、取了祖父名字的小客蒙。这位客蒙将是雅典在公元前5世纪上半叶最出色的将领之一、希波战争后期希腊方面的主要领导者、而且是雅典寡头派的著名代表人物[5]
  另外,出面指控米泰亚德的人是“阿里弗隆(Ariphron)的儿子克桑提波斯(Xanthippus)[6],此人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伯力克利的父亲。后来伯力克利和小客蒙在政治上的针锋相对,从他们的父亲一代就开始了。
  最后,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希罗多德所说的米泰亚德攻打帕罗斯岛是出于个人的私仇(六133)。因为如果真有某个帕罗斯人对波斯驻吕底亚太守阿塔弗列涅说了米泰亚德的坏话,切尔松内索就不会直到伊奥尼亚起义的最后阶段才被波斯人占领。这个传言应该是民主派散布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米泰亚德在民众中的影响力。雅典民主派和寡头派的党争,一直伴随着希波战争的全过程,越到后来越激烈。米泰亚德的冤死就是一个内耗的典型例子。还好两派各有一些有远见的政治家,他们在一些紧要关头稳住了局面,团结起人民,坚决地抵抗了波斯的侵略。其中最知名的一位下一卷就要出场了。
──────────
[1] 《平行列传•客蒙传》4节。
[2] 雅典名年执政官的情况可以参考这里
[3] 可以参考第四卷第7项札记。
[4] 不过这件事有可能是虚构的,见第七卷第12项札记。
[5] 关于小客蒙,可以参考《平行列传•客蒙传》。
[6] 王以铸的中译本将此人误译为“克桑提波斯的儿子阿里弗隆”。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十八...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十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