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四.对《历史》第四卷的评论
  从19世纪中期开始,西方古典学界兴起了一股“疑古”的风潮,即认为古人,特别是古希腊人的记载大多是夸张的,不可靠的,因为他们没有现代历史学家所具有的“科学的”、“精密的”研究态度和方法。“疑古”风潮攻击的最猛烈的就是希罗多德。他的很多记载被认为是“夸张”、“轻信”的典型例子。而“疑古”派攻击的最多的是就是第四卷,因为第四卷是全书九卷中讨论地理问题最多的一卷,挑刺也最容易。


1.第四卷概述
  第四卷的主要内容是波斯王大流士对斯基泰人的远征,可以被分成3个logoi。L10:对斯基泰人的起源、居住地域和习俗的介绍;L11:大流士的远征;L12:波斯征服今天北非的利比亚。现分别简述如下:

  L10(四1至四82):斯基泰人是居住在今天乌克兰的一个著名的游牧民族,他们曾在第一卷中对西亚的美地亚王国的进攻、统治西亚28年、最后被美地亚王克亚克萨里赶走。希罗多德在本卷中对他们的介绍便以他们回到斯基泰地区为开始。随后他介绍了4个关于斯基泰人起源的传说(四5至四16),这4个传说的真实性参差不齐。接下来他介绍了斯基泰地区地理情况和居住在这里的各个民族(四17至四35)。然后,他喜欢“插话”的习惯再一次显现。从四36到四45,他用了10节的篇幅来讨论当时希腊人所知的世界三大洲——亚细亚、欧罗巴、利比亚[1]中,到底哪个洲面积最大的问题。回到主题上,从四47至四57,他重点介绍了斯基泰地区的几条大河。最后,从四58到四82,他转而介绍斯基泰人的风俗。其中他用了两个故事(四76至四77、四78至四80)来说明斯基泰人对外来风俗的排斥态度。

  L11(四83至四144):大流士现在准备征服斯基泰人。他选择的路线是从波斯出发向西北、经过卡帕多启亚(今天的土耳其东部)和吕底亚、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再向西北穿过色雷斯、渡过伊斯特河(今天的多瑙河)、最后转向东北方,开始对斯基泰人的进攻。由于大流士要渡过黑海,这给了希罗多德一个机会简述了黑海的大小(四85至四86)。然后是一段大流士在色雷斯境内作战情况的简述,这又给了希罗多德介绍色雷斯各民族风俗的机会(四89至96)。接下来,大流士渡过了伊斯特河之后,本来想把架在河上的桥拆掉,但他听从了一个伊奥尼亚人的建议,决定留下这桥作为退路,并让从伊奥尼亚来的希腊僭主们率领希腊军队守卫它。大流士还给了他们一根打了60个结的绳子,说过一天就解开一个结,等60个结都解开了,他们就可以回去,不必守桥了(四97至四98)。随之,在讲述斯基泰人召开会议讨论该怎么迎战的时候,希罗多德又介绍了一遍斯基泰的地理情况和民族分布(四99至四117),和L10中的介绍有些差异。由于会议上没有获得一致的意见,斯基泰人决定不和波斯人直接对抗,而是采用“焦土政策”,老弱妇孺躲进北方的山里去,能战斗的男人们将自己土地上的资源都毁掉,然后向东撤退,吸引大流士来追击。大流士追一步,他们就撤一步。由于他们是游牧民族,对本地的道路又很熟悉,所以波斯人总是追不上他们。最后波斯人竟一直追过了塔那伊斯河(今天的顿河)。大流士在此地建造堡垒群,准备搞长期封锁,结果斯基泰人掉头向西,又回到了斯基泰本土。大流士只有放弃筑堡,也掉头来追。这时,另一支在麦奥提斯湖(今天的亚速海)附近的斯基泰部队来到伊斯特河附近,劝留在这里守桥的希腊人把桥毁掉,但希腊人说60天还没有到,于是没有拆桥。在大流士方面,由于长途追击一点效果也没有,而斯基泰人的袭扰战术又很奏效,于是决定撤兵。一天夜里,大流士留下一部分最弱的部队在营寨里作为掩护,自己率领主力悄悄地撤退了。斯基泰人发觉之后,马上追击。可他们和撤退中的波斯人错过了,结果比大流士先到了伊斯特河边。他们第二次劝希腊人把桥毁掉。这时,60天已过,希腊僭主们之间发生了一场争论。雅典人米泰亚德(Miltiades)主张把桥毁掉,米利都人希斯提亚欧(Histiaeus)主张留住桥,最后大家听从了后者的观点。希腊人便假装拆桥,把桥北端拆了。斯基泰人于是回身去寻找波斯人的主力,结果他们再次和对方错过。大流士到达伊斯特河边之后,希腊人迅速把已经拆掉的桥北端重建起来,波斯人得以全身而退。大流士回到了波斯,并留下他十分器重的美伽巴佐斯担任新征服的色雷斯地区的太守。

  L12(四145至四205):讲述波斯征服利比亚的这一logoi对于讲述希波战争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正如专门介绍埃及的第二卷一样。但希罗多德仿佛特意要写这一logoi,为的是把他收集到的关于利比亚的资料能找个地方用上。在用大量传说和故事概述了希腊人在北非殖民的经过以及他们和波斯人发生争端的起因(四145至四167)之后,希罗多德本logoi真正要说的内容开始了。他用超过本logoi篇幅一半的32节(四168至四199)讲述了当时希腊人已知的北非各民族和他们的风俗,这是现存最早的关于非洲的风土人情的记载。最后,在四200至四205,他草草结束了波斯征服利比亚的故事。这一logoi应该说是《历史》全书中少有的写得漫不经心的地方。
──────────
[1] 这里的利比亚即指今天的非洲,“阿非利加”这个名称得名于罗马人。


2.印欧人问题
  要介绍斯基泰人,就得仔细介绍印欧人问题。
  印欧人问题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由一些语言学家首先提出,后来又陆续有历史学家、人类学家、考古学家等参与进来,共同推出的一种学说。18世纪末一些语言学家在研究三种最著名的古代语言——古希腊语、拉丁语、梵语时发现它们有着相当多的共同点,很可能是源于同一种现在已经绝迹的原始语言。后来的研究证明不光是上述三种语言,其它许多语言(包括已经无人使用的和现在仍在使用的,详见下面的表八)都可能是源于这种原始语言。学者们将之命名为“原始印欧语”(Proto-Indo-European),将由它演化出的各种语言命名为“印欧语系”(Indo-European Language Family)。
  可能有的网友不熟悉基本的语言分类,表七就是语言学界按语言之间的相似性,划分出的世界上几种主要的语系。世界上的语言有几千种,语系也有好几十种,但使用者比较多的语系主要是这7种。
表七

语系代表语言以之为母语者占世界人口比例
印欧(Indo-European)英语、法语、俄语、印地语、波斯语45%
汉藏(Sino-Tibetan)汉语、藏语、泰语、缅甸语22%
尼日尔-刚果(Niger-Congo)斯瓦希里语6%
亚非(Afro-Asiatic)/闪含(Hamito-Semitic)阿拉伯语、希伯来语6%
南岛(Austronesian)印度尼西亚语、马来西亚语5%
德拉维达(Dravidian)泰米尔语4%
阿尔泰(Altaic)土尔其语、蒙古语、哈萨克语3%

  另外,还有一些语言至今无法归入任何已知的语系,比如使用者也不少的朝鲜语,至今只能作为独立语种存在[1]
  各大语系中,被研究得最仔细也是成果最多的,是研究得最早的印欧语系。印欧语系是现在世界上使用得最广泛的语系。现今欧洲仍在使用的上百种语言中只有9种不属于印欧语系,联合国的6种工作语言(汉语、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中,有4种属于印欧语系。
  同一语系中,按照彼此相似程度的强弱,还可分为语族和语支。按某些元音的读音规则的不同,印欧语系中的各语言又可大致归纳在Satem类、Centum类两者之下。这种S-C分类是现在最主要的印欧语分类方法。表八列举了按这种方法分类的部分主要印欧语系语言。一些使用者不多的语言没有出现在这张表中。要知道,印欧语系所包含的全部语言大约有449种之多。
表八
语系S-C分类语族语支古代语言(除注*者之外已无人实际使用)现代语言
印欧语系非S-C类安纳托利亚语族(Anatolian) 赫梯语、吕底亚语 
Satem类印度-伊朗语族(Indo-Iranian)印度语支梵语*、吠陀梵语、巴利语梵语、印地语、乌尔都语、孟加拉语
伊朗语支东伊朗语支巴克妥利亚语、索格底安那语、花拉子模语、斯基泰语帕米尔语、奥塞梯语
西伊朗语支美地亚语、阿维斯陀语、古波斯语波斯语、库尔德语、塔吉克语
波罗的-斯拉夫语族(Balto-Slavic)波罗的语支古普鲁士语立陶宛语、拉脱维亚语
斯拉夫语支东斯拉夫语支古俄语俄语、白俄罗斯语、乌克兰语
南斯拉夫语支古教堂斯拉夫语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克罗底亚语、斯洛文尼亚语
西斯拉夫语支波拉比安语(Polabian)波兰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
巴尔干-亚美尼亚语族(Balko-Armenian) 弗里吉亚语、色雷斯语、伊利比亚语亚美尼亚语、阿尔巴尼亚语
Centum类希腊语族(Greek/Hellenic) 古希腊语希腊语
吐火罗语族(Tocharian) 吐火罗语 
意大利-罗曼语族(Italic-Romance)意大利语支拉丁语*拉丁语
罗曼语支古大众拉丁语(Popular Latin)、古法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
凯尔特语族(Celtic)布里索尼语支(Brythonic)古威尔士语威尔士语
戈依迪利语支(Goidelic)古爱尔兰语爱尔兰盖尔语(Irish Gaelic)、苏格兰盖尔语(Scottish Gaelic)
日耳曼语族(Germanic)东日耳曼语支哥特语 
北日耳曼语支(斯堪的纳维亚语支)古挪威语丹麦语、挪威语、瑞典语、冰岛语
西日耳曼语支高地德语古高地德语现代高地德语
低地德语古低地德语(萨克森语)荷兰语、德语、英语

  印欧语系中各语言究竟有多相似,和非印欧语言之间又有多不相似,可以参考表九(统一用拉丁字母拼写)[2]
表九
印欧语系英语monthmothernewnosethree
威尔士语mismamnewyddnostri
德语MonatMutterneuNasedrei
瑞典语mânadmodernynäsatre
法语moismèrenouveauneztrois
西班牙语mesmadrenuevonariztres
意大利语mesemadrenuovonottetre
俄语mesyatsmaťnovynostri
希腊语menmeterneosrhistreis
波斯语mahmadarnaubinise
梵语masmatarnavanastrayas
乌拉尔语系(Uralic)芬兰语kuukausiäitiuusinenäkolme
匈牙利语hónapanyaújorrhárom
阿尔泰语系土耳其语ayanneyeniburunüç

  印欧系各语言之间的相似性还有很多,表九中列举的仅仅是沧海一粟。
  不同的语言之间相互发生影响是很常见的。比如日语就从汉语中借了不少词汇汉语也从日语中借了一些词汇,比如“名词”、“哲学”、“干部”等,但没有人认为它们是同一类语言;藏语的符号是借自梵语的,但它们也不是同一类语言。另外,世界上所有的语言中,儿童口语中的“妈妈”、“爸爸”的读音都是很相似的,但这也不能作为所有语言全部是一类的证据,因为它们相异的部分更多。所以,研究语言的演变、研究各种语言最初的形态时,为了排除不同类语言之间相互的影响,一般都考虑一些基本词汇——如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名称(日、月、年、太阳、月亮、大地等)、人身体的部位名称(头、眼、手、脚等)、基本的人称(你、我、他、正式的父母亲称谓、兄弟姐妹的称谓等)、一千以下的数量词(原始人对于上千的数目一般是不知道的)等等,以及最基本的语法、读音规则。这些都是一种语言最原始、最基本、最不容易受外界影响的核心部分。如果有的语言在这些部分上彼此相似(如表九所示),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它们有共同的源头,是同一种语言演变而来的。

  既然语言学已证明了有一种“原始印欧语”的存在,那么是否也有一个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始民族存在呢?这么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那么今天这些说印欧语的民族是否就是他们的后代呢?这么想似乎很直接,其实大有疑问。因为民族和语言并不构成一一对应的关系。历史上有很多征服民族把自己的语言强加在被征服民族身上,让后者逐渐忘记原有语言的例子。比如今天的中美、南美,绝大部分是说印欧语系中罗曼语支的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但其民族成分却和西班牙、葡萄牙没有什么关系。当地原有的语言如印加语、玛雅语等,除了专门的学者之外已没人会说了。另外,介绍古埃及历史时,我们知道埃及人后来也忘记了自己的象形文字,埃及人现在使用的是阿拉伯语。语言和民族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
  但是,即使今天世界上说印欧语的各民族并不源于同一个原始民族,毕竟历史上存在过一个原始印欧语民族,他们是第一批说印欧语的,这是没有问题的。那么,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在哪里生活?这就是所谓“印欧人问题”。这个原始民族,在其身份被彻底明确之前,被叫做“印欧人”(Indo-Europeans)。对于他们的研究和讨论是国际语言学界、历史学界、考古学界近两百年来的热点之一。作为“终极寻根之旅”,对印欧人的探寻集中了太多后世西方人的思乡之情和爱国之情,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了。因为大家都想证明自己是印欧人的最直接继承者,自己生活的土地就是所谓的Urheimat(“印欧人故乡”的学术名称)。由于纳粹德国而为大众熟悉的所谓“雅利安人”,就曾经是印欧人的候选者,看看由它引发的疯狂就明白“印欧人问题”的份量了。直到今天,对Urheimat的探究仍然在激烈的竞争中进行着。从法国到哈萨克斯坦、从瑞典到亚美尼亚,候选者不下几十处。有学者甚至打趣说:我们现在不问“Urheimat是哪儿”,而是问“我们今天把Urheimat放在哪儿”。
  既然“印欧人问题”起至语言学,语言学家当然是首先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的。现在他们正尽可能从印欧语系各语言的比较中,还原出作为万流之源的“原始印欧语”的本来面目。对这个源头的研究可以为我们提供印欧人生活方面的一些细节。因为,如果一个词在印欧语系各语言中形式比较统一,那么它可能就来自印欧人,印欧人已经在用这个词了;如果一个词在各语言中形式极不统一,那么它可能是各个民族在后来的生活中分别去认识的,印欧人还不知道这个词。用这类方法,学者们已经可以作出如下的归纳:印欧人生活在一个四季分明的地方,他们知道雪,但不怎么知道雨;他们知道河流,但不知道海;他们生活的地方有森林;他们已经会种植谷物,但也靠打猎、捕鱼为生,他们知道狼、熊这样的野兽;他们已经会驯养家畜,对于牛、羊、猪、狗都很熟悉,可能已经会驯马了;他们刚刚发明轮子,因为说“轮子”这个意思的词本意是“旋转”,他们还没来得及发明一个专门的词来称呼它;他们会炼铜,也知道金和银,但不知道铁;他们是父系社会,已经出现了统治阶层;他们信仰的主要对象是“天神”;他们相信鬼的存在,但不清楚他们是否认为人有灵魂。最有趣的一点细节:他们的生活环境中有山毛榉树(beech)和鲑鱼(salmon),但没有狮子(lion)。因为前两个词几乎出现在所有印欧语系的语言中,即使后世这些民族的生活环境中已没有山毛榉树和鲑鱼,而说“狮子”的词是他们借自其它民族的[3]
  除了词汇外,对语言其它方面的研究也可以作为探求“印欧人问题”的一种手段。前面表二中,安纳托利亚语族是无法分到S-C类别中的,这意味着在印欧语系出现S类和C类的分别时,说安纳托利亚语族的民族已经离开Urheimat,所以没有受到这个分裂造成的影响。而S-C分类中,细心的人可能已经看出,说S类印欧语的民族都生活在东欧和亚洲,而说C类印欧语的民族都生活在西欧。看来语言发生分裂之后,这两大类民族后来的生活轨迹也分道扬镳了。唯一的例外是吐火罗语。它是C类,但说这种语言的民族生活在我们的新疆。上世纪初在新疆出土的吐火罗语抄本是现在研究它唯一的材料。这也是我们这个并不说印欧语的民族在国际印欧语研究界能占有一席之地的最主要的依靠[4]

  语言学家之后,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也跃跃欲试。他们一个从研究文献入手、一个从实地的考古发掘出发,寻找既符合语言学提出的条件,又可能是说印欧语的各民族,比如日耳曼人、印度-伊朗人(即“雅利安人”)、凯尔特人共同故乡的地方。总之,在各方面的通力协作下,遍布于欧亚大陆的众多候选者中,已经有一个地方在近50年中得到了大部分学者的承认。这就是美籍立陶宛裔女学者Marija Gimbutas,在一些前辈的理论基础上,于1956年提出的“Kurgan理论”:今天黑海、里海以北,乌克兰和俄罗斯南部的草原地带,就是Urheimat;在这里留下了Kurgan遗址(当地的一种坟墓)的民族,就是印欧人。从考古的结果上看,他们是游牧民族,也从事农耕,会养马,实行父权制,崇尚武力。
  在“Kurgan理论”看来,印欧人是善战的游牧民族;印欧语的传播是“一波一波”武力征服的结果。根据这一理论重建出的印欧语传播过程如下:
  6000-4000 BC,“原始印欧语”尚未分裂,后来各语族的祖先仍居住在上述的南俄草原上。4000 BC之后,“原始印欧语”开始出现分化。约3500 BC,安纳托利亚语族首先离开,向南进入亚洲。随后在Urheimat开始了S-C分裂。3000 BC左右,S语族和C语族分别开始向外扩张。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原始希腊人(即《荷马史诗》中所有希腊民族的统称“阿开亚人∕Achaeans”,他们是后来Ionians族的祖先)进入今天的希腊(约2250 BC),后来建立了迈锡尼文明(约1900 BC)并毁灭了先前的克里特文明(约1475 BC);赫梯人(最先离开的安纳托利亚语族中最主要的代表)进入今天土耳其东部的安纳托利亚高原(约2100 BC),后来建立赫梯王国(约1450 BC);凯尔特人横扫欧洲,从Urheimat出发,经多瑙河下游一直到达今天的法国(约2100 BC),后来进入今天的西班牙(约1400 BC),最后登陆不列颠(约650 BC);意大利-罗曼语族的祖先也经多瑙河下游进入今天的意大利(约2000 BC);印度-伊朗人(即“雅利安人”)离开Urheimat向东,从西北方进入中亚并开始分裂,印度-雅利安人进入印度河流域(约1700 BC),伊朗-雅利安人则停留在中亚;原始斯拉夫人开始独立出波罗的-斯拉夫语族(约1400 BC,也许更早),他们没有大规模迁移,而是定居在Urheimat附近,即今天的乌克兰;原始波罗的人从Urheimat向西北,进入今天的波罗的海区域(约1250 BC)。(“Kurgan理论”重建的印欧语传播过程可以参考右图。)“Kurgan理论”的印欧语系传播图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说印欧语的民族到达的地方原来已经有非印欧语的民族居住了。比如希腊的克里特人、印度的达罗毗荼人(即表一中的“德拉维达”)等等。简言之,印欧语传播的过程就是征服的过程。而印欧语系各民族对被征服的民族之所以占据军事上的优势,可能是因为他们会骑马。
  再往下的历史过程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了。从语言学的角度上看,这之后的欧亚两洲的很多历史事件,其实都是印欧语系各民族之间的“内战”。比如:
  同属希腊语族的多利斯族进入希腊半岛(约1200 BC),征服了阿开亚人(约1100 BC);拉丁人进入意大利(约1100 BC)并建立罗马(753 BC),他们在意大利扩张时的对手,比如萨宾人其实也是意大利语族,只是早来1000年;波斯人(西伊朗语支)灭掉美地亚(同属西伊朗语支)和吕底亚(安纳托利亚语族),建立波斯帝国(546 BC);希腊和波斯之间的希波战争(490-449 BC);高卢人(凯尔特语族)进攻意大利并几乎全部占领罗马城(400-387 BC),如果不是得到一只鹅的帮助罗马可能就灭亡了;马其顿人(巴尔干语族)制服希腊人,并建立起横跨三大洲的大帝国(330 BC);印度-雅利安人建立“孔雀王朝”,对抗马其顿人和希腊人(320 BC);罗马人征服希腊人(146 BC)、征服高卢人(50 BC)并最后建立帝国(30 BC);罗马人和日耳曼人之间的长期战争(39-236 AD);罗马人击败凯尔特人并占据不列颠(43-409 AD);东日耳曼族各部落由于受到匈奴人(阿尔泰语系,375 AD开始入侵欧洲)的压迫,离开黑海沿岸和多瑙河下游地区,在罗马帝国西北部边界上定居并建立国家——如勃艮第人(413 AD)、西哥特人(418 AD)、汪达尔人(429 AD)——他们原先都是罗马的附庸,后来都转而进攻罗马;昂格鲁-萨可森人(西日耳曼语支)登陆不列颠并击败刚刚摆脱罗马统治的凯尔特人(449 AD);西罗马帝国皇帝被东日耳曼族的雇佣军推翻,西罗马帝国灭亡(476 AD);西日耳曼族的法兰克人在高卢建立国家(486 AD),但他们很快忘记了自己的日耳曼语言,转而接受了征服地域的高卢人所说的意大利-罗曼语族的大众拉丁语,形成了古法语;北日耳曼语支的维京人入侵不列颠(8世纪末、9世纪初);法兰克人查理曼大帝建立法兰克王国(800 AD),后世西欧政治版图开始成形;维京人的后裔诺曼人横行法兰克王国(9世纪末),并两次围攻巴黎,最后定居在今天法国北部(911 AD);诺曼人渡海征服不列颠(1066 AD)。至此,以昂格鲁-萨可森人的西日耳曼语为基础,包含了先前的凯尔特语、拉丁语,以及后来的维京语、古法语等元素的英语正式成形,而所有这些元素都是印欧语系的[5]。英语可算是印欧语系中最复杂然而也是最典型的代表。

  之所以要在“印欧人问题”上写这么多,是因为现在已经肯定斯基泰人也是印欧人,属于东伊朗语支。而他们活动的地域——黑海北岸,又是“Kurgan理论”的核心地区。《历史》第四卷又是对斯基泰人、对黑海北岸地理、民族情况的最早记载。只要后人研究“印欧人问题”,总是绕不过《历史》第四卷。

  最后需要指出,1980年代之后,“Kurgan理论”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也出现了一些企图替代它的新理论。对于“Kurgan理论”的批评主要有:从考古学上看,欧洲各地的文明从新石器时代(7000 BC)到铜器时代(1500 BC)都是连续的,没有大规模武力入侵的迹象。也就是说:凯尔特人本来就散居在欧洲大地上,日耳曼人本来就散居在中欧的森林中,意大利-罗曼语族本来就在意大利等等。他们都不是从南俄草原过来的征服者。另外,语言学告诉我们印欧人已经开始农耕,而“Kurgan遗址”所代表的游牧民族的农业水平则一直比较低下。
“安纳托利亚理论”的印欧语系传播图  新的理论主要有二个。1.苏联学者Gamkrelidze和Ivanov、英国学者Colin Renfrew勋爵在1980年代分别提出的“安纳托利亚理论”:真正的Urheimat在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上;那里的原始农业文明才代表着印欧人。他们认为印欧语系的传播要比“Kurgan理论”早得多,可以上溯到7000 BC,而且传播不是靠武力征服,而是随着农业技术在各民族之间的推广而自然传播开的。也就是说,没有民族的迁徙,只有农业技术的传播,别的民族在接受农业技术时一道接受了印欧语言。这种理论也有人批评,因为欧洲各地的农业文明从考古学上看是自发形成的,不像是突然从某个民族那里学来的。而且创造欧洲、西亚几个最主要的农业文明的都是非印欧语系的民族。至于他们所说的Urheimat,即安纳托利亚高原,那里最早说印欧语的赫梯人在当地却是少数民族。(“安纳托利亚理论”重建的印欧语传播过程可以参考右图。)
  2.旧石器连续理论(Paleolithic Continuity Theory,PCT)。这是1990年代兴起的一种理论,认为自旧石器时代以来欧洲各地的文明就一直是连续发展的,没有大规模的武力入侵。现代基因方法也证明今天欧洲人的基因和旧石器时代欧洲人的基因有80%以上是相同的,这也说明没有大规模民族迁徙。印欧语系的分化因此要早于旧石器时代。也许在12-15万年前“第一个夏娃”刚刚“走出非洲”的时候人类已经有语言了,从那时起语言就开始了分化。关于这种最新的理论,现在仍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
  关于印欧人还有一些其它理论,比如认为Urheimat在中亚、在印度河流域、在高加索山区等等。这里就不详述了,想仔细研究者可以参考这里。不过在出现决定性的突破之前,我们还是暂时接受“Kurgan理论”。
──────────
[1] 关于世界语言的分类可以参考这里
[2] 此表是从这里转来的。
[3] 这方面的研究可以参考这里
[4] 关于吐火罗人怎么会出现在新疆、印欧人对于华夏文明产生过什么影响,国内已有不少学者提出见解,可以参考这里
[5] 这里提到的各历史事件可以参考这里


3.斯基泰人是从哪里来的?
  希罗多德在第四卷开始的时候介绍了4个有关斯基泰人起源的故事(四5至四16),其中前两个是纯粹的传说,这里不去讨论它们,关键是后两个。
  在四11到四12,希罗多德把第一卷中说得断断续续的那个故事彻底讲完整了。玛撒革特人进攻斯基泰人;斯基泰人为了躲避玛撒革特人的进攻,转而进攻辛美利亚人。辛美利亚人无法抵抗斯基泰人,于是从提拉斯河(今天的德涅斯特河,乌克兰和摩尔多瓦交界处)流域出发,经过麦奥提斯湖(今天的亚速海)和攸克星海(今天的黑海)之间的海峡,然后“沿着海岸”一直逃到了吕底亚。然后他们继续在吕底亚为寇,杀死第一代吕底亚王巨吉斯,直到被第四代吕底亚王阿利亚特赶走。
斯基泰人的来源——传说一  有一部分斯基泰人追击逃走的辛美利亚人,可是他们迷了路,结果误打误撞地来到了美地亚。迷路的原因是他们追击时是“沿着右手的高加索山”走的,也就是说他们追击时高加索山一直在他们的右手边,所以他们其实一直在沿着高加索山的北麓走,这样当然就来到了美地亚。后来他们在两河流域横行28年,直到被美地亚王克亚克萨里赶走。由于希罗多德没有接触过亚述方面的资料,他不知道斯基泰人在亚洲横行的28年,其实是作为亚述帝国的雇佣军度过的。亚述方面对这个事实是记载得很清楚的。关于这次“民族多米诺效应”,可以参考附图4a。由于玛撒革特人在进攻斯基泰人之前的居住地带不清楚,所以他们的进攻方向是用虚线表示的。
  因为斯基泰人赶走了辛美利亚人,所以原来属于辛美利亚人的地方现在居住着斯基泰人。这就是希罗多德自己最相信的斯基泰人的来源。当然,这个地方原来属于辛美利亚人的事实也没有被人完全遗忘。他们在逃走时经过的地方因他们而得名“辛美利亚”半岛(四12)。这个名称一直保留到今天,这里现在叫克里米亚(克里木)半岛。而克里米亚(克里木)∕Crimea,其实就是辛美利亚∕Cimmeria。
斯基泰人的来源——传说二  不过,在四13,希罗多德又引用了一个关于斯基泰人起源的传说。这个传说是一位叫阿里斯提亚(Aristeas)的诗人在他的长篇叙事诗《独眼人》中讲到的。阿里斯提亚故事和希罗多德故事的后半段,即斯基泰人进攻辛美利亚人的部分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前半段。阿里斯提亚说进攻斯基泰人的不是玛撒革特人,而是一个叫伊塞顿人(Issedones)的民族。伊塞顿人又是受到“独眼人”(Arimaspi,音译为“阿里玛斯披人”)的进攻才转而进攻斯基泰人的。这样一来,这次“民族多米诺效应”所涉及的民族就应该是:“独眼人”→伊塞顿人→斯基泰人→辛美利亚人。关于斯基泰人来源的这个版本可以参考附图4b。
  两个传说中哪个是真的?现在仍然不好下定论。玛撒革特人在《历史》第一卷讲居鲁士之死的时候已经提到了,后来亚历山大东征的时候也和他们交过手,他们的存在是没有疑问的。关于伊塞顿人的存在后来的学者如地理学家托勒密、老普林尼等人也都提到了,他们也是实际存在的民族。所以现在我们仍然不清楚斯基泰人到底是受了哪个民族的进攻才开始长距离迁徙的。
  关于“独眼人”和伊塞顿人,可以参考下面的札记。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十一...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