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三.对《历史》第三卷的评论


1.第三卷概述
  按前面的分法,第三卷可以分成3个logoi——L7:刚比西斯征服埃及,刚比西斯之死,波斯帝国的两次政变;L8:大流士的早期统治;L9:萨摩斯事件。但和别处不同的是,第三卷的3个logoi是互相绞缠在一起的。如果用A、B、C来表示L7、L8、L9的话,那么本卷的结构就是:ACABCBCB。这种不断地在不同主题间跳来跳去的讲述方式在《历史》的全部九卷书中非常特别,只此一见。和导言一提到的插话不同,这里的3个logoi都是主题,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被当作“插话”或者“脚注”。如果说第二卷是全书最有趣的一卷的话,第三卷就是全书结构最复杂的一卷。当然,这也许是迫不得已的,因为这3件事确实是互相联系在一起的。刚比西斯死后波斯帝国的政局动荡是大流士得以上台的直接原因,萨摩斯事件又正好横跨这个交替的时间段,而且此事件和波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这样说,如果把L9去掉,本卷的结构就是简单的AB(L7+L8)。正是因为L9前后三次穿插在L7、L8之间,才出现ACABCBCB的情况。下面将这3个logoi简述如下:

  L7(三1至三38、三61至三87):现在,波斯王是居鲁士的儿子刚比西斯。他想征服埃及。在阿拉伯人的帮助下,他率军穿越了横亘在西亚和北非之间的干旱少水的阿拉伯沙漠,途径一座叫卡杜提斯(Cadytis,即今天的加沙)的城市,侵入了埃及。当他的军队还在路上的时候,上一卷提到的埃及法老阿玛西斯逝世,即位的法老叫普善美尼托(Psammenitus)。双方在今天苏伊士运河的北出口处配鲁西昂交战,即位仅6个月的普善美尼托战败被俘。刚比西斯随之占领了埃及全境。随后刚比西斯计划了三个后续作战方向:对西北方的迦太基人、对西方的阿蒙人、对南方的埃塞俄比亚人。但是三个征服计划最后都失败了。三个计划中,希罗多德讲得比较详细的是他对埃塞俄比亚人的作战失败过程(三17至三25)。
  接下来,事情更加不妙了。照希罗多德的说法,刚比西斯疯了。他先是烧掉了前法老阿玛西斯的木乃伊——这在埃及人和波斯人看来都是渎神的。然后他杀死了一头埃及人崇拜的圣牛。后来又怀疑他的一个兄弟司美尔迪斯(Smerdis)想篡位,于是将其秘密处决。再后来他又想和自己的亲姐妹结婚。希罗多德说这种事波斯人以前闻所未闻。又因为这位姐妹(已是他的妻子)哀悼司美尔迪斯的死,于是将她也杀死了。到最后他开始残酷对待波斯贵族,引起了大家的恐慌。希罗多德认为这种疯狂是他杀死圣牛被神降罪的结果。
  这时,在波斯本地,有两位玛戈僧(即祭司)得知司美尔迪斯已死,而两位玛戈僧之一正好也叫司美尔迪斯,于是他们在波斯发动政变,谎称自己就是居鲁士的儿子司美尔迪斯,自立为波斯王。刚比西斯闻讯大怒,马上准备从埃及出兵去讨伐,结果在上马时因为刀鞘开裂,被他自己的刀刺伤。希罗多德很特意地点出他受伤的位置正是刚比西斯原先杀死圣牛时下刀的位置。最后刚比西斯因为伤口感染而死,死前他要求大臣们去平息叛乱。由于几乎没人知道真正的司美尔迪斯已死,而大臣们都认为刚比西斯已经疯了,所以没有人执行他的遗嘱。但不久之后,还是有人开始怀疑玛戈僧。真相进一步明朗之后,一个由7位波斯高级贵族组成的秘密小团体冒险冲入波斯王宫,刺杀了两位冒名顶替的玛戈僧。在一番“波斯未来采取什么政体”的争论之后,7人决定仍采取君主制,并约定了一个让天意来选择刚比西斯继任者的办法:大家一起出城,谁的马先叫就让谁当国王。7人中的大流士通过一点小花招让自己马最先叫,得以被立为波斯王。

  L8(三88至119、三126至三138、三150至三160):现在,大流士当上了波斯王。他把除波斯故地之外的帝国其余部分划分成20个所谓“太守领地”(satrapies),并对它们征税(波斯故地免税)。希罗多德用了9节的篇幅详细介绍了各领地的税额(三89至三97)。然后他不失时机地介绍起波斯帝国的“四至”。由于波斯帝国的西部边界已经到达了爱琴海东岸,是希腊人自己处于波斯帝国的西面,所以他主要介绍的是波斯帝国东部边界之外的印度人,以及波斯帝国南部边界之外的阿拉伯人。至于波斯帝国北部边界之外的情况,他则明白地承认自己不清楚(三98至三116)。
  接下来,大流士处死了一位名叫欧洛伊图斯(Oroetus)的行为不端的波斯贵族。此人的家财包括奴隶被充公。充公的奴隶中有一位叫德摩西迪斯(Democedes)的希腊医生。这位医生是克罗同[1]人,医术很高明,先后治好了大流士王的脚伤和大流士的王后阿托撒的皮肤病,成了宫中的显贵。可是他想回家,不想在波斯待下去,于是想出了一个逃跑的计划。德摩西迪斯通过阿托撒鼓动大流士进攻希腊,还说自己可以带一些波斯人装作旅游者先去希腊,以便暗地侦察希腊各地的山川险要。大流士出于对德摩西迪斯的信任同意了。结果德摩西迪斯一到南意大利的塔拉斯[2]就逃回了克罗同。随从的波斯人追到克罗同,要求把他交出来,但是被拒绝了,波斯人只好回去。他们是希罗多德认为第一批到希腊的波斯人。
  接下来(三150至三160)是大流士镇压巴比伦叛乱的过程。巴比伦的叛乱始于玛戈僧篡位和7人政变的时候。大流士率军围攻了巴比伦城20个月,但依然攻不下来。最后是一位叫佐皮洛斯(Zopyrus)的波斯贵族在自己身上用了“苦肉记”,就像《说岳》里的“王佐断臂”一样,他装成叛逃者进入巴比伦城并骗得了巴比伦人的信任,最后终于攻下了此城。

古希腊人的主要活动区域  L9(三39至三60、三120至三125、三139至三149):这里希罗多德回溯了萨摩斯僭主波吕克拉底(Polycrates)兴起的过程。本来他是和两个兄弟一起统治萨摩斯岛的,但他杀死了一个兄弟并将最小的弟弟叙罗松(Syloson)赶走,自立为萨摩斯僭主。他和埃及法老阿玛西斯交情很好。阿玛西斯看见波吕克拉底在一切事情上都很幸运,但他认为神是不会允许一个凡人永远这样幸运下去的,于是他劝波吕克拉底把自己最珍贵的一件宝物抛弃掉,以免遭神的嫉妒。波吕克拉底便把一枚自己最喜欢的戒指扔进海里。几天后一个打鱼人送给他一条鱼,波吕克拉底吃鱼的时候发现这枚戒指就在鱼肚子里[3]。阿玛西斯现在明白波吕克拉底的命运是不可改变的了,于是他和对方断交,以免日后得知朋友的恶运而痛心。
  后来刚比西斯进攻埃及的时候,向波吕克拉底请求支援,波吕克拉底给波斯王派去了40条战船,船上都是自己最不信任的萨摩斯公民,还对刚比西斯说这些人不用送回来了。但这40条船的人还是设法回到了萨摩斯并想武力夺回政权,结果没有成功。于是他们去请斯巴达人来对付波吕克拉底。同时,科林斯人也参加了斯巴达人对萨摩斯的远征。科林斯和萨摩斯交恶的过程给了希罗多德一个机会来讲科林斯僭主佩里安德[4]的故事(三49至三53)。
  但是斯巴达和科林斯的联军没能攻下萨摩斯城,于是只好退兵。那40船萨摩斯人也只有到处流亡,最后他们被厄基那人战败,成了奴隶。
  刚比西斯发疯的时候,波斯帝国驻吕底亚的太守,同时也是控制爱琴海东岸的波斯总督是一个叫欧洛伊图斯的波斯贵族。他设计把萨摩斯僭主波吕克拉底骗到了萨尔迪斯,将他杀死。对此人的死希罗多德是非常遗憾的(三125)。而这个欧洛伊图斯,也就是L8中那位由于行为不端被新即位的波斯王大流士处死的人,那个高明的医生德摩西迪斯原先就是他的奴隶。
  另外,被自己的哥哥波吕克拉底赶出萨摩斯的叙罗松,流落到了埃及。和当时还是平民的大流士有过一面之缘。大流士当上波斯王之后,叙罗松去找他,请他帮助自己恢复在萨摩斯的统治。大流士派自己的大将欧塔涅斯率军陪同叙罗松去萨摩斯。这时统治萨摩斯的是波吕克拉底的大臣迈安多里欧。一开始迈安多里欧准备抵抗波斯人,但是民众不信任他,于是他准备投降,把政权还给叙罗松。当萨摩斯人和波斯人在谈判政权交接的时候,迈安多里欧突然反悔,杀死了波斯谈判代表。于是欧塔涅斯纵兵洗劫了萨摩斯,把几乎已化为焦土的萨摩斯城还给了叙罗松。迈安多里欧逃往斯巴达,想请斯巴达人帮助他打回去,斯巴达人拒绝了他。
──────────
[1] 克罗同即今天意大利南部的克罗托内。
[2] 塔拉斯又名塔壬同,即今天意大利南部的塔兰托。
[3] “波吕克拉底的戒指”后来成为一则很著名的希腊神话,意即“宿命”。
[4] 佩里安德是“七贤”之一,可以参考第一卷第18项札记。


2.刚比西斯征服埃及
  刚比西斯为什么要征服埃及?希罗多德对此提出了4个解释(三1至三4),但都是出于个人原因。比如他说埃及法老阿玛西斯送了一个埃及医生给居鲁士。这个医生因为被迫背井离乡而对阿玛西斯怀恨在心,于是设计激怒刚比西斯(三1)——这有点像《史记》把汉朝和匈奴交恶的原因说成是被迫离乡的中行说的挑拨。再比如他说阿玛西斯给居鲁士送去了一个埃及女子。居鲁士对她的喜爱超过了对原来的妻子。于是为自己母亲感到不平的刚比西斯从小就决心要征服埃及(三3)。
  这些都不会真正的原因,埃及的富庶无论如何不可能让它自己免于被人垂涎。而且原来东地中海五大国同盟(吕底亚、美地亚、新巴比伦、埃及、斯巴达)的前三个已经被居鲁士解决掉了,刚比西斯自然要着手解决第四个。
  刚比西斯即位是在530 BC,他出兵埃及是在526∕525 BC。看来此役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
古希腊人所知的西亚和中亚  第一眼不容易看出攻取埃及的最大困难在哪里。横亘在西亚和埃及之间的阿拉伯沙漠确实是个障碍,但是既然阿拉伯人生活在这里,这里也就不是不可逾越的。关键是部队从西亚向埃及进军的时候,只可能沿着海岸线走。这时如果遭到来自海上的进攻的话,部队将无路可逃。所以能否有一支足够强大的海军,从海上策应、掩护陆军在海岸线上的进军是成败的关键。看来波斯人也是这样考虑的。希罗多德告诉我们,当时最强大的海上民族——腓尼基人是听命于刚比西斯并参加了对埃及的远征的(三19)。
  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或者和一个拥有强大海军的国家结盟,对于埃及的安全有多么重要,埃及人自己当然也清楚。所以阿玛西斯法老才那么努力结交希腊人,鼓励他们来埃及殖民。阿玛西斯征服塞浦路斯岛(二182)也是为了扩大自己的海军实力。另外,阿玛西斯之所以和萨摩斯的波吕克拉底结下友谊,就是因为当时的萨摩斯是希腊诸国中海军最强的。至于在L9中讲到的阿玛西斯因为对方太幸运而与之绝交的故事,肯定是个传说。事实可能恰好相反。从后来三44提到波吕克拉底为刚比西斯提供40条船来看,倒可能是波吕克拉底主动中断了和阿玛西斯的友谊,原因当然是波斯人给了他更多的钱。
  那么埃及人自己的海军呢?怎么不出战?L7中只讲了波斯人和埃及人的陆战,没有讲海战。原因就是埃及人自己的海军将领也被波斯人诱降了。希罗多德的书中没有提到此事,但大家还记得那位在波斯宫廷呆过7年的医生克特西亚写的糟糕的《波斯史》吗?那里面就提到了一位埃及叛变者,不过克特西亚把此人的名字写错了。此人的真实身份在象形文字被破译后得到了澄清。原因是他给自己立的一尊雕像在罗马帝国哈得良皇帝时代就被带到了意大利,现藏于梵蒂冈博物馆。雕像上的铭文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此人名叫乌贾霍雷森(Udjahor-Resnet,或作Wedjahor-Resne)。他原先是短命法老普善美尼托——埃及人称之为普善提克三世(Psamtik III,526-525 BC在位)——的海军统帅,后来投降了刚比西斯,还当上了刚比西斯的大臣和御医。刚比西斯死后他去了波斯。大流士即位数年后他回到了埃及。他的墓在1995年被发现,可以推断他大概死于515 BC。应该说乌贾霍雷森在他的时代是很受人尊敬的一个人,至少从他自己的铭文上看是如此。
  既然自己的海军都背叛了埃及,埃及被波斯征服就很自然了。埃及古代史就此进入由波斯人统治的第27王朝(525-404 BC)。


3.三次失败
  刚比西斯征服埃及之后想继续征服三个地方:迦太基、阿蒙、埃塞俄比亚。不过迦太基是腓尼基人在北非最有名的殖民地,刚比西斯既然依靠了腓尼基的海军,当腓尼基人不同意他征服迦太基的时候他也只有放弃这个念头。
  去征服阿蒙的5万波斯军队从底比斯出发向西,7天之后到达了一个绿洲,再往后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一般认为他们被沙漠中的风暴吞没了。
  刚比西斯向尼罗河上游的埃塞俄比亚(即努比亚)进军的过程值得多写几句。刚比西斯先派了一些探子,化装成给埃塞俄比亚王进献礼物的使者,去打探那里的情况。埃塞俄比亚王一下子就看出了他们的来意,并故意用两国风俗上的差异揄挪了一番使者们。希罗多德这一段介绍埃塞俄比亚风俗的文字(三17至三24)很是有趣。其中关于埃塞俄比亚人的长寿和他们用“透明的石头”(可能是水晶)安放死者遗体两点特别值得注意。
  刚比西斯震怒于埃塞俄比亚王的傲慢,于是马上进兵,结果走在半道上粮食吃完了,他只好退兵。不过这次远征也不算毫无收获。从后来希罗多德介绍的大流士王收税的情况看,埃塞俄比亚人虽然不是波斯帝国的臣民,却也需要进贡,数额不算很大。


4.“奸诈”的紫色
  刚比西斯在策划对埃塞俄比亚的进攻之前,曾经派了一些间谍,化装成使者,向埃塞俄比亚王进献礼物,结果却被埃塞俄比亚王看破并嘲笑了一番。整个故事见三20至三23。波斯王的礼物包括“一件紫色的袍子、一挂黄金项链、一副手镯、一个盛着香膏的雪花石膏匣和一瓮椰子酒”。
  所有这些礼物,对于埃塞俄比亚王来说都是第一次见到。而他对这些礼物的评价是:紫袍说明波斯人和波斯人的衣服是“奸诈的”,黄金项链和手镯只是枷锁——因为埃塞俄比亚盛产黄金,那里监狱里的犯人都带着黄金枷锁,青铜在那里反倒是最稀有的,香膏和紫袍一样奸诈,只有在酒这方面,“波斯人是胜过了埃塞俄比亚人的”。
  这里比较有趣的一点是为什么埃塞俄比亚王会认为紫袍代表了“奸诈”。这需要涉及到紫袍中的紫色是怎么来的。
  古代人并没有我们现代的化工产品,他们想把衣服染色,只能寻找自然界中的染料。在当时的西方,紫色的染料主要是从一种地中海的海螺里取得的。因为这种海螺里的软体动物能分泌一种液体,这种液体开始是深红色,凝固后就变成紫色,而且一旦接触了这种液体,就很难洗掉这种紫色。把这种液体加以提炼,就能得到紫色的染料,然后就可以用这种染料来染织物了。
  虽然古代作家时常提到这种海螺,但现代学者们对于它究竟对应于今天的哪种海洋生物仍然有争议。比较主流的意见是一种学名叫Murex brandaris的软体动物。古希腊人管这种动物叫porphura,这就是英文中“purple∕紫色”的词源。
  而之所以埃塞俄比亚王说紫袍是“奸诈的”,和当时的人们捕捉porphura的方法有关。据古罗马学者老普林尼的《自然史》九卷61节记载,捕捉这种海螺需要用一张用柳条编织的大网,网里放上一种海贝,这种海贝一到水里就张开贝壳,等待海螺上钩。一旦porphura来攻击海贝,海贝就闭起贝壳,海螺于是被夹住,成为人类的猎物。也许在直来直去的埃塞俄比亚人看来,这种守株待兔的策略,不怎么光明正大吧。
  由于能分泌紫色染料的porphura个子很小,据老普林尼说只有人的手指头那么大。而每一个海螺能提供的液体非常少,所以要大量提炼紫色染料,需要收集许多这种海螺。据说大概需要几千个海螺才能提炼出几克紫色染料。所以在当时,制备紫色染料需要长时间的、许多人的共同努力。其结果就是紫色染料的价格非常昂贵,有时甚至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珍贵。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用这种昂贵的紫色染料染成的衣服,水涨船高地也变成了珍稀商品。在当时地中海的几个文明中,能穿着紫色衣服,就代表着自己的财富和身份非一般人可及。古罗马的元老,其长袍(toga)边缘都有一条紫色的饰带,这就是他们身份的象征。其它等级的人,比如骑士,就无权穿着有紫色饰带的长袍。就这一点上说,刚比西斯送紫袍给埃塞俄比亚王,确实也是下了血本的,只是对方不领情罢了。直到今天,“紫色”在西方文化中仍然有“高贵”、“财富”等等含义。
  虽然从porphura中提取紫色染料的方法可能最早出现于古希腊的迈锡尼文明,但希腊-罗马时代的学者们一致认为,质量最好、价格最高的紫色染料,出自腓尼基人之手。这可能是因为腓尼基人居住的提尔城(Tyre,在今天的黎巴嫩)附近海岸,porphura的数量最多。腓尼基人也是依靠了在紫色染料贸易上无可动摇的领导地位,得以成为古代地中海最成功的商业文明。而这种代表了身份的紫色,后世人便称之为“提尔紫∕Tyrian Purple”。
几种紫色的对比  最后需要提一下:古代人用porphura提炼出的“提尔紫”,和我们现在通常意义上的紫色并不一样。“提尔紫”相比今天公认的紫色(即在制作网页时用颜色代码“color=purple”得到的颜色),要偏红一些。右图是“提尔紫”和几种常见的紫色的对比,以及其16位制颜色代码。要知道,颜色也是有其历史演变和文化传承的。


5.刚比西斯真地发疯了吗?
  从刚比西斯细心地谋划瓦解埃及的海上力量来看,他似乎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但他出兵埃塞俄比亚时却连最基本的后勤问题都没有考虑周全,看来希罗多德说他发了疯似乎也有点道理。但问题是,说他的性格中有鲁莽冲动的一面是可以的,而说到他发疯……
  希罗多德的L7是后人知道刚比西斯发疯的唯一凭据。其它的古代文献都没有提到这个。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位叛变的埃及海军将领乌贾霍雷森,他的铭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此事[1]。而最让人怀疑刚比西斯没有疯的证据,恰恰在希罗多德自己的叙述里。
  希罗多德不能算是个很虔诚的人,他身上朦胧出现的“理性”也要求他对宗教抱一种初步的批判精神。但更多的时候,他对宗教采取的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有一个观念他是很遵从的:不要冒犯别的民族的风俗和信仰。最著名的例子是他在三38说的一个故事——大流士当上了波斯王之后的某一天,他问几个希腊人:要给他们多少钱才能让他们吃掉其父母的尸体。几个希腊人都说无论给多少钱他们也不能这么做。随后大流士又叫来几个印度的卡拉提亚人(这些人的习惯是吃掉双亲尸体的),问他们是否愿意火葬他们的父母。卡拉提亚人也说无论给他们多少钱也不愿意。于是希罗多德得出结论;习惯是万物的主宰。所以他认为像刚比西斯那样不尊重其它民族的宗教习惯、烧掉阿玛西斯的木乃伊、杀死埃及人的圣牛,这种行为只可能是疯子才干得出来。所以后来写刚比西斯之死的时候,他就特意点出伤口的位置和圣牛伤口位置的一致。神是在用刚比西斯的疯狂惩罚他。
  正是这个“伤口位置的一致”让我们产生了怀疑。这太巧了,太像道德家们的说教故事了。
  更关键的问题:刚比西斯真地亵渎了埃及人的宗教了吗?那位投降波斯的乌贾霍雷森,在他的铭文中提到自己成为了刚比西斯的大臣后,给他介绍了很多埃及的风俗习惯和宗教知识,让刚比西斯很好地完成了很多祭祀活动。他还提到自己按埃及人的宗教给刚比西斯起了一个埃及名字——梅苏提拉(Mesuti-Ra)。这是“拉神(埃及人的太阳神)之子”的意思。这个名字已经在埃及象形文字中被发现了。我们知道,刚比西斯和居鲁士以及其他历代波斯王一样,是信祆教的。而祆教的善神阿胡拉•马兹达的代表物之一就是太阳。所以这个名字是符合波斯人、埃及人双方的信仰的。看来真正的刚比西斯并不是一个以冒犯别国宗教为乐的疯子。他和他父亲居鲁士一样,很注意维护新征服地区的原有宗教。
  另外,确实有一头圣牛在刚比西斯在位期间死于埃及。但这头圣牛的坟墓已经找到并被发掘。从发掘的情况看它在下葬过程中享受到了充分的仪式和尊敬,并不是如希罗多德所说是刚比西斯在疯狂中杀死并被埃及祭司们偷偷埋葬的(三29)。
  至于他杀死自己的兄弟司美尔迪斯的事,见下一项札记的讨论。这件事确实是真的,但不能证明他发了疯。对兄弟下黑手,英明神武如唐太宗李世民也是干过的,即使他当时连太子都不是。
  至于刚比西斯和自己的姐妹结婚的事。这种风俗对于波斯人,并不如希罗多德所说是异常、陌生的。西亚的其它古代民族,比如埃兰、赫梯都存在过这种风俗。埃及历史上也出现过很多次王室内部兄妹结婚的情况,比如著名的克里奥帕图拉七世和她的弟弟托勒密十三世。
  那么希罗多德为什么要把刚比西斯写成一个侮辱宗教的疯子呢?这不是他自己的错,错在埃及人那里。埃及被刚比西斯征服之后,成为波斯帝国的一部分,这段时期在古埃及历史上被称为第27王朝。希罗多德访问埃及的时间是第27王朝的晚期,这时的埃及人正酝酿着反抗波斯的大起义。舆论中自然充满了对波斯人的愤恨。所以希罗多德就听到了这样有着明显政治含义的故事。最终,在404 BC,埃及人的起义取得了成功,波斯人被赶走,埃及人建立起自己的第28王朝。343 BC,波斯人重新夺回了埃及的统治权,建立起第31王朝。
  另外,据一份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埃及纸草文书说,刚比西斯曾经颁布过一条法令,减免了埃及人民向埃及神庙的部分进贡。这样虽然让人民得益,却让祭司们对他大为不满。所以希罗多德访问埃及的时候,听祭司们讲到那么多刚比西斯不尊重埃及宗教的故事,也就不奇怪了。
  当然,没有理由认为刚比西斯在埃及的统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从一些在两河流域发掘出的当时波斯人的文书我们知道,刚比西斯把大批埃及人变成了奴隶,以至于每个回到家的士兵都带着自己的仆人或女奴。另外,据说当时在埃及学习的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也被作为一个奴隶带到了巴比伦。他就是在那里学习到了当时最先进的天文学知识,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学派。自然,这种对征服地区的劫掠还是不能说明刚比西斯发了疯。
──────────
[1] 乌贾霍雷森雕像铭文的英译文见这里


6.波斯帝国内乱与贝希斯顿铭文
  如果说L7的前半段中关于刚比西斯发疯的故事基本上全是虚构的话,那么L7的后半段,关于波斯帝国内乱、玛戈僧篡位、大流士等7人发动政变的故事,则几乎全是真实的。
  本来学者们对这一段叙述的可信度也是很怀疑的。因为抛开克特西亚的《波斯史》一笔糊涂帐不谈,《历史》是唯一可以依据的记载这段波斯历史的古代文献。在没有其它可靠文献进行比较的情况下,希罗多德本人的叙述又是这样的富有传奇性,充满了密谋和行刺,简直就像是小说,所以对L7后半段也采取一种怀疑态度似乎是最明智的。
  这种怀疑在19世纪贝希斯顿崖刻被发现后被彻底清除了。

贝希斯顿崖刻照片  贝希斯顿崖刻(The Behistun inscription)座落在今天伊朗西部扎格罗斯山脉中的一个叫比索顿(Bisutun)的小村子附近。这个村子位于从原美地亚王国的首都伊格巴塔那(今名哈马丹)到巴格达的大路上。“贝希斯顿”是这个村子的英文叫法。贝希斯顿崖刻的主要部分,包括大段的铭文和一系列巨大的雕像,全部刻在一面悬崖上,离地面约100米高,无人可以从下面攀爬上去。
  关于它的存在,历代都有学者偶尔提到,比如那位糊涂的克特西亚,以及罗马帝国时代的著名历史学家塔西陀等。但是它的含义则早已无人知晓,除了崖刻的位置太高,大家看不清之外,主要的原因是铭文中使用的文字已经被人们遗忘。阿拉伯人的传说中,它是萨珊王朝的一位国王雕凿的。1598年,一位英国外交官在去会见萨法维王朝的阿拔斯大帝时经过了这里,他以为这是耶稣和他的12位门徒的雕像。这种误解在西方人中很普遍。1808年,一位法国旅行者看见了它,仍然认为这是耶稣和12门徒的像。
  直到1835年,一位叫亨利•劳林森(Henry Rawlinson,1810-1895)的年轻英国军官才第一次尝试解开它的秘密。劳林森是个训练有素的登山家。凭着从山顶上垂下的绳子,他把自己放到了刻着铭文的崖面上。靠着无比的耐心和勇气,他一次一次、一点一点地将部分铭文制成拓片,并着手开始释读。从他日后的回忆看,这次探险绝对是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探险之一。更令他吃惊的是这些铭文是用当时的学术界仅知道几个词的古波斯文写的。1837年,他再次来到贝希斯顿,在一个当地男孩的帮助下,继续制作拓片。1838年,他正式宣布已经解决了贝希斯顿铭文和古波斯文问题。这年劳林森还不到30岁。
  贝希斯顿铭文的第一句话肯定给了劳林森和当时的古典学术界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惊讶:“朕,大流士,伟大之王,众王之王,波斯之王,万方之王,叙司塔斯配(Hystaspes)之子,阿善米斯(Arsames)之孙,阿卡门尼德(Achaemenid)王室之一员。”[1]
大流士王本人在贝希斯顿的雕像  贝希斯顿铭文原来是大流士王的一篇自传。在铭文的开头部分,他回顾了刚比西斯秘密杀死自己的兄弟,玛戈僧的冒名顶替,以及他和另外6位同谋者一起杀死玛戈僧的故事。我们几乎可以说这就是用第一人称概述了一遍希罗多德的L7后半段。现在看来,除了政变的主要经过之外,希罗多德的很多细节也是准确的,比如大流士父亲的名字,比如玛戈僧当政的时间是7个月(从522 BC的3月11日自立为王,到522 BC的9月29日被7人刺杀)等等。包括大流士在内的7个同谋者的名字,希罗多德只说错了1位。
  当然,希罗多德的L7不准确的地方也不少。比如按照贝希斯顿铭文,刚比西斯秘密杀死的那个兄弟叫巴尔迪亚(Bardiya),不叫司美尔迪斯。出现这种问题可能是因为传抄的错误。因为Bardiya的头两个字母用希腊文写是Βα,而Smerdis的头两个字母是Σμ,两者很相似。另外,大流士说刚比西斯杀死他是在去讨伐埃及之前,而不是如希罗多德所说是在埃及被征服之后。自然是大流士的说法更准确一些,对于威胁到自己的王位的人,当然是在出征之前就解决掉比较好,无后顾之忧么!
  按照贝希斯顿铭文,篡位的玛戈僧只有一位,他的名字叫高墨达(Gaumâta),而不是如希罗多德所说有两位,其中一位就叫司美尔迪斯(巴尔迪亚)。自然也是大流士的说法更准确一些。既然是冒名顶替,当然会说自己的名字是巴尔迪亚∕司美尔迪斯。本人的名字和被杀者的名字原来就一样,也太巧了吧?至于希罗多德怎么会多出来一个篡位的玛戈僧,从他为这个虚构的人物起的名字就可以知道答案。此人叫帕提泽铁斯(Patizeithes),而古波斯文“总督”叫patikhšayathya。可能篡位者高墨达当过总督。希罗多德又大概老是听波斯人把篡位者的名字和这个词一起说,于是便以为还有一个篡位者,并把这个词作为名字给了他。
  还有一点不同值得特别注意。希罗多德说刚比西斯是在疯狂中弄伤了自己,然后伤口感染而死的(三64至三66)。贝希斯顿铭文在谈到刚比西斯之死时则用了“他自己死去”(died his own death)这种奇怪而罕见的说法。对于这种说法的解释到今天也没有停止争论。一部分学者认为这就是刚比西斯“自然死亡”的意思。还有一部分学者认为这是他“自杀”的意思。考虑到刚比西斯死时年纪并不大,可能后一种解释比较正确。他死亡的具体时间,按贝希斯顿铭文的记载,是在522 BC的7月。
  另外,大流士的祖先希罗多德在七11介绍他儿子薛西斯的世系时提到了,但希罗多德没有提到(或者他不知道)大流士和刚比西斯是远房堂兄弟的关系[2]。大流士的曾祖父和刚比西斯的曾祖父是亲兄弟。所以大流士在贝希斯顿铭文中自称也是阿卡门尼德王室的一员是没有错的。

  贝希斯顿铭文的内容当然不止记录了大流士自己是怎么当上国王的,还记载了他即位第一年(522∕521 BC)中波斯帝国到处发生叛乱,以及他和他的将领们一起平定这些叛乱的情况。《历史》的L8中只提到了巴比伦的叛乱,这里大流士自己则说有8处之多。这些叛乱按时间顺序说来是:埃兰(三次)、巴比伦(两次)、美地亚、亚美尼亚、帕提亚、巴克妥利亚、波斯、阿拉乔西亚(Arachosia,今伊朗东部)。一年之中为何会发生这么多叛乱呢?可能的原因见后文。反正大流士将这些叛乱都平定了,一共抓到了8位叛乱首领。叛乱首领的雕像这8个人在贝希斯顿都有自己的雕像,都是在大流士面前反绑着手、弓着腰的形象。他们的衣着都是本民族的服装,这是后人研究当时亚洲民族的重要资料。另外,篡位者玛戈僧高墨达也有自己的像。和叛乱者们不同,高墨达的像是被大流士王的像踩在脚下的(见前面的大流士王雕像照片,现已不太好辨认)。“持弓者”和“持矛者”的雕像在大流士王身后,是他的6位同谋者中最得力的2位助手——音塔弗列涅和戈比亚斯的像。这两人一位是国王的“持弓者”(bow carrier,大概就是大元帅)、一位是国王的“持矛者”(lance carrier,大概就是禁卫军司令)。大流士本人在刚比西斯手下就担任过“持矛者”这个职位(三139),不过希罗多德误以为这个职位只是一般的“侍卫”。后来,在平定叛乱2年后,大流士又对斯基泰人作战(520∕519 BC),征服了一部分斯基泰人,于是在铭文中加刻了一段,在8个叛乱者的像后面也加刻了1个斯基泰俘虏的像。这样一来,大流士的像周围就有12个像了。这就是后来西方人以为这里雕刻的是耶稣和12门徒的原因。

  刺杀高墨达的7位密谋者的名字前面一直没有提,这里值得提一下。他们的名字在贝希斯顿铭文和《历史》L7中的异同,可以参考表五。要知道,他们都参与了大流士的平叛,而他们的后代大多在波斯帝国后来的历史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的特权见三84。
表五

铭文的写法 L7的写法 译名 简介
Utâna Otanes 欧塔涅斯 他是7位密谋者中最先发觉玛戈僧篡位的人(三68、三69)。他后来率军扫平萨摩斯并把政权还给叙罗松(三174)。他的儿子们参加了480 BC薛西斯对希腊的远征(七40、七82)。
Gaubaruva Gobryas 戈比亚斯 和居鲁士手下最先进入巴比伦的将领同名,但不是同一人。他是大流士最信任的将领,曾担任国王的“持矛者”。贝希斯顿雕像中有他的像。他的儿子玛多尼奥斯多次参加对希腊的战争,最后战死在普拉提亚(九63)。
Vindafarna Intaphrenes 音塔弗列涅 大流士手下最有权势的将领,曾担任国王的“持弓者”。贝希斯顿雕像中有他的像。后来大概他变得太骄横或者他的权力太大,大流士以他顶撞了自己为由,将他的家族族灭(三119)。
Vidarna Hydarnes 叙达涅斯 他同名的儿子,另一位叙达涅斯,在薛西斯480 BC入侵希腊时担任波斯军中最精锐的“不死队”的队长(七83)。
Bagabuxša Megabyzus 美伽比佐斯 他的儿子就是自愿用“苦肉计”去欺骗巴比伦人并最终攻下巴比伦城的佐皮洛斯(三153以下)。佐皮洛斯的儿子,另一位美伽比佐斯参加了薛西斯的远征(七82),而且是波斯帝国在公元前5世纪上半叶最出色的将领之一。
Dârayavauš Darius 大流士 波斯王
Ardumaniš
(阿杜曼尼斯)
Aspathines
(阿斯帕辛涅)
  这是7人中希罗多德唯一记错了名字的人。Aspathines其实是另一位波斯重臣Aspaçânâ的译名,但此人不是7人之一。可见阿杜曼尼斯家族很早就衰落了,或者是没有后代,所以不为人所知。后来的历史上也不见和这一家族有关的记载。


  贝希斯顿崖刻的重要性如果仅仅是证实并补充了希罗多德的《历史》的话,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大流士的铭文是用3种文字写的:古波斯文(这是最早的波斯文字,由大流士创制)、古埃兰文、阿卡德楔形文字。正是因为劳林森成功地把古波斯文的部分释读了出来,才让后人得以继续释读阿卡德楔形文字。楔形文字释读成功之后,两河流域大量的泥版文书才不再是天书。两河流域的古老文明,比如巴比伦、苏美尔等才得以重见天日。所以,后人将贝希斯顿铭文和罗塞塔石碑——商博良靠着研究它释读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并称为考古学最重要的两处发现,一点也不为过。不过很可惜这篇铭文,以及雕像,没有得到像罗塞塔石碑(今藏大英博物馆)那样好的保护。也许是因为崖刻太大了,所在的位置又是那么险峻,无法切割搬运。反正自发现以来它就在伊朗西部的山区中接受日晒雨淋。19世纪末,20世纪初,晚至1950年,还不断有人仿效劳林森,重新给它作了更仔细的拓片。但对它的保护一直是不够的。最令人扼腕的是,在二次大战中,驻守在此地的军队居然把崖壁上的雕像当作射击训练的靶子,造成的破坏可想而知。在大流士王的雕像的前上方,本来有一个祆教主神阿胡拉•马兹达坐在太阳翼轮上的雕像,此像的面部就被子弹完全毁掉了。今天,贝希斯顿崖刻仍然在露天中忍受自然的侵蚀。
  还有一点要注意,在今天比索顿村附近的悬崖上,不光有波斯帝国时期的雕刻,还有后来的安息王朝、萨珊帝国时期的雕刻。不过它们的重要性远不能和大流士的铭刻相比。

  至于为什么在大流士即位的第一年会发生那么多叛乱。按苏联学者们从马克思主义出发作的解释(也是大部分我国学者一贯的观点)来说:由于波斯帝国征服的区域本来就是不稳固的,各地群众对波斯人推行的奴隶制本来就不满,于是高墨达就趁刚比西斯一直滞留在埃及的机会爆发了起义。最明显的证据是希罗多德在三67提到篡位者减免了各地三年的兵役和赋税,各地的人民都很欢迎这一举措。所以这些学者认为大流士把高墨达的“起义”(不是“篡位”)镇压下去之后,各地人民当然要起来斗争。不过这不太能解释为什么连波斯本地也在造大流士的反,因为波斯本地一向是免税的。
  另一个解释则可能会颠覆以上我所说的一切,以及希罗多德和大流士所写的一切。那就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玛戈僧高墨达篡位;那位在刚比西斯远征埃及后自立为波斯王的巴尔迪亚∕司美尔迪斯,是真的居鲁士的儿子、刚比西斯的兄弟;根本就没有人暗杀他;他自立为王是合法的;大流士等7人刺杀他则是非法的,这7人才是真正的篡位者。因为他们是篡位者,人民才不断地发动反对他们的“叛乱”。够震惊的结论吧?当然,这种解释也有证据。比如为什么大流士比以前的居鲁士、刚比西斯更重视扶植祆教?就是为了借宗教的外衣给自己增加统治的合法性。还有,他为什么娶居鲁士的女儿、刚比西斯的姐妹(也是其妻子)阿托撒为妻?这也是为了增加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让人民把他也视为居鲁士家族的一员。至于他自称是阿卡门尼德王室的一员,则可能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最明显的证据当然就是这些不断的“叛乱”了。
  这种解释确实是很惊人的。但我们要看到,支持它的全部是所谓“环境证据∕circumstantial evidence”。也就是说,这些都只能说明大流士“可能”干过那些事,但无法确证他“肯定”干过那些事。他扶植祆教也许只是因为他虔诚。他娶阿托撒也许只是因为喜欢她。他的家谱怎么见得就是假的呢?另外,从贝希斯顿崖刻所在的位置来看,很明显,大流士刻它们不是给他的人民看的,而是给天上的神灵看的。他自己是那么重视祆教的一个人,而祆教将说谎视为最大的罪恶之一。很难相信大流士竟然敢对神说谎,否则此人的城府之深可谓历史上无人可及。总之,在有更具说服力的证据出现之前,这种解释只能停留在“假说”的基础上。
──────────
[1] 大流士的贝希斯顿铭文的英译文可以参考这里
[2] 波斯王室的血统关系见附录中的《世系表》。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九)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