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二.对《历史》第二卷的评论
  

1.第二卷概述
  第二卷主要讲的是埃及。可以分成3个logoi。L4:介绍埃及地理;L5:介绍埃及风俗;L6:介绍埃及历史。现分别简述如下:

  L4(二1至二34):居鲁士去世了,现在他的儿子刚比西斯即位为波斯王,他想征服埃及。希罗多德于是转入介绍埃及。在他看来埃及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在简单介绍了埃及人的历法(二4)之后,他把本logoi剩下的篇幅全部用来介绍埃及的地理情况。在这里他主要讨论了四点:埃及国土的大小(二5以下)、埃及的国土是尼罗河冲积形成的(二10以下)、尼罗河定期泛滥的原因(二19以下)、尼罗河的河源(二28以下)。

  L5(二35至二98):这一段几乎没有什么秩序可言。希罗多德似乎随意地描述了大量埃及风土人情,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细节。想全面地为这一logoi列出一个提纲是不可能的,我只是非常粗略地归纳成这样几个方面:埃及人的宗教(二37以下)、埃及的动物(二66以下)、埃及人的生活习惯(二77以下)。

  L6(二99至二182):希罗多德对埃及历史的介绍是一个事实、传说、误会混合在一起的大杂烩。他基本上按照时间顺序选择介绍了埃及漫长的历史中某些重要的统治者和他们的业绩。但是其准确性是非常值得怀疑的。当然,越接近他自己的时代,即越晚近的统治者,他的描述越接近历史真相。不过,如果我们不那么看重记载的真实性,那么他讲的故事都是非常动听的故事,有些甚至可以说引人入胜。实际上,我认为,介绍埃及的第二卷从整体上看是《历史》全书中最有趣的一卷。


2.最早的语言学实验?
  在二2,希罗多德提到埃及人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为了证明这一点,埃及国王普善美提科(Psammetichus,664-610 BC在位)做了一个实验。他把两个刚生下来的婴儿交给牧羊人,让他把孩子放到羊群中养大,而且下命令不许任何人和孩子说一句话。结果到了孩子们两岁的时候,牧羊人发现孩子们总是对他说“becos”。普善美提科于是开始调查这个“becos”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他得知弗里吉亚人的“面包”就是这个词。于是他便承认弗里吉亚人比埃及人还要古老了。
  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语言学实验。也有可能这件事是什么人假想、杜撰出来的,但这件事(即使它只是一个传说)本身就暗含着一些重要的意义。
  一些民族的创世神话中有某人发明了文字的传说,但所有民族的传说中都没有某人第一个开口说话的记载。因为对于古人来说,人会说话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似乎没有发明文字那么重要。另外,几乎所有民族的传说中都提到人是按照神的样子造出来的,而神当然是会说话的。这也说明古人确信人类自存在以来就会说话。换句话说,原始人记得自己有语言无文字的时代,却不记得连语言都没有的时代。看来语言的产生也可以被视作人类诞生的标志之一。当然,古人不知道进化论,他们认为人类自被创造以来就是会说话的。
  而普善美提科的这个“实验”,不管是他本人真地进行过,还是后人的杜撰,都基于这样一个假设:最原始的语言诞生之前,人和动物一样,都处于纯粹的自然状态。因此普善美提科才要求孩子们在羊群中长大,而不是在牧人家中长大;而且孩子们不能接触语言,当然也就不能接触人类的文化。这些都是在制造一个尽可能原始、自然的环境。这个假设有一个推论:只有纯自然状态下人类自发形成的语言,才是人类最早的语言;说这种语言的民族才是最古老的民族。这个“实验”表明当时已经有人开始认为最初的人类和动物一样,并不会说话;说话是人类后来逐渐地、自发地形成的习惯。最初的人类就像是婴儿。孩子的成长被视为重现了人类的发展。或者用今天的话来说:重现了人类的进化,特别是智力方面的进化。这已经没有丝毫“模仿神造人”的传说的影子了,这已经隐含着日后进化论的萌芽。
  对于语言学来说,这个“实验”的意义也是非同寻常的。今天对于最原始的人类语言的研究,往往着眼于边远地带的原始部落,实际上和这个“实验”没有本质的不同。因为那些原始部落的状态就被视为人类早期状态的重现,正如这个“实验”中的婴儿一样。
  最后,用语言的比较来研究各民族历史的方法,正是现代语言学、人类学、历史学等领域的重要研究手段之一。印欧人历史的研究就扎根于对其语言的研究上。而这种方法,可以说和普善美提科的这个“实验”是一脉相承的。
  不论这个“实验”看起来有多么幼稚,其结论看起来有多么草率,有人这么做、这么想本身就意味着人类对自身看法的进步。


3.关于尼罗河
  希罗多德认为埃及的国土,特别是尼罗河三角洲一带,是由尼罗河冲积而成的观点无疑是很准确的。我们几乎可以说他在二12的表现就像是今天一个训练有素的地质学家。

  关于他对尼罗河每年夏天的泛滥的解释(二19以下),需要稍微仔细地讲解一下。首先要指出一点:希腊人生活的环境是典型的地中海型气候,夏天炎热干燥,冬天潮湿多雨。中国人和印度人都很熟悉的每年夏天的降雨季节,他们是完全不知道的。长江、印度河、恒河每年夏天都涨水,我们和印度人都很习惯了,但希腊人熟悉的河流在夏天都是退水的。所以夏天涨水的尼罗河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奇怪、难以理解的。这就促使希罗多德去研究这个现象。
  在他之前,已经有一些古希腊学者对此进行了研究,希罗多德在二20至二22列举了前辈学者对尼罗河泛滥问题的三种解释。理论A:季风(每年夏天从地中海吹来的西北风)阻止了尼罗河的河水入海,所以河水就上涨了。理论B:据说有一条大河Oceanus环绕着大地[1],世界上所有河流的河水最后都流入它,而尼罗河的河水就来自这条Oceanus。这样说来,世界上的水是在不断循环的,也就意味着世界上水的总量是不变的。当希腊的河在夏天退水的时候,必然有一条河要在同时涨水,否则总量不能保持不变。既然尼罗河源自Oceanus,那么涨水的就是它。理论C:尼罗河的上游有雪,而雪在夏天被融化,所以河水就上涨了。
  希罗多德对这三种解释都进行了驳斥。对于理论A,他指出非洲还有很多河流在夏天并不涨水,季风怎么没有阻止它们的河水入海呢?对于理论B,他根本不认为有一条什么Oceanus环绕着大地。至于理论C,他说尼罗河发源的地方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哪里来的雪呢?
  看来希罗多德之所以要列举以上三种解释,只不过是想让它们“陪太子读书”。在大笔一挥解决掉这三种“荒唐无稽”的理论之后,他在二24至二26隆重推出了自己的理论:他认为太阳一直在吸收河流中的水份。而在冬天,太阳从尼罗河里吸收的水份要多于它从其它河流里吸收的水份,所以尼罗河在冬天的水流就比夏天要少,这样夏天的尼罗河在我们看来似乎就是在涨水了。
  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尼罗河夏天泛滥的原因是上游的季风降雨,和长江、印度河、恒河类似,和什么“太阳吸收水份”毫无关系。面对希罗多德洋洋得意的炫耀,我们当然只有苦笑。而在他振振有词的批驳声中,我们反而在“太子的伴读”里发现了少年英俊。关键就是理论C:尼罗河的源头有雪。热带不会有雪,希罗多德这个基于常识的判断一直没有人怀疑。直到1848年,才有一个叫雷布曼(Johann Rebmann,1820-1876)的德国人发现非洲大陆中部,就在靠近赤道的地方,有一座叫乞力马扎罗的终年积雪的山峰。当时的学者们都不相信他,都骂他是个骗子。事实上,气温随着海拔高度的升高将迅速地降低。所以只要山足够高,就算它在热带,也会有雪的。尼罗河的定期泛滥虽然和雪无关,但热带有雪却是一个神来之笔的猜想。希罗多德没有告诉我们理论C是谁的观点,否则此人的名字今天将和最天才的地理学家们并列在一起。
  最终,普鲁塔克的《论自然》为我们弥补了这个缺憾。在《论自然》四卷1节,普鲁塔克列举了一些学者对尼罗河夏天涨水的解释。从中我们知道:理论A出自著名的米利都派哲学家泰勒斯(Thales of Miletus,624?-546? BC,“七贤”之一,历史上第一位哲学家);理论B出自古希腊探险家优昔美尼(Euthymenes of Massalia,大约生活在公元前6世纪上半叶,大概是最早实地考察非洲的古希腊学者);理论C出自著名的自然哲学家阿那克萨哥拉(Anaxagoras of Clazomenae,500?-428 BC,曾经提出“万物种子”学说,还认为“太阳只不过是一块燃烧的石头”,他长期在雅典讲学,是著名政治家伯力克利的好友)。
  同样是在《论自然》四卷1节,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位真命天子。这就是古希腊最伟大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德谟克里特(Democritus of Abdera,460?-370? BC,“原子论”的创立者)。德谟克里特认为:夏天的太阳把北方的积雪融化,蒸发的水气形成了积雨云,而季风(西北风)把这些积雨云推到南方,这样就在非洲内陆下起大雨,最后导致尼罗河涨水。这简直和今天地理学家们的理论如出一辙,让人不得不惊叹他的天才。就这一点来说,德谟克里特的成就远远超过了阿那克萨哥拉。
  由于德谟克里特比希罗多德晚一辈,他成名时希罗多德已经逝世,所以希罗多德没有把德谟克里特的理论也拉来“陪太子读书”,否则我们今天读《历史》更要苦笑了。当然,我们也不能苛求希罗多德。他的理论虽然荒谬,但仍不失为从理性出发解释自然现象的一次尝试。纵然这次尝试不成功,但总要比把一切都归之于“神灵”、“上天的安排”要进步得多。走出宗教和迷信的樊篱之后,人类还需要崎岖前行很久,才能到达科学的世界。我们可以嘲笑希罗多德的结论,但不可以嘲笑他的初衷。

  尼罗河的源头在哪里?希罗多德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一番考察。他对尼罗河河源的描述(二28以下)也同样混杂着传说与猜想、事实与误解。这里就不详述了。通过他本人的叙述,我们可以确认他已经溯尼罗河而上到达了今天的苏丹,已经算是非常令人惊讶的探险了。要知道,尼罗河河源要到1862年才由英国人斯皮克(John Hanning Speke,1827-1864)发现。
──────────
[1] 因此,今天的Ocean∕海洋,就得名于这条Oceanus。


4.埃及的风土人情
  希罗多德对埃及的介绍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包罗万象的。事实上,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于19世纪初被破译之前,《历史》第二卷一直是后人研究古埃及的主要参考资料。但是,我的札记要研究的是《历史》这本书,不是古埃及文明。而对于《历史》这本书来说,第二卷几乎全是插话,所以这里我只是简单地提一下第二卷,特别是L5对埃及的描述中一些重要而有趣的地方。
  在二36,希罗多德提到埃及的文字分两种:圣体文字和俗体文字。这是对于象形文字分类的最早记载,而且已经由埃及学学者们证实了。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希罗多德本人并不懂象形文字。二125就提到他需要翻译给他讲解象形文字的意思。
  还是在二36,他最早记载了埃及人行割礼。后来在二104他还说“在巴勒斯坦的叙利亚人”——恐怕就是指犹太人——也从埃及人这里学到了这个习惯。今天还在行割礼的民族主要是犹太人和穆斯林。
  在二37,他说埃及人不吃蚕豆,祭司甚至连看一眼蚕豆都不能忍受,因为他们认为蚕豆不洁。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古希腊哲学中的毕达哥拉斯派,他们也是不吃蚕豆的。实际上,毕达哥拉斯派和埃及宗教的相似之处远不止这一点,比方他们的衣着、他们对生命轮回的看法等等,都很类似。还有传说讲毕达哥拉斯在埃及呆了很长时间[1]。总之,古埃及文明对古希腊文明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深远的。希罗多德对此深信不疑。
  在二50,希罗多德说他的研究证明:希腊人的神都是来自异邦人的。他还补充道:“我个人的意见则是,(希腊人的神)大部分是起源于埃及的”。当然,他的这种“研究”基本上是基于我在介绍祆教时提到的古希腊人对其它民族神话∕宗教的附会和误解。但也不排除有真知灼见的地方。比如在二54至二57,他对比了埃及底比斯城的祭司和希腊多多纳的祭司关于同一个神话的两种说法,得出了在我看来十分正确的结论。这个结论本身没有什么重大的历史意义,不必在这里详细介绍,想仔细研究者可以去看原书。但是,他在这里的做法,可以说直接启示了现代的神话学研究者们。
  (在这段对比埃及∕希腊神话的段落里,希罗多德提出了一个后代历史学家非常看重的论断。这个论断虽然和埃及无关,但值得在这里讲讲。就是二53中的这句话:“我认为,赫西奥德和荷马的时代比之我的时代不会早过400年”。一直到今天,这句话仍然是研究《荷马史诗》的学者们讨论史诗形成时间的基准。现在古典学术界普遍接受的结论:荷马此人如果真地存在过的话,生活在公元前8或7世纪,就是因为这句话。当然,希罗多德似乎不知道赫西奥德生活年代要晚一些。不过有传说讲赫西奥德曾经在歌唱比赛中战胜过荷马,也许他就是因为这个传说才把赫西奥德和荷马当作同时代人吧。)
  《历史》第二卷对于埃及动物的描写是很独特的。《历史》其它各卷都不像第二卷这样花大力气来描述动物。也许是因为埃及和希腊的环境差别太大,这里的动物对于希罗多德来说太奇怪了,所以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吧。
  二66中讲到了猫。希罗多德在这里用的语气好象希腊人并不熟悉猫一般。这是可能的,因为猫可能是在埃及最先被驯化,然后才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古希腊人的诗歌、神话、戏剧等文献中出现了很多动物,但没有猫。中国人传统的“五畜”中也没有猫。就我的阅读来说,先秦、两汉的文献中都没有提到猫。“猫”这个字在《尔雅》、《说文解字》中也没有出现过。而且猫不像其它家畜,有或雅或俗多种名称——比如犬∕狗、雉∕鸡、豕∕彘∕猪、特∕牯∕牛、驵∕马、羝∕羊等。这说明在中文形成的过程中,中国人还不认识猫。大致要到魏晋南北朝时中文里才出现“猫”字。可能猫是在这时从西方进入中国的吧?
  二68到二70讲到了鳄鱼。鳄鱼对于古希腊人来说是非常陌生、奇妙的动物。希罗多德在这里的描写也是非常的生动有趣。我们完全可以确信他亲眼看见过鳄鱼,并且看见过猎人捕鳄鱼的情景,所以才能写得这么传神。他特别提到有一种小鸟为鳄鱼清除嘴中的水蛭,鳄鱼也注意不伤害小鸟,鳄鱼和这种小鸟形成共生关系。这个细节无论如何是向壁虚构不出来的。还值得一提的是,“鳄鱼”这个字是从希腊文来的。伊奥尼亚人管壁虎叫κροκόδειλος(拉丁化拼法为krokodeilos,英文crocodile即源于此),后来就用这个字来称呼他们不认识,但是很像壁虎的鳄鱼了。
  不过他在二71写河马的时候就很不仔细了。他对河马的描写——比如蹄子像牛、尾巴像马——几乎可以说是可笑的。按希罗多德的文笔和观察力,这断乎不会是他的疏忽,可能是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真的河马。后来有人考证他对河马的描写是抄自米利都人赫卡泰乌(“记事散文家”的代表人物)的著作。而赫卡泰乌可能也没有亲眼见过河马。
  希罗多德对埃及动物的描述中还有一些传说的成分。比如对凤凰(Phoenix)的描写(二73),比如他说在底比斯附近有一种长两只角的小蛇(二74)、在埃及和阿拉伯交界的地方有一种长翅膀会飞的蛇、以及一种专门和这种蛇作战的黑色的鸟(二75、二76)。这些神奇的动物至今无法和任何真实动物挂上钩。
  《历史》第二卷L5对埃及风俗的描写中,最重要也是被后人研究、引用最多的是二86到二89这一段讲制作木乃伊的部分。一直到今天的历史、考古学者,对木乃伊制作过程的理解仍然不敢越这一段叙述雷池半步。不过,不管现代人对木乃伊抱有何等奇怪、神秘的看法,希罗多德只认为那是一种处理尸体的方式而已。
  二92讲到一种叫lotus的水生花卉,希罗多德认为它是一种百合。今天人们称它为“莲花”。看来这种植物希腊人当时也是不认识的。
  在二93中,他对一些生活在海里的鱼类,溯流而上到淡水河中产卵的现象做了非常仔细而正确的观察和判断。在这里他的表现就像一个今天受过严格训练的生物学家。
  二95中,他提到埃及人用我们今天的蚊帐来防蚊。由于希腊的气候不像埃及那么潮湿,对于蚊子这种生物希腊人也是不熟悉的。希罗多德甚至说它们可以咬穿亚麻布的衣服。这其实不太可能。也许这是他自己在埃及被蚊子咬得受不了之后的一种夸张。
  L5中奇怪而有趣的内容还有很多,出于篇幅的考虑我就只写到这里为止了。
──────────
[1] 可以参考汪子嵩等编著的《希腊哲学史》一卷2编。


5.埃及古代史简介
  对古埃及历史的研究,在埃及象形文字于1822年被英年早逝的法国天才学者商博良(Jean François Champollion,1790-1832)破译之前,《历史》卷二的L6一直是最重要的参考资料之一。当然,从古代以来,学者们对希罗多德的叙述就不是太放心,因为里面有很多内容就算一个对历史没有丝毫研究的人都看得出来是传说,是故事,不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但是,也有某些内容,经过后人的研究,我们发现他的叙述是准确的。
  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埃及漫长的古代史,为可能不熟悉这方面的网友作点铺垫。
  埃及的地理情况很特殊,在紧靠尼罗河两岸的地带,由于河水不断地泛滥、沉积,土地肥沃,适于人的居住。但离开河岸稍远的地方就是沙漠。埃及古文明遗迹大多散布在尼罗河岸边。最初的埃及文明约诞生于距今7000-8000年之前,主要以农业为主,人种和今天北非的人种差不多,也混有南方的黑人和近东的亚洲人的因素。
古埃及地图  约在3500 BC,埃及历史进入氏族公社解体、国家开始形成的阶段。这段时期考古学上叫“格尔塞∕Gerza”时期,历史学上称为“古风∕Archaic”时期。这时的埃及逐渐形成两个大的城邦联盟,分别位于上埃及——从尼罗河开始分岔的孟菲斯城(可以参考左图)到南方“第一瀑布”(今天的阿斯旺大坝所在地)的狭长地带;下埃及——从孟菲斯城向北一直到海边的尼罗河三角洲[1]
纳尔迈“调色板”,埃及早期历史文物中最著名的一件,绘有第1王朝的建立者纳尔迈击败下埃及的敌人,并向神献祭的场面  约3050 BC,上埃及的统治者纳尔迈(Narmer)首次统一了上、下埃及。后代埃及法老的众多头衔中便留下了一个“上、下埃及之王”的称号,即使后来上、下埃及在文化上已浑然一体。纳尔迈建立的统一的埃及国家被后世学者称为“第1王朝”。以后的王朝按次序编号,直到“第32王朝”,即著名的亚历山大帝国分裂后,由原亚历山大的部将托勒密(Ptolemy Soter)建立的“托勒密王朝”。30 BC,罗马统帅奥古斯都取消了托勒密王朝的独立,将埃及作为一个行省并入罗马帝国。埃及就此丧失了独立地位,受制于历代外来统治者——罗马人、拜占廷人、阿拉伯人、英国人等等。古埃及的文明和历史被埃及人忘却,连象形文字也没有人会读了。(从文化上说,这是最彻底的亡国灭种。)直到20世纪中叶埃及才重新获得独立。
  (现在也有学者认为埃及的统一并不是一件突然发生在纳尔迈身上的事,而是很多代人的努力在他身上最终结出了果实。有人主张在第1王朝之前存在一个“第0王朝”,这是埃及走向统一的过渡阶段。相应地,他们将“古风时期”称为“前王国时期”。)
吉萨附近的大金字塔群  第1、第2王朝被称为“早王国时期”(3100-2686 BC),第3至第6王朝被称为“古王国时期”(2686-2181 BC)。这两个时期埃及的首都是孟菲斯。这是古埃及的国家组织逐渐取代各地原有的原始公社,并逐渐建立起具有显著埃及特征的文明的阶段。象形文字、高度公式化的雕塑、各种神话、国家的管理系统等等,都在这两个时期初步定型。特别值得一提的:古王国时期中的第4王朝就是大金字塔的建筑时期。
  第6王朝晚期的君主培比二世(Pepi II)统治了94年,逝世时约100岁。他的年老体衰以及统治集团内部的腐化,还有剥削社会固有矛盾的大爆发,导致了国家的崩溃。第7至11王朝前半段被称为“第1中间期”(2181-2055 BC)。这一阶段,社会陷入了大动荡。200年不到的时间里,台上的统治者象走马灯一样频繁更替。埃及重新分裂为南、北两部,互相不断争战。人民不断起义。东北方原来在阿拉伯半岛上游牧的贝都因人(Bedonin,今天仍然是西亚、北非的著名游牧民族)曾一度入侵并占领了尼罗河三角洲。
  第11王朝中期的国王孟图霍特普二世(Mentuhotep II)重新统一了埃及,开始了“中王国时期”(包括第11王朝后半段和第12王朝,2055-1650 BC)。埃及的首都这时和以后很长时间都是底比斯,直到“托勒密王朝”时才迁至新建立的亚历山大城。文明重新恢复并进一步繁荣。王权更广泛地进入社会各部分。具有道德训诫意义的文学开始出现。在对外政策上,埃及进攻南部的努比亚(即今天的苏丹北部)并将国境推进到“第二瀑布”一带。
  好景不长,第12王朝在“第二次贫民奴隶大起义”(第一次发生在第1中间期)的冲击下崩溃,由此开始了“第2中间期”(1650-1550 BC,包括第13至17王朝)。国家再一次分裂,东方又来了一支入侵的民族——希克索人(Hyksos),他们占领了埃及全境并建立了第15、第16王朝(但它们是同时存在的,埃及仍未统一)。希克索人到底是什么民族至今仍有争论,这是埃及学现在的重点之一。
  第17王朝的末代国王卡摩斯(Kamose)最终赶走了希克索人,而紧跟而来的第18王朝则开启了 “新王国时期”(1550-1069 BC,包括第18、第19、第20王朝),这段埃及历史上最为辉煌一页也被称为“帝国时期”。埃及历史上很多著名的法老就诞生在这个阶段。比如第18王朝的图特摩斯一世(Tuthmosis I),曾经率军进入叙利亚,与我们在介绍两河流域古代史时提到的米坦尼王国作战,一度将埃及北部的边境推进至幼发拉底河。他还向南进攻努比亚,将南部边境推进到尼罗河“第三瀑布”。而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就是第19王朝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他向北再次进入叙利亚,和我们前面也提到的西亚强国赫梯作战,并留下了世界上第一份和平协议。新王国时期的埃及在疆域上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纳芙蒂蒂王后半身像,现藏柏林博物馆  文化上也是如此。埃及文明给一般人的印象是悠久但是比较呆板。不同年代的雕像、绘画、文字似乎永远都差不多,没有什么变化。其实新王国时期就不是这样,这时流行着一种类似欧洲文艺复兴的、注重写实、求新求变的风潮。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第18王朝的阿赫那顿(Akhenaten)法老的宗教改革。他想把埃及传统的多神教改变为单独崇拜太阳神阿顿的一神教。前面提到有人认为摩西是埃及王室的后代,其论据之一就是摩西对犹太教的改革很像阿赫那顿的改革。虽然阿赫那顿的改革最终失败了,但是这毕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一神教运动。另外,新王国时期的艺术一反原来埃及传统中强调所谓“永恒的形式”、对客观事物进行简化、抽象、然后定型为一套公式化模式的做法,而是大量地直接反映现实生活,强调表现具体的个人。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宗教改革者阿赫那顿法老的妻子、当时的埃及第一美人纳芙蒂蒂(Nefertiti)王后的半身像(见右)。这种写实的风格,在新王国以前和以后都没有出现过。
  今天,新王国时期最著名的法老是阿赫那顿的继承者图坦卡蒙(Tutankhamun)。他的陵墓、发掘陵墓的故事,以及与之相伴的种种传说,现在已经流传得太广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新王国时期后面的是所谓“第3中间期”(1070-715 BC,包括第21至第24王朝)。这又是社会大动荡的混乱时期,西北方的利比亚人一度入侵埃及,法老们几乎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业绩。第3中间期之后是“晚王国时期”(715-343 BC,包括第25至第30王朝)。南方的努比亚人,亚洲的波斯人等先后入侵。希罗多德写《历史》时埃及正处在第27王朝,这时的埃及是波斯帝国的一部分。最后一代埃及当地出身的法老是第30王朝的尼克坦尼波二世(Nectanebo II)。他之后的第31王朝(波斯人重新夺回了对埃及的控制)、第32王朝(由马其顿人托勒密建立)一般不再视为独立的埃及古代史,而是其它帝国历史的从属部分。著名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图拉七世从血统上看是马其顿人(也可以说是希腊人),不是埃及人,但她的自杀(30 BC)被普遍视为埃及古代史的终结,因为古埃及文明就此进入了漫漫长夜。
  对埃及古代史的具体研究可以参考周启迪的《古代埃及史》。
  最后有一点要说明一下,埃及、尼罗河这样的名称是希腊人的叫法,古埃及人自己并不这么叫。他们称呼自己居住的土地叫凯麦特(Kemet),意思是“黑土地”。他们管尼罗河叫哈皮(Hapi),就是“河”或者“大河”的意思。我们现在叫这里“埃及”(Egypt),是因为孟菲斯城有一个别名叫“普塔(埃及诸神之一)精灵之地”,念作Hatkaptah或Hikuptah。希腊人将它读作Aigyptos。再后来就出现了Egypt。
──────────
[1] 上、下埃及是以尼罗河上、下游来定名的,和今天地图中的“上”、“下”完全无关。


6.希罗多德笔下的埃及历史
  前面简单回顾了埃及的历史,下面我们大致看看希罗多德笔下的埃及历史是怎样的,距离真正的史实有多少差距。以他叙述的先后为序[1]
  在二99,希罗多德提到的第一位埃及国王叫米恩(Min),其它古希腊学者也有写作美尼斯(Menes)的。据说就是他建立了孟菲斯城并为此城修建了巨大的水利工程。现代学者大多将这位米恩∕美尼斯等同于埃及第1王朝的建立者纳尔迈(前面的“调色板”上的那位)。也有人认为他是纳尔迈的儿子,但这部分学者又说第1王朝的建立者不是纳尔迈,而是这位米恩∕美尼斯。总之,学者们不管认为这位米恩∕美尼斯是谁,都把此人作为第1王朝的建立者。这都是受了希罗多德的影响。其实考古发掘中从来没有发掘出和所谓“米恩∕美尼斯”有关的文物。希罗多德也没有说他统一了埃及。这人可能只是传说人物,实际并不存在。
  希罗多德说米恩之后,一直到他自己的时代,一共有330位国王。我数了一下,从第1王朝到希罗多德生活的第27王朝,所有统治者一共大约250位。明白了这个,我们对L6的历史真实性就不要抱太大的信心。下面展现出来的与其说是历史记载,倒不如说是民间故事集。
  希罗多德说米恩之后的330位国王中,只有一位女王(二100)。这是不对的。埃及人固然和众多古代民族一样是重男轻女的,但他们对皇室血统非常看重,当皇室没有男性继承人或者男性继承人年纪太小的时候,有时就由女性摄政王(通常是前法老的遗孀或者年幼法老的母亲)代理政务,直到合适的时候再把政权交还到男性法老手上。某些特殊情况下,也会出现女性法老(历史上一共出现过4次)。希罗多德这里提到的“唯一”的女王叫尼托克里斯(Nitocris),一般认为她就是第6王朝最后的法老Nitiqret,她是4位女法老中最早的一位。
  在二101,他提到一位修建了很多神庙的国王,叫莫伊里斯(Moeris)。这个名字和尼托克里斯一样,太希腊化了,不像是埃及人真正的名字。我还查不出这个莫伊里斯对应的是历史上的哪位法老,可能他只是一个传说人物。

  下面这一位很有趣。在二102至二110,希罗多德讲到一位叫塞索斯特里(Sesostris)的国王,并说他极为好战,曾经向北远征一直打到了欧洲的色雷斯,向南进攻了埃塞俄比亚(即努比亚)。从名字上看,埃及第12王朝倒确实前后有3位名字和塞索斯特里很相似的法老:塞诺斯瑞特(Senusret)一世至三世。而且第12王朝处于“中王国时期”的国力顶点。但他们三人都没有进行过如此浩大的远征。很可能民间传说把塞诺斯瑞特和后来“新王国时期”的几位好战的法老,比如图特摩斯一世、拉美西斯二世弄混了。不过就算是后面两位,他们向南的进军固然是没有错的,但向北却没有打到色雷斯那么远的地方哦!
  我想,塞索斯特里曾向北远征欧洲的说法很可能是希罗多德自己的研究结果。因为他提到塞索斯特里有一个习惯:他征服了一个民族之后都要在当地立一块碑。如果对方抵抗得很顽强,就在碑上铭文纪念之;如果对方很快就投降了,他就在铭文之外再加一个女性符号,以表达他对这个民族的蔑视。于是希罗多德可能根据这个传说,凭着他对象形文字图案的印象(他不懂内容,只有看图案了),在他旅行所及的各地寻找这种传说中的石碑。他说自己在叙利亚和伊奥尼亚发现过这些石碑,还照自己的理解把上面他认为是埃及文字的图案译为希腊文(二106)。可能希罗多德在远至色雷斯的地方都发现了这样一些有图案的碑,于是就断言塞索斯特里到达了色雷斯。
  在今天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附近,确实有3块埃及象形文字刻的记功石碑,很可能就是希罗多德所说的他在叙利亚见过的石碑。但这是拉美西斯二世立的,不是塞索斯特里∕塞诺斯瑞特的。
卡拉贝尔关口上的石刻  根本的问题是,他不懂埃及文字,他没有料到有些石碑上的图案根本不是埃及的象形文字,只是和象形文字很相似而已。比如在古代的伊奥尼亚一带,今天的土尔其西部的重镇伊兹密尔(Izmir)附近的卡拉贝尔(Karabel)关口,确实有一块刻着图案的石碑(见左),人像的姿势也非常符合他的描述。这很可能就是希罗多德所说他在伊奥尼亚见过,并翻译成希腊文的石刻。但这不是埃及的象形文字,是赫梯文的,这是赫梯帝国的石刻。
  王以铸在其中译本的脚注里,将塞索斯特里直接等同于拉美西斯二世,这是不正确的。

  塞索斯特里之后的埃及国王,希罗多德说叫费罗斯(Pheros)。其实这是“法老”(Pharaoh)的希腊文音译。这位费罗斯的故事是讲他如何得罪了神,得了眼病,后来他得到一位女孩的帮助,恢复了视力并娶了女孩当王后(二111)。不用说,这是民间故事。
  有趣的是,希罗多德似乎不知道埃及的统治者就叫法老,他一直用的是“埃及国王”这个说法。
  费罗斯之后的国王,据说叫普罗铁乌斯(Proteus)。这也不是埃及历史上真实的人物,而是荷马史诗《奥德修纪》中的神话人物。希罗多德于是花了9节(二112至二120)来讨论荷马史诗和埃及历史的关系。我们则不必在这个无中生有的问题上浪费时间了。
  在普罗铁乌斯之后,埃及的国王叫兰普西尼图(Rhampsinitus)。希罗多德在二121至二123讲的关于他的故事是《历史》全书中我认为最有趣的段落之一。那简直就是一篇早期探险小说的简写版。兰普西尼图非常有钱,他造了一间大仓库来放他的金银。谁知仓库的设计师偷偷留了一个暗门,并在临死时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于是设计师的儿子毫不犹豫地开始享用国王的财富。兰普西尼图发现财宝变少了,肯定是有贼,但他又不知道贼是如何进来的,于是设下了种种机关,结果每次贼都逃脱了,连国王用公主作诱饵都没有把贼抓住。最后兰普西尼图认为此人太聪明了,于是让贼娶了公主并成为了他的大臣。
  兰普西尼图可能是拉美西斯的讹音。“新王国时期”的第19、第20王朝时有很多法老都叫拉美西斯。上面这个古埃及民间文学的经典作品可能是后人对“新王国时期”快乐生活的浪漫回忆。

  接下来的三位法老分别叫凯奥普斯(Cheops)、凯弗伦(Chephren)和美凯里诺斯(Mycerinus)。希罗多德说就是他们建造了后来世界闻名的大金字塔群(二124至二135)。对照历史,我们知道大金字塔群是在第4王朝时建造的,这几位的名字和历史上的真名也很接近:Cheops→Khufu(胡夫);Chephren→Khafra(哈夫拉);Mycerinus→Menkaura(门考拉)。不过,按时间顺序应该在讲了米恩之后就讲他们,希罗多德把他们放在这里是太晚了。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一段叙述对于后来埃及学有多么重要。因为他在这里对金字塔的描述,可以说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是学术界这方面最权威的版本。历史第二卷被后人研究得最多的部分有两处,一处是前面L5讲木乃伊的地方,另一处就是L6的这里。
  首先我们知道希罗多德肯定是仔细研究过金字塔的。他说自己亲自作过测量,对其外形的描述也非常精确,而且提到了地下密室。不过后人最看重的是他记载的金字塔建造过程。比如他说最大的凯奥普斯∕胡夫金字塔,动用了10万人,花了30年时间。那10万人每3个月在全体埃及人中轮换一次。那30年中有10年是在修运石料的路。光是给工人做饭买调味品就花了1600塔伦特(41.6吨)白银。具体的建造方法是反复用杠杆把下面的石块一级一级往上面抬升。
  连续三个这样浩大的工程,埃及人民当然不堪忍受。希罗多德说埃及人甚至不愿提及建造金字塔的国王的名字。不过这倒不妨碍希罗多德知道他们的名字。
  但是,对于这一段描述的可信度在19世纪后渐渐降低了。除了“外星人”等我不准备讨论的说法之外,考古学,特别是近20年的考古发现为我们揭示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细节。比如当时参与劳动的工人可能没有那么多,工人的生活状况也没有后来人想象得那么可怕等等。更重要的是,今天人人皆知的狮身人面像,就在金字塔边上,希罗多德居然提都没有提。如果不是《历史》有逸文的话,大概是因为希罗多德觉得那不算什么奇观,于是就不介绍了。不过狮身人面像在历史上曾多次被积沙所掩埋,他也许没有看到吧。
  另外,在这一段中希罗多德从来没有说金字塔是奴隶们建造的,他反而强调了所有埃及人都参与其中,也就是说,参与者主要是平民百姓。这从考古发现上也得到了证实。
  3位建造金字塔的国王中,最后一位美凯里诺斯算得上是好国王,但是他的命运有点像《圣经》中的约伯——行善却没有善报。希罗多德提到的他女儿的悲剧很可能是民间传说。

  这3位之后,又是一位无法和历史对上号的:阿希启斯(Asychis),据说他也建造了一座小型的金字塔。
  接下来的两位也是传说和史实的混合物。阿希启斯之后是一位叫阿尼西斯(Anysis)的盲人国王。他被一位从埃塞俄比亚(即努比亚)来的萨巴库斯(Sabacus)推翻。后者当了50年埃及国王之后,因为做了一个不祥的梦,便把政权还给阿尼西斯,自己返回了埃塞俄比亚(二137至二140)。这个传说很明显讲的是“晚王国时期”第25王朝。这个王朝就是南方的努比亚人侵入埃及并建立起来的。法老是黑人。所谓萨巴库斯其实就是第25王朝的建立者莎巴卡(Shabaka)。第25王朝延续了60年(716-656 BC),不是这里说的50年;努比亚人是被赶走的,也不是自己退去的。那个得到∕失去∕重获政权的盲人法老阿尼西斯,则完全是虚构的人物。

  接下来的法老希罗多德说叫塞托斯(Sethos),他轻视军人,后来当亚述王萨那查里布(Sanacharibus)进攻埃及的时候,没有军队愿意为他出战。他只好去求神,结果神让一大群老鼠夜里去亚述军队的营帐里,把他们的弓箭全咬坏了。萨那查里布只好退军(二141)。这当然也是传说。塞托斯这个名字几乎可以肯定是塞提(Seti)的异音。但叫这个名字的两个法老都生活在埃及最强盛的第19王朝,塞提一世就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父亲。在他们的年代埃及不可能遭到亚述的进攻。这里的塞托斯肯定是搞错了。
  不过这里的亚述王萨那查里布倒确有其人,他其实是历史上的亚述王森那切里布(Sennacherib,705-681 BC在位),他是著名的萨尔贡二世的儿子。他想征服的其实并不是埃及,而是犹太人的最后一个独立政权——犹太国。《圣经•旧约》中《列王记下》18章、《历代志下》32章都讲到了当时的犹太王希西家(Hezekiah)抵抗森那切里布侵略的故事[2]。埃及当时还是努比亚人的第25王朝。而他们当然不希望自己东北方出现亚述这样一个强大的邻国,于是埃及人支持犹太人的抵抗。森那切里布发觉之后就直接来讨伐埃及,这才导致埃及和亚述交战,交战地点在今天苏伊士运河北边出口处,当时叫配鲁西昂(Pelusium)。和森那切里布时代相当的埃及法老,是第25王朝的色比库(Shebitku,702-690 BC在位)和塔哈卡(Taharqa,690-664 BC在位)。很可能就是他们中的一位在一场似乎不可能取胜的战斗中击败了亚述王,于是就产生了神派老鼠来解救埃及人的传说。
  有趣的是,在《圣经•旧约》的前引章节中,犹太人说是他们击败了森那切里布,地点在耶路撒冷城外。也是看上去不可战胜的亚述军,由于犹太王希西家的诚心感动了上帝,上帝在夜晚派神使将亚述军的大部分杀死了。
  《历史》和《圣经》在相似的地方讲述了相似的故事,也许埃及人和犹太人的故事都有部分内容是真实的,总之是由于某种意外,亚述军败退了。埃及和犹太国暂时安全了。
  但亚述的反击也是很快的。

  让我们回到《历史》第二卷的L6。在所谓的塞托斯之后,希罗多德说埃及被分成了12个部分,由12个王分别统治,最后由一位叫普善美提科的国王重新统一了埃及(二147至二157)。这里的普善美提科(Psammetichus),就是本卷第2项札记中那位做语言学实验的法老。他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埃及人称为普善提克一世(Psamtik I,664-610 BC在位),是他最终赶走了努比亚人,并建立起第26王朝。这里提到的所谓“12王共治”其实是第25王朝解体后,埃及各地形成的割据势力。
  但普善美提科的成功不是无偿的。他之所以能在12王中脱颖而出并最后一统埃及,主要是因为他依靠了亚述王阿速巴尼帕给他的帮助。第一卷里,吕底亚王巨吉斯“病急乱投医”也是找的这位亚述王。亚述现在乘各国内乱之机安插自己的势力,这就是他们的反击。当然,普善美提科也知道单单依靠亚述人对埃及不安全,于是他也欢迎希腊人来埃及殖民。这件事被希罗多德大张旗鼓地记载了下来(二152、二154),并夸口说是希腊雇佣兵帮助普善美提科打败了其他11个王。这话也许不错,但没有更近、更强大的亚述的支持,普善美提科也不会成功。
  这里提到的在普善美提科的时代,希腊人开始在埃及定居,是古希腊历史上一件大事。由于这两个民族从此有了直接的接触,古埃及文明从这个时候起开始大规模影响古希腊文明。从天文历法到建筑雕塑,古希腊人从古埃及人那里借鉴了非常多的成果。在此基础上,独特的、具有鲜明特色的古希腊文明慢慢成长,最终在公元前6-4世纪的古典时代结出硕果。
  另外,第一卷里讲游牧民族进攻小亚细亚时提到横行于西亚的斯基泰人曾想进攻埃及。当时的埃及法老就是普善美提科。他给斯基泰人送了一大笔钱,连哄带求地把他们请走了(一105)。
  普善美提科之后的埃及国王,希罗多德说叫涅科斯(Necos),这也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埃及人称他为涅科二世(Necho II,610-595 BC在位)。他想挖一条运河,沟通尼罗河和红海(二158)。这无疑是今天苏伊士运河的前身,如果这条河后来一直存在的话,也就没有必要挖苏伊士运河了。不过运河还没挖完,涅科斯就意识到这将让东面的敌人更容易地入侵埃及,于是他停止了工程。这条运河最后是由波斯王大流士完成的。在后来漫长的时间中,运河干涸、消失了,现在只有一些遗迹可寻。
  希罗多德很简单地说涅科斯后来进攻了叙利亚(二159)。这其实并不简单,而是涅科斯想模仿拉美西斯二世,建立新的埃及帝国。这时亚述帝国已经被新巴比伦王国推翻,西亚正是群龙无首的状态,涅科斯正想乱中取利。他征服的所谓叙利亚,其实就包括犹太人的犹太国的一部分。《圣经•旧约》的《列王记下》23章、《历代志下》35章都记载着涅科斯击败了犹太王约西亚(Josiah),他后来还把犹太王约哈斯(Jehoahaz)作为俘虏带回了埃及。
  涅科斯之后的埃及王,希罗多德称为普善米斯(Psammis),埃及人称为普善提克二世(Psamtik II,595-589 BC在位)。在他之后的是阿普里埃(Apries),埃及人称为瓦希布里(Wahibre,589-570 BC在位)——由于希腊文中没有W的音,所以Apries也算是Wahibre不坏的希腊文音译。他们都没有什么太出色的业绩。后来,阿普里埃的军队哗变,他派自己的大臣阿玛西斯去谈判,结果阿玛西斯反而被军队拥立为王。拥护阿玛西斯的军队最后和法老阿普里埃的近卫军交战,阿普里埃兵败被俘,阿玛西斯成为新的法老。他是第26王朝最后一位著名法老。
  阿玛西斯(Amasis),埃及文的名字是阿摩西斯奈特(Amose-si-Neith,570-526 BC在位)。他在希腊人中声誉很高,他和小亚细亚的几个大的希腊城邦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第一卷里的东地中海五大国同盟中,代表埃及的就是他。希罗多德记载了很多他的故事(二172以下),里面很多可能都是真的,读起来也很有趣。比如因为他是由平民黄袍加身成为国王的,有些人看不起他的出身。于是他把一个黄金的洗脚盆打碎,改铸成一尊小神像。等看到人们很崇拜这尊神像之后,他便告诉大家这神像原本只是洗脚盆,以此说明出身并不重要(二172)。他每天早上热心地处理完事务之后,就开始吊儿郎当地喝酒,有人劝他要有国王的尊严,他却说了番“一张一弛”的道理(二173)。此外还有他是如何鼓励希腊人来埃及殖民的(二178以下)。
  回到第二卷开始的地方,现在波斯王刚比西斯要来进攻埃及了,而这时的埃及法老就是阿玛西斯。

  至此,我已经简要回顾了L6对埃及历史的叙述。应该说希罗多德的记载,越接近他自己的时代,其可信度越高,比如第26王朝几位法老的名字就很正确。但离他的时代越远,则越不可信。
──────────
[1] 以下的叙述可以参考埃及法老年表
[2] 森那切里布在中文圣经被译为“西拿基立”。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八) / 读希罗多德《历史》的札记(之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tonte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